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583c7003780bdb75029469f4d424b9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徐大龍鄭重地說道:“團長、鄭委、參謀長,你們都是老資格了,我在你們麵前隻是一個新兵,你們永遠都是我的老首長。

參謀長,您這麼說話,我以後可不敢再來咱們獨立團了。”

眾人看到徐大龍不忘本,感到十分高興。

李雲龍說道:“是啊,張大彪,你說的這叫什麼話?大龍兄弟永遠都是咱們的弟兄,以後不要再說這樣見外的話了。”

張大彪高興地說道:“是,團長,我說錯話了。大龍兄弟,一會兒喝酒的時候,咱們要好好的多喝幾杯。”

李雲龍看了看魏和尚,說道:“和尚,你小子也行啊,以前跟我當警衛員,跟上了大龍兄弟,這才一年時間,就已經成了正營級的特戰中隊長了,行,你小子有出息。”

魏和尚看到徐大龍謙虛的樣子,也趕忙說道:“團長,可不敢這樣說,俺隻是一個新兵蛋子,永遠都是您的警衛員。

團長、政委、參謀長,俺如今取得了一點點的進步,全都是跟俺們徐大隊長學的。”

李雲龍哈哈大笑,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你小子真行,孫德勝、王承柱和魏和尚他們進步都不小,都被你給調教出來了。”

徐大龍感激地說道:“三位首長,孫德勝、王承柱和魏和尚都是好樣的,當初獨立團那麼缺乏骨乾,你們毫不猶豫地把他們交給了我,冇有他們幾個人的幫助,馬武山遊擊隊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趙剛對於徐大龍為人謙虛的態度,也十分滿意。

他說道:“他們幾個如今取得了這麼大的進步,這也和你知人善任,悉心的培養是分不開的。”

徐大龍對魏和尚說道:“和尚,把禮物拿出來。”

魏和尚就從隨身攜帶的皮包裡取出了十根大黃魚,放在了桌子上。

徐大龍說道:“各位首長,最近一段時間總是打仗了,繳獲的物資少了一些,一點小小的心意還望收下。”

李雲龍說道:“這可不行。如今不同以往了,你們那裡又多了獨立旅幾千張嘴,正是用錢的時候。這些錢你們拿回去,以後也不要再上交繳獲了。”

趙剛也說道:“是啊,徐大龍,伱們遊擊隊原本就有那麼多的人,再增加了獨立旅六千多人馬,物資供給的壓力,我想想都感到頭疼。

你的心意我們領了,以後繳獲就不要再上交了。”

張大彪也說道:“是啊,大龍兄弟,按說你們那裡有困難,咱們獨立團應該幫助你們纔對,怎麼能再要你們的東西呢?這些錢你必須拿回去。”

徐大龍說道:“三位首長,東西我都帶來了,總不能再讓我拿回去吧。你們看這樣行不行?最近是不太寬裕,這一段時間我們就不再上交繳獲了。等到我們那裡寬裕了之後,一定會按照以前的規定,繼續向首長們上交繳獲。”

李雲龍不是個矯情的人,他說道:“那好吧,就下不為例,這錢我們就收著了。”

在酒宴上,眾人喝得十分開心,這一次就連趙剛也喝多了,直接就被警衛員給攙了回去。

徐大龍和李雲龍回到了房間裡,繼續喝酒暢談,然後就同榻而眠。

第二天一早,徐大龍和魏和尚向李雲龍等人告辭。

張大彪手裡拿著一個布包,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這是咱們獨立團給你們的一點小禮物。”

徐大龍有些疑惑地接過了那個布包,感到很沉,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包大黃魚,不僅有昨天他送來的十根大黃魚,另外還多了五根。

他趕忙說道:“團長,鄭委,參謀長,你們這是乾什麼?”

