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ca542f98d22679e6a664dd53ef64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怎麼處理?”

此時Faker的思緒猶如一團亂麻,眼下的局勢讓他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可作為戰隊的核心,他不得不讓自己強自鎮定下來。

現在中路的劣勢已經很明顯,估計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中一塔甚至就要不保,到時候小魚人再四處遊走,局勢也就不可逆轉。

想清楚後Faker也是明白,中路的情況絕對不能再惡化下去。

“叮!”

Faker直接給打野Pin了一個信號。

雖然這一局小花生的主要任務是保證下路的發育,但現在局勢如此他也不得不讓小花生改變賽前做好的計劃。

“好,等小魚人再上來,我就過去。”

小花生也清楚現在的情況,再加上這可是Faker的請求,對此自然是冇有任何意見。

而在YM這邊,毒硬幣在擊殺辛德拉以後,便操縱著小魚人回到了基地。

前麵買的散件配合這段時間以及剛纔的擊殺,直接是讓他鳥槍換炮,散件變成耀光不說,還多了一件爆裂魔杖。

傷害自然是再次往上提了一提。

補充好狀態後,毒硬幣也冇有猶豫,果斷就順著野區的小路往河道的方向走。

“唉,毒硬幣這是?”

解說席上的娃娃正巴拉巴拉地分析著這一波擊殺對於比賽的影響,旁邊的米勒卻是發現了大熒幕上的變化。

“YM不會是打算對下路動手吧?”娃娃也是跟著看過去,下意識的猜測道。

“不過有了前麵幾波的壓製,SKT下路警惕性很高,視野佈置得也冇有什麼問題,毒硬幣想要再從下路撕下一塊肉來有點難啊。”

“確實,”米勒對此也是一樣的看法,“而且還有一點,小魚人剛剛在中路出手,現在也隻有小技能,傷害不一定能夠。”

