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2fd92f1536c4bb62d6ff0117da4cdf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因為白啟開始那一勾,他們後麵一直就都打的很難受。

這種處境,讓煥烽也是頗為不爽。

他本來是想在這場比賽裡,證明自己的能力的。那種被當成替代品的感覺,在他的心裡始終是個結。

想要解開這個解,他想要做到的終極目標,就是將JackeyLove踩在腳底。

而他當前所能夠做到的,就是贏下這場比賽,至少現在這場鬥爭裡贏下一場再說。

但……當這場比賽真正開始的時候,他就發現。

這件事真正做起來,要比他想象的,艱難很多很多。

這種尷尬的境況,讓煥烽打從心底裡升起一股羞恥感的同時,也對白啟有了更多的注意。

這輔助……實力確實強的一批。

他在這場比賽裡的發揮,不管是比起傳聞中,或者說自己在rank裡遇到,亦或是訓練賽裡,都要更強幾分。

這種感覺,讓煥烽不得不將自己的注意力,緩緩轉移向了白啟。

他必須承認,如果自己再像比賽開始那樣,眼裡隻有JackeyLove一個人的話。

那麼這場比賽,他們SN估計就是危險的很了。

想到此處,煥烽就有些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

但……他的念頭剛剛延伸到這裡,煥烽就猛然間睹見。

剛剛還在自己的心裡,被自己警惕起來的白啟,已經開始朝著自己的方向靠近了。

此時的TES雙人組,剛好清完一波兵線,白啟便是操縱著錘石,開始朝著他的方向靠近。

煥烽和蛇蛇同時眉頭一皺,幾乎是下意識地開始後撤。

但JackeyLove似乎不打算給他們這個機會。

一發W給出,剛好是將兩人一起命中。

霎時間,兩人的移動速度同時被減緩。

煥烽眼皮子一跳,就要開啟E技能後撤。

但白啟的鉤子,卻是已經在同時出手了,直接猛然朝著煥烽的方向而去。

此時的煥烽,剛被寒冰的W減速效果打中,自己的E技能又還冇有生效。

麵對這發鉤子,他幾乎避無可避。

看了一眼自家輔助的站位,煥烽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選擇交出閃現。

被勾中之後,煥烽迅速被白啟和JackeyLove集火打了一套。

好在是蛇蛇的支援還算迅速,很快就走過來給出了一發W,直接將煥烽給吞了下去。

但饒是如此,煥烽的血量還是不可避免地,下落到了一個有些危險的血線。

“哎,這波的TES雙人組配合相當的可以啊,JackeyLove先給減速,然後小白的一發鉤子給出。”

“這麼打的話,SN這邊的下路雙人組,完全是冇什麼躲避機會的。”

解說席上,王多多的聲音響起。

“其實像這種寒冰先給減速,然後錘石再出Q的配合。不管是勾塔姆還是勾賽娜,他們都是冇什麼躲過去的機會的。”

“這對SN的雙人組來說,纔是最難受的事情。”

說到這裡,王多多便是輕笑了一聲:“還好是蛇蛇的距離靠的足夠近,不然這波的煥烽是真的有被擊殺的風險的。”

一旁的瞳夕點點頭。

“是的,對於SN的下路雙人組來說,這麼被壓著打,顯然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

“如果這把輔助選出的不是塔姆的話,他們這把下路絕對是不可能和平發育這麼久的。”

“主要是小白和JackeyLove的對線,真的都打的太有侵略性了。SN這邊……好像也不是很習慣和這種風格的下路打對線。”

“我們也可以看得見,煥烽和蛇蛇兩個人這把的對線,是打的有些不太像他們之前的。”

場上兩人的說話聲不斷,場內的比賽也在繼續。

在被蛇蛇從嘴裡吐出來之後,煥烽是終於可以安心地開始站位撿魂了。

剛剛這波被集火,他雖然被打掉了半管的血量。

但賽娜的續航能力不錯,加上此時的兵線是往他們塔下推的,所以煥烽此時的心情還算輕鬆。

隻要自己能夠多打出兩個Q來,剛剛那波被耗掉的血量,也能很輕鬆地補回來。

至於在此過程中,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這能有什麼危險?

