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寬容快樂 >   第21章 遠東

第21章遠東

北冰洋以南,太平洋以西,澳洲以北,帕米爾高原以西,是遠東。

掌控這片區域,或者在這片區域謀求利益,需要海權和製空權作用下的陸權,換句話說,需要驅逐艦護航的航空母艦,即航母戰鬥群或有基地增加作戰半徑的航空兵。

《華盛頓海軍條約》之後,海軍假期開始,有關國家紛紛更改原設計思路,升級到更大戰力的藍水海軍或半藍海軍,設計完整的海上航母戰鬥群和有陸基支援的航母戰鬥群。

進出遠東,是航母戰鬥群之外要解決的通道。麥克阿瑟在東京,總結下來,可以推論基本上是圍繞美國遠東利益在轉,驅使日本為美國遠東利益服務。

剛開始,或許執行雅爾塔會議和《波茨坦公告》,繼而在東京灣的橫濱登陸,留駐橫須賀,朝鮮戰爭爆發後,違**同約定,甩開同盟國,單獨與日本達成安全方麵的兩個條約,保留日本軍力,尤其是海軍遺留的一支完整艦隊進入海自,令海自逐漸從八八發展到十十。

讓日本戰後迅速恢複實力和第七艦隊甚至包括第六艦隊對抗蘇聯的太平洋艦隊,不讓**和紅色蘇聯南下整個遠東。

日本不收回橫須賀,不遵守雅爾塔會議精神和徹底執行《波茨坦公告》,難以與蘇聯談什麼庫頁島或北方四島,更不可能實現從海島到大陸的夢想。

除非已經為美國付出的一切,讓美國感動到自己割地讓日本獲得夢寐以求的東西,如冇有活火山和地震海嘯頻發的海島,或者陸地。

藤原美子讀完耶魯,曾和畢業於哈佛的陳拾容有過談論日美雙邊關係的前世今生。

她認定日本不可能從美國領土中得到夢中的海島或陸地。

她認為美國為維護自己的利益和對遠東的夢想,或可能在彆的地方利用彆的國家,滿足不得已的日本。

她認為日本是誠實的,美國是不太誠實的。

她認為自己親美,是美國的先進和自由讓她或一些同樣的人感覺到喜歡,但並不代表她不愛自己的祖國。

她認為中華民國之所以親美,是:美國為遠東利益和減輕自己壓力,給中華民國,比蘇聯能給的更多利益,鑽德蘇戰爭和日本對華戰爭的空子。

她認為日本侵犯中國根本就是個錯誤,失之毫厘,繆之千裡。

她認為日本應該與美國說清楚並訂立條約,涉及第三者則應該在條約基礎上和第三者簽署能夠生效的公約,讓日本合理合法得到祈盼海島或陸地,否則美國根本是在欺騙。

她把自己的認為或多或少與自己的駐美大使交流過,得到大使的認同。

很多瞭解她,又活到戰後的日本人,都向戰後主持日本的人證明過她一直忠於自己的祖國,希望早日停止戰爭,實現和平。

戰後主持日本的人因此冇有對她和她身邊的人做出什麼舉動。

她和陳拾容成為夫婦,是在她與陳拾容交心之後。

陳拾容慢慢接受她,與她共墮愛河,終於在星球寬容號上與她私定終生,找個冇有戰爭的地方廝守一輩子。

1943年,她帶她心上人回到日本的家。

同年,邂逅陳何寬一行。

後來,與陳拾容等,陪陳何寬一行共去鹿兒島,等中山京子。

再後來,冇有等到中山京子,大家陪陳何寬離開日本,北上蘇聯,又定居加裡寧格勒。

在蘇聯,她說她、他和她他的他們是美共信任的朋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