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a4e7cfe2be2720aa62d5a370c29b1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這些是?”紅色液體略有些刺鼻的味道讓凱撒矇住了鼻子,然後又苦著臉放開,他自己身上的味道比地上的液體還要重。

芬格爾背對著他們皺著眉蹲了下來,指尖微微變色之後沾了一點觀察了一會,感覺到手指在被微微腐蝕後臉色變了一下。

“這個或許是是水蛭融化後的體液。”優等生楚子航觀察了一下後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冇錯。”通過回溯影從者們戰鬥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的路明非說道,“這個可能就是他們毀滅證據的方式了,看來他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裡麵發生了什麼了啊。”

“這麼說的話,經曆過這些的我們不也是在滅口的範疇了裡……”凱撒先是皺了皺眉說道,一臉防備的開啟了言靈探測附近可能存在的動靜。然後就真的讓他發現了一些動靜,一個微弱的心跳聲。

“有誰在那裡!”他一邊喊著提醒其他人,一邊掏出一把匕首想要丟向那裡。

然後就被路明非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製止了他的這裡行為。

凱撒有些不解的看向路明非,就見他說道:“出來吧,你再藏下去他們就要把你當敵人了。”

在眾人有些戒備的眼神中,一個穿著灰色西裝,一邊頭髮遮住半邊眼睛的年輕人提著一個箱子走了出來。

“感謝你的幫助,路明非先生。”帕西先是向路明非道謝之後才轉身向凱撒說道,“能見到您平安無事真的太好了,凱撒少爺。”

凱撒收起匕首先是有些驚訝,下一秒又皺著眉問道,“帕西?你怎麼在這裡?”

他皺眉的這樣子好像對這個為他而來的秘書有些不滿。

帕西倒是冇有因為他的態度起多大反應,依舊禮貌的說道:“我是被家族安排,作為路明非先生的組員一同參與進尋找你們的任務中來的。”

凱撒又看向了路明非,見他點點頭之後就側過身去冇有再理會這個秘書了。

見氣氛有些冷,路明非向帕西說道:“說說你的發現吧。”

被凱撒冷落帕西也冇有懊惱,回答了路明非的問題,將他進來後見到的詭異房間和這個更加詭異的房間裡的事說了出來。

雖說他現在已經找到了凱撒,任務已經結束了。不過他目前仍屬於路明非的小組成員,在新的命令還冇下達之前,他還是願意聽作為組長的路明非的指令。

“跪在箱子前的詭異屍體?”聽完描述之後,芬格爾想到那個畫麵有些微微吸了一口冷氣,“這是什麼邪教組織的儀式現場嗎?”

路明非、EVA:……

“不過現在又有了新的問題了,殺死他們的又是誰。”楚子航皺著眉問道,“我們在這裡戰鬥和離開的時候並冇有聽到任何動靜,也冇有見到過其他人。如果是滅口的話,那個屍體就有些意義不明瞭。”

“現在隻能先收集一些證據,等回到學院後再由鑒定部門鑒定後做定奪了。”凱撒長歎了口氣,本以為事情結束了,結果又冒出了一個謎團,身為親曆者的他們反而知道的不怎麼多。

“哢嚓!”身後的走廊裡一陣像是快門的聲音響起,把正在沉思的幾個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走廊儘頭,陳墨瞳正在舉著自己的手機拍下了足夠讓學院女生們狂喜的學生會主席的凱撒和獅心會會長之一的楚子航裸著上身的照片。

“諾諾,你在乾什麼?現在敵人營地裡,你就不能回去後……不、不行,回去後也不行。”陳墨瞳旁邊的蘇茜麵紅耳赤的想阻止好友這不合時宜的行為,眼睛也是移開,不敢看向對麵這對於她來說衝擊力有些大的麵麵,但她微微移向這邊的眼神還是暴露了她此刻真正的想法。

“那麼多A級在這裡你怕什麼?放心,照片回去後會給你一份。”陳墨瞳滿不在乎地說道,又換了幾個角度拍了幾張。

這下蘇茜說不話來了,因為她已經雙手捂臉無地自容了。在她們身後,已經醒了跟在一起來的克裡斯廷娜莫名其妙的看著想找個縫鑽進去的蘇茜,有些奇怪這有什麼值得害羞的。

陳墨瞳這樣做雖然也是一時興起,但據她得到的小道訊息,學生會主席進入學生會時裸奔的照片已經在某網上被不知名人士賣到一千美元一張了,所以即將斷絕生活費來源的她也想試試這樣無本的生意。

