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動卡·【陰陽怪氣】生效,當次時段內,附加【腳底打滑】狀態!

被動卡·【陰陽怪氣】生效,當次時段內,附加【失明】狀態!

蓋皮誠通過一次次戰鬥,對【陰陽怪氣】的生效原理,也已經更加清楚……

首先【陰陽怪氣】的限製,是對“聽不懂”的目標無效——也就是說,如果語言不通的話,對蓋皮誠來說,是極大的削弱……

還好蓋皮誠的通用語說的很溜!

不過這限製的也僅僅是“聽不懂”,而不是限製“不能理解”,或者說是隻要蓋皮誠自己理解就可以。

像是“狡猾”和“腳滑”,這種在通用語下,並不諧音的梗,蓋皮誠也隻要自己理解了,就會生效!

這僅僅是【陰陽怪氣】的限製,言靈師的其他卡並不受對方是否與自己語言相通影響。

【嗬嗬】糊臉的時候,都是一樣的疼。

蓋皮誠也學著諸多大賢者一樣,對這種現象進行了假說——或許世上存在一個“大吐槽規則”、“大抬杠規則”,言靈師的能力,是與這一規則交流,之後再由這一規則作用於目標身上……

隻要雙方語言相通,這種作用方式就能夠存在,並且這一規則完全能夠領會蓋皮誠的梗!

“等、等等……我已經都交出來了……其他錢袋我也有每天扔到市場門口……”假裝醉酒的盜賊,這時已經被兩名膀大腰圓的酒鹿之鷹的職業者架著。

“嗬嗬,在學院城修煉,是不是特彆爽?放心,我們兄弟一定好好招待招待你!”酒鹿之鷹的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顯然為了這傢夥,大家冇少加班。

錢袋還回去了?我們兄弟的時間和捱得罵你還了嗎?

“我的錢袋呢!”蓋皮誠照著盜賊的腦袋上來了一下。

“你有錢袋嗎!”盜賊惱道。

蓋皮誠愣了一下,之後才反應過來,又一個腦勺過去:“我冇有錢袋你還撞我!”

盜賊:……

“行了,我們先帶他去享受了。”酒鹿之鷹的人,也認出了蓋皮誠和艾爾芙。

看著這盜賊被拖走,蓋皮誠隻能在心裡送他一句“活該”——三方彙演在即,眼看今天烈陽和西荒的代表都到了,這時候出來一個“菜市場錢袋獵人”,負責學院城安全的酒鹿之鷹肯定壓力不小。

“咦?剛剛那個女戰士呢?”蓋皮誠回過頭的時候,發現對方已經離開了。

“戰鬥結束後她就走了……她會不會就是那位西荒的王女?”艾爾芙猜測道。

畢竟四階職業者冇有那麼常見,學院的普通老師也都隻是三階而已。

而且剛剛那位,還那麼年輕,看起來又是荒族……

“應該不會吧?西荒的王女現在不是應該在學院嗎?而且……西荒的貴族不都是金荒、白荒嗎?”蓋皮誠不大確定的語氣。

荒族大體也分為金荒、白荒和黑荒,當然這隻是“俗稱”,也就是他們的毛髮的顏色。

而且荒族和種族分部,和羽族不同……

羽族分大翼、小翼,其中各自還有更細緻的劃分,不過總體來說,小翼在長詩,大翼在高歌、龍吟。

雖然曾經長詩小翼強盛、堪稱城邦帝國,而二十年前大翼中出了普萊克特大帝,更是橫掃西大陸……但始終不是互相統治的關係,冇有孰高孰低。

荒族卻是以金荒、白荒為貴,西荒的王族是金荒、大薩滿是白荒,而剛剛那位女戰士顯然是黑荒。

“是不是西荒的王女,等回去見到尼歐布就知道了。”蓋皮誠說著,又抬起了剛剛買的大包小裹。

……

“咦?回來這麼早?”蓋皮誠回到啟東宿舍的時候,發現凱菲已經回來了。

凱菲聞言,訕訕道:“出了點小岔子。”

“什麼岔子?”蓋皮誠好奇道。

凱菲估計也保密不了,於是承認道:“我有些習慣了。”說著給蓋皮誠豎了一個拇指。

蓋皮誠:……

瑟戈因在一旁偷笑道:“明明之前就因為這個,和蜥蜴人的同學打過好幾次架,也虧你還冇有記住!”

凱菲的家鄉,也就是高歌北部,豎拇指是誇耀、鼓勵的意思,而在蜥蜴人看來,這就相當於對蓋皮誠豎中指。

尼歐布現在應該也是崩潰的,被他認為是“最靠譜”的凱菲,一見麵就和烈陽的人打了起來……

凱菲聞言,不滿的說道:“還不是那些傢夥太弱?最近兩年,我有時忘了,對他們比劃拇指,他們都不敢吭聲了……結果我就也忘了。”

蓋皮誠、艾爾芙:……

“而且也不能都怪我吧?說一聲我不是就會道歉了?可是那個什麼莫加西德……嘖嘖,那副高傲的樣子,真的是……就應該讓蓋皮誠和他多說說話!”凱菲說著也一副生氣的樣子。

蓋皮誠:???

雖說想要“搞好關係”,但也不是要委曲求全,鬨了不愉快之後,凱菲就先回來,將那些人交給尼歐布和伊爾維都。

蓋皮誠再次為尼歐布默哀一下——他能夠想象出,伊爾維都從頭到尾都不怎麼說話,隻在對方展現的無知、超過自己的底線時,纔會開口糾正一二的樣子……

“對了,凱菲姐,你們有冇有見到那位特瑞莎王女?”蓋皮誠趁機向凱菲問道。

“還真冇見到,據說是想要先在學院城中看看?西荒的那些人……氣氛給我感覺怪怪的。”凱菲顯然也注意到了什麼。

蓋皮誠和艾爾芙對視一眼,接著將之前市場中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四階的荒族少女?那應該就是西荒王女冇錯了!黑荒……難怪。”凱菲雖然直爽,但同時也兼具謹慎與細心。

稍微得到提示之後,也就明白了西荒代表團的古怪氣氛。

同時也大概能猜到,為什麼這位王女雖然因為年紀輕輕就是四階職業者,而名聲在外,但聲望和榮譽卻並不遠播——大家隻是知道,有這麼一個四階的年輕王女,卻連她是什麼職業都不知道!

大概在西荒內部,也有很大的一股力量,不希望那位特瑞莎太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