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ea0b5da3c4c4d03ffb4da32943d41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他隻是僥倖偷了一個,並冇有表現太好!”賽後,被記者圍住的拉基蒂奇憤憤不平,顯得很不服氣。

“我們大意了,如果我們警惕一些保持專注,結果肯定不一樣。”博爾登有同樣的感覺。

在他們眼裡,林秀除了偷了一個,全場近乎隱形,至於說下半場化身防守球員……前鋒能有什麼防守能力呢?當個障礙物而已。

賽後新聞釋出會上,呂滕抨擊道:“全場比賽,我就看到科隆在擺大巴擺大巴還是擺大巴,踢的醜陋無比,完全不符合現代足球的進攻潮流……”

道姆笑而不語,充分表現了勝利者的風度。

不過,中國記者按照慣例問兩個主教練怎麼評價林秀的表現。

呂滕恨恨地說道:“他並冇有神奇的地方,隻是利用了我們注意力不夠集中的時候進了一個球。

等到下一場比賽,他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而且我們也會完成複仇!”

“前鋒的職責就是進球,林很好地完成了他的任務並且幫助球隊成為第一名,這很好,我想他會繼續進球,幫助球隊穩固住排名,直到賽季結束。”道姆有誇獎有期待,很好地滿足了中國記者的虛榮心。

至於說全場隱身,大家默契地冇提。

前鋒可以隱身八十九分鐘,但是隻要閃光一分鐘就行,其他的不做苛求。

徳媒也是這樣認為的,林秀的1.5分的評價就是證明,不過本場最佳被神勇發揮的蒙德拉貢獲得。

“被評為本場最佳當然值得高興,不過大家應該看到,是超級秀的進球讓我們獲得勝利,成為聯賽第一的。”蒙德拉貢喜提全場最佳後如此說道。

總之,科隆全隊喜氣洋洋,沙爾克04滿心不服卻無可奈何。

第二天,其他球隊開戰,等所有比賽結束,科隆球迷陷入了狂歡。

斯圖加特被多特蒙德乾了個3:0,而霍芬海姆在與雲達不萊梅進行了一場精彩絕倫的進攻大戰後,以4:5落敗。

科隆成了實至名歸的領頭羊,不是憑淨勝球的那種,正兒八經的積分榜第一。

更令科隆球迷欣喜的是,林秀以9個進球牢牢把持著射手榜頭把交椅,而且已經顯露出了一騎絕塵的趨勢。

但是,一向看林秀不怎麼順眼的副主席尤爾根·格洛瓦茨還是忍不住抱怨:“聯賽第一,射手榜第一,這固然不錯,但這是他應該做到的,畢竟他拿了德甲最高薪。

而且我們應該看到,他大多數時候遊離於球隊戰術之外,這不利於球隊整體的進步與提高,恐怕我們最終會成為林秀依賴症患者第二,無可救藥的那種。

假如有一天他決定離開球隊,我敢肯定球隊立刻崩潰,就跟他待的上一隻球隊一樣。”

格洛瓦茨的憂慮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本賽季的伏伊伏丁那花了一百多萬把一線隊換了一遍,卻在歐冠資格賽第三輪被費內巴切乾掉了。

俱樂部內部不好反駁副主席的話,但是外麵的人可不會管格洛瓦茨的牌麵。

受邀成為萊茵郵報專欄評論員的舒馬赫就反駁道:“伏伊伏丁那本賽季淨盈利三千五百萬,這是很大的一筆錢。

而資格賽第三輪,伏伊伏丁那是點球落敗的,隻能說差了一些運氣,不能說是崩潰。

最後,五千萬買冠軍多嘛?你去問問拜仁,總工資比科隆多了那麼多,是否願意再花五千萬買冠軍。”

拜仁無辜躺槍,克林斯曼不予置評。

林秀懶得迴應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格洛瓦茨,沉迷於學習與訓練中不可自拔。

不過,第七輪聯賽的對手門興格拉德巴赫卻不想放過挑撥離間的機會,藉此大做文章。

門興主教練,曾經在科隆做過兩年助理教練並且短暫當過救火練練的何塞·盧凱完全不顧念舊情,在媒體麵前說道:“任何一支成功的球隊都不會依賴於一個球員。

科隆現在可以依賴中國秀取得成績,但是等中國秀離開,科隆會陷入崩潰。

是的,我不認為中國秀會一直留在科隆,因為德甲第一高薪並不能夠滿足中國秀的胃口,世界足壇第一高薪纔是他的追求。

或許科隆會嘗試著滿足,但是如今的一千一百萬年薪已經超過了科隆其他球員的幾倍,如果隻給中國秀加薪不顧其他球員的利益,是不合理的。

而且,中國秀如今的工資已經擠占了其他球員的工資份額,這是不公平的。”

在弗萊堡混的風生水起得諾瓦科維奇第一個表示支援:“是的,我乾的不比中國人少,拿的卻少了太多,幸好我不用與他一起上場,這讓我感覺很愉快。”

“他競爭不過超級秀,隻能去乙級找存在感,這樣的愉快,嘖嘖……”馬尼切跳出來諷刺了諾瓦科維奇,又說道:“足球場上,拿多少取決於實力和表現,毫無疑問,超級秀隻是拿了他該拿的。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俱樂部給地震災區捐了錢,超級秀不可能選擇俱樂部,要知道,這個賽季我們可冇有歐戰資格。

對超級秀來說,這可不止是一個冠軍,還關係到金球獎、世界足球先生等一係列榮譽的爭奪,損失無比巨大,根本不是德甲第一高薪能夠彌補的。”

門興球員當即跳出來進行反駁,然而科隆球員針鋒相對,最後俱樂部管理層與雙方名宿紛紛下場。

徳媒們撕裂成兩半,相互批判反駁,很是賺了一波流量。

為了過一個安靜的國慶節,林秀不得不在萊茵郵報上作出迴應:“用一句中國話來講,我現在就是人紅是非多的狀態,所有人都想用我的名字吸引關注。

我不會去爭論或者反駁什麼,我隻會用進球證明,我配得上任何高工資。”

林秀的迴應剛剛出來,門興俱樂部主席就公開說道:“借貸、集資、募捐,科隆做了一件蠢事,這不但讓他們揹負了巨大的負債,還徹底破壞了俱樂部財政平衡,他們會因此降級的,遲早而已。”

“他們是嫉妒,我敢保證,如果有機會得到林,他們願意跪著說話!”奧弗拉特的迴應就是對門興的羞辱:“不過,他們隻能在夢裡得到林,因為他們隻有嫉妒、愚蠢,並且目光短淺。

當然,我不會和他們計較,等到賽季結束,他們會降級,和我們再無交集!”

兩傢俱樂部的主席的對噴,拉開了兩隊對噴的序幕。

這可是萊茵德比中最火爆的比賽,挑撥離間是小兒科,互噴隻是開胃小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