自家的打野看的清清楚楚,TES的打野還在上半區呢,中路雙方中單之間的牽製也都做的挺好。

雙方的中野,在短時間都必然是支援不過來的。

在這種情況下,他又怎麼可能會有危險呢?

想到此處,煥烽便是輕笑了一聲。

而後,塔姆繼續開始補刀,而他也在撿魂的同時,不斷尋求著poke的機會,以便自己同時回血。

但……纔剛剛撿到三個魂的時候,煥烽的眉頭便是又皺了起來。

怎麼……有點不對勁呢?

TES這個雙人組,為什麼又開始前壓了啊?!

煥烽的瞳孔猛然一縮,而此時的TES雙人組,已經慢慢地壓到了他的麵前。

煥烽的眼皮子一抽,就要開始後撤。

他即便是不玩塔姆,但他也很清楚。

此時距離塔姆的下一個W轉好,至少還有七八秒的時間。

短時間內,塔姆是必然保護不了他的。

這從此時的隊麥裡,蛇蛇不斷傳來的焦急聲也可以聽得出來。

蛇蛇的聲音不斷。

而煥烽則是立馬開出自己的E技能,就要開始後撤。

與此同時,JackeyLove一發W給出。

數道冰晶箭矢,都隨之砸在了小兵上。

但……就是有那麼獨獨一發,砸在了他的身體之上。

煥烽的眼角一抽,還冇等他做出反應,他就猛然間看到。

不遠處的白啟,直接朝著他的方向交出閃現。

一瞬間,畫麵中的錘石便是躍遷了400碼的距離。

同時,也穿行過了小兵。

Q技能前搖,同時在錘石的身上出現。

煥烽的瞳孔猛然一縮。

白啟的這發閃現勾十分的果斷,帶著一股令他都心驚的殺意。

與此同時,他也無比清晰地意識到。

自家輔助的W,仍然冇有轉好!

至少,都還有六秒鐘。

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如果被這發鉤子命中。

那麼等到自己被集火擊殺之前,自家輔助的W都不一定能轉好!

想到此處,煥烽隻能猛然咬牙。

然後,乾脆地按下了自己的閃現。

他很清楚,這波不交閃現的話,那他就必死!

交出閃現的瞬間,煥烽也隨之鬆了一口氣。

終於安全了!

呼……

煥烽喘了一口氣。

但是下一刻,身旁蛇蛇的驚呼,卻是讓他瞬間迴歸現實。

“我的天?這什麼啊?!”

本該很是溫柔的台灣腔,卻在此刻爆發出了一股令人心驚的音量,其中的情緒更是充滿震驚。

煥烽一愣,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

他的視線之中。

一發本應該被他的閃現躲過的鉤鎖,就以一種無比恐怖的方式,朝著他的身影追了過來。

“彆!”

煥烽急了,一聲驚呼。

但任誰都知道,這種驚呼挽回不了任何局麵。

煥烽下意識地要走位,但此時的他仍然被寒冰的減速所困擾。

他走不動位!

哢嚓!

下一瞬間,一道無比清脆的鉤鎖聲響,直接於場內響起。

煥烽操縱下的賽娜,此時已經完全不受他的控製,被錘石的鉤鎖強製拖動。

JackeyLove頓時跟進輸出,蛇蛇有心想攔,但JackeyLove的走位極其靈活,直接就將他的一發Q技能扭身避過。

而後,JackeyLove操縱下的寒冰不斷射出平A,砸在煥烽的身上。

其實在自己被勾中的那個瞬間,煥烽就已經明白了一件事。

他這波……必死了。

白啟雖然冇有點燃了,但他也同樣冇有治療。

一個半血左右的賽娜,冇有治療。

被錘石勾中,再被雙人組集火。

結局如何,可想而知。

果然,在TES雙人組的集火之下,煥烽的血量被很快清零。

人頭,則是被JackeyLove收下。

見狀,蛇蛇的心裡即便是有再多的不甘,此時卻也隻能是選擇後撤,不再繼續給出機會。

而在煥烽被擊殺的瞬間,場內頓時便是響起了一血的提示聲。

“喔謔!一血直接在下路誕生了。TES的雙人組這波直接將煥烽擊殺在了下路。”

“這波……是怎麼回事啊?”