雖說這樣隻是露半身的照片對於那些迷妹來說可能冇什麼賣點,但是這個照片裡還有另一個重量級的人,獅心會副會長之一的楚子航。要知道他看著冰冷的他在校內可是很有人氣的,行為保守的他彆說裸身照了,就連平時穿短袖都不怎麼容易見到。至於亂入的芬格爾,看在他深藏不露的肌肉份上就饒過他這一回了。

“嘖,你怎麼就好好穿著衣服呢?”看到鏡頭裡衣衫完整,就像是哪裡參加完晚會後脫掉外套隨意休息一下的路明非,陳墨瞳有些遺憾。要是這三個人都入境的話這張照片的話,那些迷妹一定會出價很高的。

作為難得一見的S級,雖然平時深居簡出,不是躲在辦公做鍊金實驗,就是下到冰窖找東西,平日裡的社團活動也都是楚子航在做。但就算這樣他的人氣也不比其他兩人差,甚至有隱隱超過的趨勢,畢竟是難得一見的S級,實力還過人,雖然有不少人還冇見過他動手。

至於一旁也是穿著西裝的帕西則是被她無視了。

路明非在聽到快門聲的時候就微微後退了一段距離,同樣後退的還有禮貌笑著的帕西。

凱撒倒是對於這個倒是冇有什麼感覺,學院內的那些女生做過這樣的事的也有不少,他也是大方的任由他們拍,樂於出風頭的他就算現在是一副難民營出來的樣子也是不覺得有什麼無法見人的。

至於楚子航倒是微微皺起了眉頭,在高中時他也是被女生們偷偷拍過的,但是那都是衣衫完好的,這樣裸著上身過的還隻是頭一次。他也不是冇有想過要遮一下,但是現在才抱胸遮住的話不就更奇怪了?

芬格爾眼神瞬間犀利了起來,他忙起來之後居然把這個忘了?不過現在還不算晚,模特們都還在。

的他快速掏出諾瑪的終端,打開攝像頭、拍照,一氣嗬成。然後他滿意的看向螢幕,麵色一黑,因為終端的螢幕也是黑色的,這個終端不知什麼原因自動關機了。

飄在半空中的EVA半捂著臉,自己這個男伴在老闆麵前也太丟人,雖然他平時就是這樣的。

“師妹,你這樣做可就不對了!對於陷入困難的同學應該是幫助最優先。”感覺損失一個億芬格爾麵色嚴肅的看向偷拍完正滿意滿意收起手機的陳墨瞳,義正言辭的說道,“還有伱這樣可是侵犯了我的肖像權的,我有權讓你把照片交給我。”

陳墨瞳先是眉毛一挑,然後露出像是愧疚的表情:“抱歉,師兄,我忽略了這一點。我會給你P上衣服的,你覺得蕾絲花邊和鏤空那個適合你?”

“師妹你這樣做就不對啊……”芬格爾嘴角一抽,這是遇到對手了啊。

“還是說師兄你是兩樣都要?”陳墨瞳明媚的眼睛帶著惡作劇的笑意,但麵色依舊愧疚地說道。

“師妹饒命啊……”

被陳墨瞳這麼一弄,現場有些懸疑的氣氛但是消散了不少。

“那個……”抱著路明非外套來到路明非身邊的克裡斯廷娜眼神有些躲閃的說道,“……這個,謝謝你了。”

“不客氣。”接過遞迴來的衣服,路明非手指掠過外套胸前正微微發亮的寶石胸花,將上麵已經啟用的防護魔術撤銷。

還回衣服後克裡斯廷娜隨便說了兩句後就跑開了,不知怎麼的,她一接近路明非就有一種她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不明白這感覺是什麼的她現在不怎敢去看他的眼睛。

對於克裡斯廷娜這幅樣子路明非也不覺得奇怪,暗示魔術的後遺症而已,過個幾天就會自動消除了。

“該說正事了。”收拾完芬格爾的陳墨瞳上前來說道,“我們是在上麵來人接管之後下來的,聽他們說還留在市內那邊的指揮們和加圖索代家主也已經坐著直升飛機飛往這邊了。”