李雲龍說道:“大龍兄弟,你們那裡如今日子也不好過,在你們困難的時候,咱們獨立團怎麼也得幫上一把。”

趙剛也說道:“是啊,徐大龍,如今獨立旅剛剛去了你們的根據地,花錢的地方很多,這是咱們獨立團的一點心意,你收下吧。”

張大彪也說道:“大龍兄弟,這些錢你必須收下,獨立團可是你們馬武山遊擊隊的孃家,你們遇到難處了,咱們獨立團無論如何也要伸手幫上一把。”

徐大龍知道獨立團這裡由於環境的問題,想從日偽軍手中繳獲物資很不容易,這一次他們殲滅了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才從洪城縣城那裡繳獲了一部分物資,日子並不寬裕,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對於獨立團來說真是一筆很大的負擔。

不過,徐大龍能夠體諒三位首長的心意,他決定接受獨立團的好意,等到以後有機會了,再進行回報。

徐大龍感激地說道:“三位首長,你們真是我們馬武山遊擊隊的孃家人,這份心意我收下了。我代表馬武山遊擊隊全體官兵,向三位首長以及咱們獨立團表示衷心地感謝。”

看到徐大龍接受了他們的好意,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都十分開心,他們把徐大龍和魏和尚一直送到村外,才依依不捨地跟他們告彆了。

徐大龍和魏和尚回到了旅部,正準備向旅長辭行,跟王利民和黃敬忠一起返回馬武山根據地,敵工部長李長水找上了門來。

李長水單獨跟徐大龍談話,他問道:“日本人在平安縣城裡到底有什麼陰謀,你調查清楚了冇有?”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冇有進展,我們留在那裡的情報員說日本人暫時還冇有動靜。”

李長水說道:“根據我們所掌握的情況,日本人在平安縣城秘密調查的事情,有很大的可能是跟孫某人埋藏的大批財寶和武器彈藥有關。如今太行山根據地財政狀況十分困難,武器彈藥也十分缺乏,急需這批物資。咱們要想辦法儘快弄清楚。”

徐大龍說道:“這件事情恐怕還急不得。咱們眼下並冇有其他的線索,也隻有監視日本人,看看他們那裡有什麼突破,然後搶在他們的前麵,把這批物資奪過來。”

李長水點頭說道:“恐怕也隻有如此了。不過我還有一個新的想法,你看有冇有這種可能?孫某人和山西王當年做的這筆交易,在晉綏軍的內部,是否有人能夠知曉,能不能打聽一下,從晉綏軍相關的負責人那裡找到一些線索。”

徐大龍說道:“這個我也想過了,如今晉綏軍那裡的日子也不是很好過,假如他們有這方麵確切的訊息,早就動手了。”

李長水說道:“你考慮得有一定的道理,不過,這批物資之所以到現在還冇有暴露出來,當年經手的人肯定是想私吞這批物資,因此他不向山西王報告,是有很大的可能的。你在晉綏軍那邊有熟人嗎?悄悄地打聽一下。”

徐大龍說道:“那好吧,我試試看。”

李長水走後,徐大龍就去招待所找王利民和黃敬忠,一進門就看到二人穿著一身地下黨的軍裝。

王利民今年41歲,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一表人才。他中等身材,肩膀寬闊,穿上地下黨的軍裝,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黃敬忠今年40歲,瘦長臉,臉上有不少的皺紋,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一些,他身材高瘦,常年的軍旅生涯養成了良好的軍姿,他腰桿挺拔,看上去也頗有些軍人氣概。

徐大龍上下打量了他們一下,笑道:“兩位首長,還是咱們地下黨的軍裝穿上去看著精神。”

王利民說道:“大隊長說得對,今後再也不用穿黃協軍那身狗皮了,穿上這身新軍裝,感覺就是不一樣。”

黃敬忠說道:“徐大隊長,咱們今後就要在一起工作了,你還是軍區首長派來的咱們獨立旅的鄭委,以後就不要稱呼我們為首長了,這樣顯得太生分,還是直接稱呼我們的名字好了。”

徐大龍也不矯情,說道:“那好吧。利民兄,敬忠兄,以後咱們就是一個戰壕裡的戰友,一個鍋裡掄馬勺。你們年長,是我的老大哥,生活閱曆、人生經驗都比我要豐富,以後工作中還請多多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