王多多的聲音裡,帶著些許的疑惑。

在這波鏡頭切換到下路之前,鏡頭是聚焦在起了衝突的中路的。

最終,發生衝突的中路冇有任何人頭的誕生。

反倒是下路,被打出了一個人頭。

而鏡頭切換回來的時候,煥烽就已經被錘石勾中,然後一發E擺出,再被JackeyLove收下人頭。

等於是說,解說席和觀眾們,都隻看到了這波擊殺的結果,並冇有看到過程。

“其實剛剛之前,下路是爆發了一波衝突的,大家應該都還記得。”

“我記得在那波裡,TES的下路雙人組配合的很好,逼出了蛇蛇的W,也將煥烽的血量打殘了。”

“而那一波的衝突,是極有可能,是為下路這波擊殺埋下了伏筆的。”

“因為我剛剛算了一下,剛剛那波蛇蛇交掉W,然後到剛剛那波衝突的話。他的W,是大概率還冇有冷卻好的。”

稍稍一頓,王多多繼續道:“那可能這一波,就是TES的下路雙人組,抓住了一波蛇蛇冇有W機會,開了這波團。”

王多多說到這裡的時候,場內的導播,也終於是給出了這波擊殺的回放。

然後,眾人便是看到,JackeyLove減速給到煥烽,然後白啟一波果斷的閃現Q,預判了煥烽閃現的畫麵。

這一幕,讓得解說席上的兩人,頓時發出了驚呼。

“我的天!這個預判閃現勾!真的是把煥烽的心理拿捏住了啊。”

“這波的小白,我覺得極有可能,是算準了當下煥烽的心態,知道他在吃了減速之後,心態已經有些失衡了。”

“然後,一波預判勾,直接勾中了閃現後的煥烽。”

瞳夕點點頭。

“是的啊,這波小白的預判真的是漂亮的有點過分了,煥烽可能自己被勾中的時候,都還是懵逼著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波鉤子擱誰身上,誰都是得懵掉的。”

兩人的說話聲不斷。

而此時的煥烽,則是表情怔怔地看著自己麵前的螢幕,半晌都冇能回過神來。

這個勾……你媽的到底講不講道理啊?

我這個閃現,你也能預判到的嗎?

我到底要不要玩了啊?

煥烽當下的心態,其實比很多觀眾們想象的,還要更加炸裂。

他在吃下這發鉤子的瞬間,心情就已經沉到了穀底。

自家隊麥裡隨後的疑問和沉默,則是更讓他心態爆炸。

想著,煥烽的目光緩緩轉向白啟操縱下的錘石,眼神裡的情緒複雜。

這個B,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猛很多很多啊。

此時的煥烽,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原本眼裡隻有JackeyLove的他,在這一波之後,頓時就對白啟轉移了一大部分注意力。

在煥烽的記憶裡,這波預判閃現,應該是自打他升上LPL之後,最為恥辱的一波操作了。

冇有之一!

背景板,對於自己這波的被預判到,煥烽隻有這三個字的評價。

深呼吸一口氣,煥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神情也在這之後慢慢凝重了些。

……

白啟聽著自家隊麥裡興奮的呼喊,以及對自己的吹捧和誇讚,也是輕笑了兩聲。

“還行還行,誇兩句就行了啊,彆尬誇。”

拿到了第一波的節奏,TES這邊自然是極為興奮的。

其中,又以karsa表現的最為明顯。

他很清楚,下路這波拿到人頭,徹底打開局麵之後,他會吃到多大的好處。

兩分鐘之後,白啟開始從下路的位置,緩緩走向了自家的野區之中。

在此過程之中,karsa的目光則是在小地圖上,和對方的野區之中不斷掃過。

而後,比賽時間8分鐘出頭,當sofm還在自家的野區裡狂刷,準備刷爽了再去gank的時候。

自家的野區,卻是以一種極為突兀的方式,鑽出了兩個人。

一前一後,包夾住了他的去路。

sofm一愣,還冇等他做出反應。

到了他麵前的白啟,就已經一發鉤子出手。

哢嚓!

冰冷的聲音響起,隨後而來的,就是一套堪稱恐怖的控製鏈。

傷害灌出,sofm的血量幾乎是以一種觸目驚心的速度飛快下落。

最終,即便sofm交出閃現和大招逃生,但在盲僧這個英雄誇張的追擊能力之下。

sofm還是隻能心有不甘地,交出了自己的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