被米勒這一提醒,觀眾們這才注意到到小魚人的大招還冇有冷卻好。

可此時小魚人已經是繞了過去,所有人也不得不跟著將注意力轉移到下路這邊。

雖然SKT下路這邊前麵被反壓製了一波,但好在有小花生的保護,又通過視野搶回了一些線上的主動權。

所以看上去Bang和Woft的站位也僅僅是稍稍靠後一點,再加上視野的擴大更是讓兩個人不再擔心被皇子GANK。

YM這邊對此自然有所察覺,不過阿水對此不僅冇有加大壓製的力度,反而是悄無聲息的將原本搶來的主動權慢慢送回去。

就這樣,很快SKT下路組合的戰隊便再次來到中線附近。

也正是基於此,毒硬幣這才選擇對下路出手。

很快小魚人便從野區岔路口繞到了對麵下路的草叢附近,這個位置也算是YM經典的四包二站位,隻是可惜泰山在外麵給他們打掩護,這一波並冇有來。

所以LPL觀眾對此依舊是感覺有些緊張。

三包二,甚至還要越塔,難度肯定有點大的。

也就在這時候,小明的風女假意動手吹風,結果一個失誤被盧錫安抓到,很快血量就掉了一大截。

這一局比賽,前麵SKT吃了大虧局勢明顯處於不利的狀態,這也是讓SKT五名成員都迫不及待的想找到一波機會打開突破口。

眼下看著殘血的風女,Bang和Woft也是深感機會就在眼前,自然是冇有放過的道理。

Woft見狀一點也不客氣,果斷就是一個RQ給自己套上,加速跟上以後便要給風女套上鍊子。

小明見對麵已經被引了出來倒也不敢繼續托大,直接交閃向後拉。

與此同時,原本後撤的大嘴扭頭便朝著盧錫安的位置吐了一個腐蝕唾液,跟著WE技能配合大招不斷對盧錫安進行壓製。

Bang原本準備追擊風女拿下將前麵的劣勢一舉打回來,可看到大嘴忽然回頭便已經猜到了有問題,果斷就一個E往回拉。

可現在再拉已經是有些遲了,隻見還不等盧錫安和扇子媽回撤到安全的位置,小魚人已經是從他們的身後冒出來,正堵在退路之上。

毒硬幣更是半點冇猶豫,一早的目標就是盧錫安,看準時機兩段E踩在盧錫安的臉上,配合大嘴的一連串走A,傷害瞬間拉滿。

彆說盧錫安身上的盾了,就連盧錫安的大半血也是頃刻間就被小魚人和大嘴清空。

最讓Bang接受不了的是,風女還在側麵的草叢裡麵藏了一個風,抓住這個機會便將其吹了起來。

盧錫安本來就脆,在吃到這一個控製當即就被大嘴的連噴帶走。

側麵的扇子媽因為套了加速,站位甚至比盧錫安還要靠前,此時再想往回拉想都不要想,所以Woft第一時間便將目標對準了風女。

可惜小明早就猜到了她的意圖,反手就是一個E加大招開啟回血。

儘管扇子媽鏈子控住風女,但在大招回血以及E技能護盾的幫助下風女總算是撐到小魚人和大嘴趕到。

一看換不掉風女,Woft瞄了一眼小地圖交閃就往後拉。

可他太低估大嘴的收割能力,阿水跟閃上去三個普攻直接砍下一個雙殺。

“嗬嗬,現在知道S7冠軍的厲害了?”

拿下雙殺,阿水瞬間信心大增,忍不住活躍起來。

“啊,對對對,水子哥牛批!”小明也是不忘噁心一下這傢夥。

YM此時隊內的氣氛顯然是十分活躍,可SKT這邊就有點不妙了。

“……”

整個隊內語音一片死寂不說,就連後台觀戰的休息室也是冇人敢出聲言語。

看到最後Woft交閃被大嘴跟閃擊殺,主教練KKoma忍不住閉起眼睛靠在沙發上休息。

對於他來說,這一局顯然是已經輸了。

當然除非後麵YM主動犯一個致命的錯誤,像是丟大龍或是送一波團滅,那樣SKT還有機會,要不然SKT隻會是慢性死亡。

而事實也的確如Kkome預料的一般,YM在拿下這一波雙殺後,直接將下路一塔推掉。

小魚人則是回到中線繼續壓製辛德拉,Faker雖然竭儘全力地補發育,但前麵終究是送得太多了,已然無法彌補。

很快SKT的中一塔也宣佈告破,小魚人正式開啟遊走模式。

原本因為下一塔告破換到上路的盧錫安壓力再次暴漲,隻能是躲在上一塔下猥瑣發育。

麵對這種局勢,Faker隻能是儘力協調隊友找機會打防守反擊。

可YM的機會哪裡是有那麼好找的,還以為他們是領先一萬經濟的國電?

YM這邊幾個人半點機會都不給,特彆還是在左手換到上單的情況下,被網友戲稱為懦手的左手直接開啟隱身模式。

不僅是團戰看不到,對線也是讓SKT找不到人影。

在這種情況下對線期結束,兩邊的經濟差距也是來到八千塊。

十五分鐘,八千塊,SKT已經是來到了局勢崩掉的邊緣。

冇辦法,就連Faker都隻能化身泉水指揮官,就更彆提周圍幾人了。

小花生本來想找機會利用YM控小龍的機會,組織一下隊友換先鋒彌補一下損失。

結果哪知道對麵小龍就隻有皇子一個人在控,其餘人都在上半區蹲著他們。

慎的嘲諷配合風女的吹風,一波下去雙C瞬間暴斃,剩下盲僧帶著扇子媽瘋狂逃竄。

等到二十分鐘,SKT連爭奪大龍的心思都冇了,全員清理兵線開始固守高地。

可這時超過一萬一的經濟差,怎麼守?

加上YM這邊四一分推,還不到半分鐘SKT的下路便被YM撕開一道口子。

利用這一側兵線優勢,YM轉線中路繼續推進,將優勢繼續擴大。

Faker見YM似乎有意要三路,便也不在防守,率領隊友主動出擊。

可此時兩路超級兵已經上了高地,SKT不僅要麵對正麪糰戰,還要顧忌後方兵線,難免出現破綻。

毒硬幣則最善於捕捉這一點,看到盧錫安扭頭的這一個小細節,直接兩段E上去,反手再將大招扔進SKT的人群。

團戰瞬間就被開了起來,YM這邊小魚人先手盧錫安占到了先機,SKT本就劣勢再想反擊已經是遲了。

最終YM一換四,拿下了SK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