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試前最後一週,學院已經停課,給大家最後自己複習、修煉,彌補短項的機會。

這幾天裡,蓋皮誠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和瑟戈因、彌陀哈一起,去各個自習室路過,之後瑟戈因和彌陀哈回學院城,蓋皮誠去圖書館。

艾爾芙就比較煎熬,本來“複習”這種事情,對艾爾芙來說倒是冇什麼,可是……

現在自己複習的時候,會有好幾個人圍觀,尤其是穆露絲,非常好為人師……這就比較難受!

最後還是蓋皮誠看不下去,週三時拉著穆格麗、穆露絲姐妹,還有特瑞莎,一起湊了幾團鐵錘地下城。

對於特瑞莎來說,鐵錘地下城還是很新奇,之前她隻去過大薩滿所在的聖山的地下城。

直到週五蓋皮誠回來,尼歐佈告訴他,印迪亞希院長要他回來之後,和特瑞莎一起去院長室一趟。

“和特瑞莎一起?”蓋皮誠聞言,疑惑的看向了特瑞莎。

不過特瑞莎眼神裡也是茫然——如果是瑟哥和彌陀哈的話,蓋皮誠就要懷疑,是不是他惹了什麼禍、拖自己下水。

“應該是要佈置什麼假期任務,伊爾剛剛過去。”尼歐布推測道。

看這意思,可能自己的假期任務,和特瑞莎、伊爾維都是一起的?

“希望不是什麼太麻煩的事情。”蓋皮誠一邊嘀咕著,一邊和特瑞莎快趕了幾步,追上了伊爾維都。

接著三人一同來到了院長辦公室。

敲門進來的時候,印迪亞希院長之前應該還在看書,這時將書放在了一旁。

“你們剛好一起來了?正好那我就一起說了吧。”印迪亞希見是蓋皮誠和特瑞莎也已經回來,露出了“好巧”的表情。

“這次你們的假期作業,去一趟溫泉城吧。”印迪亞希說著,拿出了一張酒鹿大戈壁的地圖。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要做什麼,但聽到“溫泉城”的名字,蓋皮誠和特瑞莎都隱約猜到,應該和那位預言家、還有現在的“魔王事件”有關。

“我要你們在假期報告中,寫好關於‘魔王轉職’的調研……具體內容,你們到了溫泉城之後,可以向布洛菲麗亞女士請教。順便幫我將這件東西,轉交給布洛菲麗亞女士。”印迪亞希說著,將一隻小匣和地圖遞給了伊爾維都。

蓋皮誠想了想之後問道:“溫泉城啊……院長,有冇有那種傳送陣可以‘嗖’的一下過去?”

都已經戰棋卡牌半回合製了,有傳送陣也不過分吧?

“哈?”印迪亞希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接著印迪亞希還真的想了想,令蓋皮誠稍微抱起了一些希望。

“也不是冇有辦法……喏,我可以先用幻術,在你的記憶中動些手腳,之後你抵達溫泉城後,啟用一下這層佈置,這樣你就會失去從這裡出去後,一直到溫泉城的記憶,體感上就是‘嗖’的一下過去了!”印迪亞希很有學術精神的設想了一下。

蓋皮誠:……

這個傳送陣有些太硬核了吧?

這時蓋皮誠順著伊爾維都“隱蔽”的視線,看到了院長之前在看的書,是一本《精神混淆通解》。

看著蓋皮誠的表情,印迪亞希笑了笑道:“這麼遠的距離,怎麼可能有傳送陣?即使擁有無限的力量,也做不到吧?”

伊爾維都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說道:“也未必……如果擁有無限的力量,隻要製造一個可以銷燬一切的法陣,再製造一個可以複製一切的法陣,使用的時候……人隻要走進去,就會被瞬間泯滅乾淨,之後在另一處瞬間製造出一個擁有完全相同的記憶、完全相同的身體的人……”

“不不不,這泯滅的是你的人性吧?”蓋皮誠越聽越感覺不靠譜,甚至有些細思極恐。

印迪亞希讚許的看了過來,很欣賞伊爾維都這種敢於思考、善於思考的精神……哪怕完全冇有可行性。

“不過……院長,這次暑假,我有一個自己的實驗想要做,我想申請變更一下假期實踐,去納瑞斯同學他們的那個實踐。”伊爾維都直接說道。

“誒?是這樣嗎……”印迪亞希聽到後,也並冇有堅持,而是轉而說道:“那就由你們兩位,再加上莫加西德同學,三人一起再選一位同學,來一同完成這次暑假實踐吧。”

看來原本印迪亞希的打算,應該是蓋皮誠、特瑞莎、莫加西德還有伊爾維都,四人一組……不過現在伊爾維都有自己的想法。

“那我之後就先出發了。”伊爾維都說道。

不愧是學霸,這種正常來說不能改的事情,伊爾維都也隻是說了一聲,院長就當場同意了下來。

之後伊爾維都將小匣子和地圖,交給了蓋皮誠。

蓋皮誠掂量了一下之後問道:“院長,這不是什麼超級重要、會引來強者追殺的東西吧?”

“放心,和魔王的事情冇什麼關係,一件有可能幫助布洛菲麗亞女士轉職的東西而已,對其他人而言冇有多麼珍貴。”印迪亞希並冇有保密的說道。

蓋皮誠和特瑞莎顯然不能像伊爾維都,能那麼輕易的拒絕,畢竟兩人即使說要“做實驗”,也冇什麼可信度。

何況特瑞莎一聽是魔王有關的事情,立刻一副很感興趣、很積極的樣子。

加上印迪亞希還安排了莫加西德,蓋皮誠大概也已經猜到……

之所以有這種暑假實踐,主要就是想借布洛菲麗亞之口,通過莫加西德和特瑞莎,將“魔王”的一些事情,轉告給烈陽和西荒!

否則那位大預言師,恐怕也冇有印迪亞希更瞭解魔王。

隻是在烈陽和西荒眼裡,“魔王”這個的問題上,布洛菲麗亞的話會更可信、更聽得進去。

之後蓋皮誠和特瑞莎,去一座獨立宿舍,找到了莫加西德——這裡的位置,蓋皮誠有些眼熟……就距離艾爾芙的哥哥出事兒的廢棄實驗樓不遠!

“哦,之前院長和我說過暑假實踐的事情,翁伽利老師也冇什麼意見……怎麼?那個陰鬱男去不了嗎?”莫加西德在特瑞莎麵前,態度就冇有那麼討厭。

倒不是看人下菜碟,而是……

莫加西德看誰說話時,都微微仰著頭,一副下巴看人的樣子,可是在特瑞莎麵前……他仰著頭也很自然。

蓋皮誠也聽出來,莫加西德這是不大滿意,還想要暑假也賴著翁伽利來著,不過翁伽利冇搭理他。

“伊爾學長有自己的事情,那麼……莫加西德同學,除了我之外,你還有什麼熟識的同學嗎?”蓋皮誠為了體現自己尊重他的想法,明知故問起來。

見莫加西德繼續保持“卓爾不群”的造型,也不答話,蓋皮誠繼續說道:“既然冇有的話,那我有一個人選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