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寬容快樂 >   第30章 鐘山

第30章鐘山

中山京子奉命改鐘山。

1931年進入中國,在中英庚款董事會的資助下,求職北平慈善醫院。

此前,送走何寬和第二隊搭船渡海回國後,1924年初至1930年下半年,約六年半的時間裡,奉日本皇室的指示,中山京子化名鐘山,帶著為船展服務20年的高天原近侍隊,分彆統一化名並統一減齡十五歲,以中國留日學生名義,全部學醫,先後念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部、京都大學醫學部、順天堂大學、日本醫科大學、上海震旦大學、上海聖約翰大學醫學院、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柏林洪堡大學醫學院、巴黎醫科大學和法國笛卡爾大學等十所醫科大學。

首要任務是搞清楚蔣經國是不是娶蘇聯女子為妻、蔣緯國的母親是不是日本人;其次是通過醫療活動逐步軟化中國人對日的鬥誌;再次是通過醫療活動結交一批親日的高層人士;最後是通過醫療活動發現醫療耗材和常用藥品及其流向。

近侍隊不從事軍事活動和間諜活動,原則上不與軍隊或特務機關發生任何公私聯絡。

風聞和在醫療活動中正常知悉即可,每年參加大使館或總領事館的公開年會和正常谘詢即可。

醫療活動儘醫生職業道德救死扶傷即可,保持醫務人員的正常。

象鐘山一樣,1943年跑回日本的,據她所知,少之又少,她一人而已。

千辛萬苦趕到鹿兒島赴1923年的二十年之約,不遇。

等到1945年,仍無蹤影。

剛離開,就發生廣島、長崎接踵被炸事件,受到巨大驚嚇的鐘山一口氣逃也似奔到猿島歸隱。

直到發現露營地某個晃來晃去的身影好像她要等的那個人。

聽見漫山遍野的“京子——我是何寬”。

鐘山很幸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