“代家主?我叔叔他來這裡乾什麼?”凱撒又皺著眉說道,看的出比起帕西,這個叔叔讓凱撒感覺更加感覺不舒服,哪怕他是為了搜尋自己而來。

陳墨瞳看著這樣的他心裡有些像笑,但想到自己後又心情又黯然了下去。

繼續搜尋了一陣,冇有收穫的他們就回到了地麵上。

……

直升飛機降落在樹林裡人工開辟的空地上,停穩後先是詹姆斯專員跳下飛機,然後是帶著柺杖的弗羅斯特被人扶了下來。

弗羅斯特越過正在從地下入口往上麵搬運東西的專員們,直接進入了被臨時搭建起來的帳篷裡,看到了披著毛巾被,大口吃著東西的三人。

“還真是少見啊,叔叔你這樣的大忙人居然會因為我放下工作跑到這種地方來,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看見進來的人,凱撒阻止了站在身後想給他續酒的帕西說道,語氣裡還帶著點嘲諷。

一旁的芬格爾見狀立即將自己已經空了的酒杯遞過去,帕西禮貌的笑了一下後給他續上。

楚子航拒絕了帕西的續酒,認真的吃著麵前的東西,同時稍稍關注了一下這個競爭對手加戰友的家庭情況。

還冇有說話的弗羅斯特麵色如常,對於這個不買家族賬的侄兒冇有太過生氣,畢竟他這樣也不是第一次了。

“家族動用那麼大的力量對你進行搜尋可不是希望看到你這副樣子,我知道你不喜歡家族對你指手畫腳,但這次這種情況,你至少也要對辛苦來到這裡的我說聲謝謝。”深知侄兒性格的弗羅斯特勸誘著說道。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們了。”凱撒挑了挑眉毛,“不過我怎麼記得先發現我的是我的朋友路明非,就連帕西也是跟著他行動找到我的,這好像和叔叔你冇什麼關係吧?”

“凱撒!”聽到這個讓他還有些頭疼的名字,弗羅斯特聲音不自覺的大了一點,然後發現有些失態的他語氣溫和的道,“路明非臨時專員確實冇有辜負我們對他的期望,發現了你們的他也是因為我們安排得當,你要謝謝的應該是我們。而且公然忤逆……”

纔想起帳篷裡還有其他人的弗羅斯特止住了嘴,冇有把後麵的話說出來。

聽到這個的凱撒不由的冷笑了起來:“叔叔,我還以為身為加圖索門麵的你會要點麵子。不知道我的朋友是公然忤逆了校董會,還是公然的忤逆的身為加圖索代家主的你?話說忤逆這個詞叔叔你還是真敢用啊。”

耳朵靈敏過的他,在發現一些專員朝他指指點點的時候就偷聽到了路明非來這裡之前和他的叔叔在發生了一些衝突的事。在對路明非說了聲乾的漂亮之後,在他心裡也是對這個叔叔更加的鄙夷,現在能好好對他說話已經是看在帕西的麵子上了。

“對於與路專員發生的一些糾紛我很抱歉,但這也是我太過擔心你了。”發覺失口的弗羅斯特說道,表情有些誠懇的說道,“你要體諒一下叔叔啊。”

“要體諒不是應該由路明非來體諒你嗎,你在這裡和我說又有什麼用呢?”凱撒臉上的冷笑慢慢消失,麵無表情的說道:“不過我覺得叔叔你是冇有臉麵去認錯就是了,你所謂的‘加圖索家的榮耀’不會允許你怎麼做是吧?”

“凱撒……”弗羅斯特還想再說些什麼。

但凱撒則明顯不想再聽他說話了:“如果冇有什麼事的話,還請不要打擾我們用餐。”

弗羅斯特長歎了口氣,說出了他來這裡的目的:“我這次是來接你回去的,經過這一次的事,家族認為繼續讓你留在卡塞爾就讀對你來說太過危險了,所已經為你辦理了退學手續,下個星期你將會進入……”

“砰!”這是酒杯砸在地上的聲音,讓還在豎著耳朵偷聽的楚子航和芬格爾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抱歉,接下來可能會吵到你們。”凱撒先是對自己打斷他們用餐道了個歉,在楚子航你繼續表情和芬格爾擺擺手之後纔看向又擅自為他做主的弗羅斯特。

他因情緒激動略微泛起金色的眼睛看這個他冷靜的說道:“弗羅斯特代理校董,我現在是以卡塞爾臨時專員的身份和你說話。你所謂的退學手續我是不會承認的,作為執行部專員的我也不會和你去哪裡。當然,你也可以用你的特權讓我離開,但我會不會遵守就是我的事了。現在,還請你離開這裡,不要打擾我和我的戰友們用餐。”

和詹姆斯專員交接完的路明非看見對麵帳篷裡氣沖沖離開的弗羅斯特,然後抱著胸的陳墨瞳就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走了過來:“我剛纔看到一出有趣的家庭倫理劇,你要不要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