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eb0ef2d91bdc86ade2b88456077064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擂台上,在確認那甲格死亡後,包裹在王波身上的鎧甲消失一空,而在其消失的瞬間,王波腦海中隻覺有一股強烈的空虛感襲來。

“這次消耗,遠比之前對戰科尼那次要大的多。”

那甲格最後的臨死反撲,王波不是不想躲開,實在那骨彈的速度超出他現在的水平太多,莫說自己,就算是沃其代表隊中,能躲過這招的人,怕是也不多。

硬接兩發骨彈,對念力的要求極高,不隻是更多能量從腦海中遷移出來,同時對凝練程度也是極大的考驗。

畢竟那骨彈講求將威力凝聚在一點,以點破麵,隻是單純念力的堆砌肯定無法防下這一招。

“呼,呼……”

站在擂台中央,大量的白霧熱氣從王波口中噴湧而出,經過剛剛的戰鬥,其體內的水分再次被蒸發。

不止如此,這番戰鬥下來,小王總麵色肉眼可見的蒼白起來,雖骨彈那恐怖的破壞力被念力鎧甲儘數接下,但那力量產生的震盪還是侵蝕到其五臟六腑,令其氣血止不住的翻湧。

以念力為膜覆蓋器官,這些傷勢完全可以避免,或者這點兒傷勢在事後動用絕境病毒第一時間修複,對現在的小王總來說再簡單不過。

但他冇有選擇這麼做,有些手段在提前拿出來不見得的好事,尤其是跟這甲格交戰過後,王波對與壺歸的戰鬥心中更是冇底,留上一手同時示敵以弱,永遠是最穩妥的選項。

事實不出王波所料,在看台上之人麵色‘蒼白’、受傷不輕後,卡米思陣營的人再也按捺不住,紛紛主動上前請纓。

“領隊大人,就派我上場!”

“壺歸大人,屬下願往替您拿回那顆人頭!”

“將軍,派我前往,屬下一定會用最殘忍的手段將其擊殺,挽回那人類和甲格帶給我族的恥、辱……”

眼見手下人爭先恐後,就連身後兩位副領隊也麵露意動,壺歸輕聲歎了一口氣,能參加域外賽,在卡米思母星最差也是一個統領,平日裡手下大軍無數,做起事來自然也當思量再三,可如今卻被那滔天功勳衝昏了頭腦,全然不顧,這是不是那人類示弱的陷阱。

“還是一口氣分出勝負吧,要是再敗一場,那卡米思的臉麵可當真就丟儘了。”

此話出口無疑是斷了等閒之輩的念頭,而壺歸扭頭看向身後一位副領隊,“理布,下一場拜托了,記住務必要乾淨利落地將那人類斬殺,讓那些看我族笑話的人知道,‘卡米思’這三個字不是什麼牛鬼蛇神都能踩上一腳。”

“是,大人!”

被點名的副領隊喜出望外,有了前兩人的消耗,再看看台上那麵色蒼白之人,如此潑天功勞在理布眼中已經是手拿把掐。

而另一副領隊看著如此功勳在自己麵前被拿走,心中自是有萬般不甘,也是無可奈何。

畢竟壺歸這位領隊在隊內,無論是實力還是權力都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它拍板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是自己這個統領能改變的。

“理布恭喜了,一會兒下台就該改口稱‘將軍’了。”強擠出一抹笑容,那副領隊違心地上前恭賀。

不隻是它,周邊不少隊員上前,阿諛奉承之聲不絕於耳,彷彿這場比賽的結局已然提前註定。

而不遠處的灶擊等人看著卡米思眾人這番操、作冷笑不已。

“妄自尊大的東西,真不知道磐基族和默克族的大人們是如何看著這麼一群貨色。”

隊中一人麵露不屑,語氣中包含嘲諷。

對此為首的灶擊卻是嗬嗬一笑,“大人們要的是聽話的狗,太聰明的話,馴養起來自然有諸多不便。”

不僅是敵對文明,事實上就連自家文明對待卡米思的態度也不甚友好。

雖說是上麵支援,這個寂寂無名的種族用了千百年的時間便走過了它們數萬年乃至數十萬年的的路。

如此‘投機取巧’,讓那些在血與火中成長起來的文明自是低看一眼。

而聽到自家大人如此比喻,周邊不少選手都是笑出聲來,若不是顧及磐基族的顏麵,這些話它們可不會揹著壺歸等人說……

絕境病毒修複功能開啟,體內細胞在這一刻宛如注入了興奮劑瞬間活躍起來,之前大量食物所蘊含的能量順著王波周身的血液不斷循環,運往身體各個部位。

大腦細胞之前因使用念力而產生的虧空,也絕境病毒近乎瘋狂的掠奪下而快速填充,片刻過後,王波隻覺腦海中的空虛感消失無蹤。

此時除了刻意壓製的傷勢,現在的小王總已然再次恢複了巔峰狀態。

“看來在打持久戰方麵,絕境病毒的能力比我想象的還要高出數個檔次。”

要照著王波原先登台的想法,打個三五場自己體力耗儘便主動下場,畢竟自己的命冇那麼輕、賤,非得留在這兒跟壺歸等人四死磕,可此刻雙眼投向卡米思陣營所在的位置,他的心中有了新的想法……

第二人也被斬殺在擂台上,這無疑再次重新整理了眾人對人族的定義。

如果說先前不過是卡米思最弱的選手,但剛剛的甲格老觀眾可算不上陌生,畢竟是數屆都活躍在賽場上人物,雖說表現算不上亮眼,但能在這種死亡率極高的殘酷環境中活下來,某種程度上已經證明瞭實力。

可如今,那種程度的選手竟然折在那王波手中,換句話說這人類就算是域外賽中也有著中遊以上的水準!

“我王波就站在這裡,有本事儘可將我頭顱拿去!”

聲音宛如春雷炸響,就算是對人族持有再深的偏見,如此血勇之人不免讓人心生敬佩。

“這人族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呀。”高台上咕賒看著這一幕感慨道,在低級文明的環境中能做到這種程度,莫說錳驕族人就算霸主級文明的頂尖人物,包括眾位鐵血大人在內也挑不出幾個。

“老天怕不是把人族這些年積攢的氣運全傾注在這一人身上,那炙熱的手段雖然還未儘顯,但十有八、九怕是不輸那念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