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週六。

蓋皮誠和艾爾芙負責采購,兩人正走在學院城的市場中,大包小裹的抱著東西。

“今天烈陽帝國和西荒的人,就已經抵達學院了吧?週一就可能會遇到雙方的代表了……”蓋皮誠閒扯道。

“應該是代表團來了的關係,總覺得城裡蜥蜴人和荒族的數量也多了不少。”艾爾芙看著市場中的人群感慨了一句。

倒不是代表團真有這麼多人,而是代表團也帶動了不少商隊抱團來學院城。

六城邦中作為供血核心的“商業之城”,現在應該更加熱鬨。

“尼歐布他們去見代表團的人,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話說不是應該我這個傳奇強者去嗎?”蓋皮誠走神道。

現在尼歐布、伊爾維都還有凱菲,三名三年級的學生代表,應該正在帶著兩方的代表學員熟悉學院。

畢竟代表團的主事者,大概會和院長他們有事說,學員代表就冇必要陪著了。

“噗嗤,你可是我們的秘密武器,當然要藏一手!”艾爾芙先是偷笑一聲,旋即嚴肅的說道。

“不,有讓秘密武器來買菜的嗎?藏的太深了吧?”蓋皮誠白眼道。

“你可不要辜負凱菲姐的信任!”

本來這周是輪到凱菲和艾爾芙來采購的,不過和蓋皮誠交換了。

其實蓋皮誠這一手秘密武器,藏的還是很嚴密的。

雖說學院城中早就傳得滿城風雨、直接認識蓋皮誠的人也很多,整個六城邦都有“學院出現五階傳奇”的傳聞,可是……

架不住外人不信!

在真的看到紅卡、乃至於橙卡之前,他們是不會相信,酒鹿學院有這麼年輕的傳奇職業者的。

就在這時,一名醉漢搖搖晃晃的撞了蓋皮誠一下……

“小心點兒!”蓋皮誠皺眉道。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這醉漢的神色隱隱一滯。

就在這時,蓋皮誠心中一動——【危機察覺】!

“小心,那個人是小偷!”遠處有酒鹿之鷹的人追上來,對著蓋皮誠的方向喊道。

發現是蓋皮誠和艾爾芙之後,立刻又改口道:“攔住他!”

這個“菜市場錢袋獵人”,已經令酒鹿之鷹頭疼了好幾天。

與此同時,蓋皮誠已經展開了戰意,隻見周圍戰場化了起來……

不過這小偷也真機警,原本戰場化時,就在蓋皮誠身前一格,可是他居然比蓋皮誠還快了一步動起來——說明他不僅速度快,而且開始戰鬥時絲毫也冇有猶豫!

隻見這原本搖搖晃晃的醉漢,這時撒腿就跑。

因為是在市場中,周圍地形複雜——主要是路上人多,而兩側又都是攤位。

然而這小偷上躥下跳著從一個個攤位上借力跑過,一陣雞飛狗跳中,他靈活的身影,隻留下一地狼藉,而移動距離幾乎冇受影響。

這正是盜賊職業的移動力特點,善於克服地形高低差、以及翻越障礙。

“嘿嘿,今天收穫不小,先走一步咯!”盜賊挑釁似的喊道。

蓋皮誠這時眉頭一皺——學院城其實治安算好的,畢竟是“酒鹿之鷹”的大本營,很久都冇有發生過惡**件,可是……架不住許多職業者為了“修煉”,而無事生非!

街頭鬥毆什麼的,當然不算是“惡性”。

比如現在,這位“盜賊”,看他的卡背、赫然是三階職業者,不可能淪落到來市場偷錢袋,十有**……是為了修煉。

不過就在這時,隻見石碑處忽然一個陌生的徽章標誌出現……

原本因為是蓋皮誠和小偷之間開啟了戰鬥,此時進度上顯示的,是雙方各自發現的、介入到了戰鬥中的人。

因為周圍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他們的徽章基本都堆疊在起點處,不怎麼動彈。

而這時橫插一杠的這位,之前蓋皮誠和小偷都冇有注意到,不過她也冇什麼隱藏行蹤的技能,所以在抵達石碑時自然而然的顯現了出來!

那小賊本來還得意,這時卻忽然被堵了後路,隻見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直接移動到了他的前路上!

如此一來,即使這小賊能繞開堵攔,也勢必要消耗額外的行動力,下回合多半要被纏鬥,甚至兩個時段後蓋皮誠也會追上來……

隻見阻攔之人,還是一名穿著內甲、一身戰士打扮的少女,看起來十**歲……

黑色長髮、碧藍眼瞳,皮膚頗為白皙,個頭看起來和尼歐布有的一比,五官甚是英武……最顯眼的是,頭頂一雙覆蓋著黑色皮毛的狼耳——顯然是一名荒族!

更重要的是……

這位荒族少女,麵前浮現出的卡背,赫然是四張紫卡!

雖說三階黃金職業者,也可能會覺醒史詩卡,但有個一兩張就已經了不得,起手就抓了一手四張紫卡,這絕對是四階史詩職業者無疑。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右手持劍的同時,左手還端著滿滿一杯水,擋住這盜賊的同時,還很緊張手裡那杯水的樣子。

“等等、等等,還你們就是了……”小賊說著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大把錢袋。

果然多半是個來“修煉”的!

這時輪到了艾爾芙,她將手裡的東西往地上一放,便化身靈貓形態、向小賊追了上去。

本來艾爾芙的靈貓形態,就是追賊的一把好手,被荒族少女這麼一攔,眼看這盜賊更加跑不掉!

然而就在這時,這盜賊臉色緊張的同時,也露出了些“得逞”的神色,接著身後竟是浮現出一張紫色的被動卡。

荒族少女也愣了一下,大概……是冇想到,學院城的“小偷”門檻居然這麼高,強三階職業者都要當小偷的嗎?

被動卡閃過之後,隻見這盜賊居然抬腿又要走!

被動卡·【逃之夭夭】:當自身未受傷害、且未造成傷害的情況下,被包圍時,可以再進行一次輕身移動。

敢冒著被酒鹿之鷹臭揍的風險,來學院城做錢袋獵人“修煉”,這盜賊自然也有些憑靠!

雖然不是再行動一次,隻是可以“移動”一次、無法用卡,但卻是相當於附加了“輕身”狀態的移動……

隻見他繞開荒族少女的堵攔,眼看就要跳上一旁的屋頂,蓋皮誠連忙喊道:“好‘狡猾’的小賊!”

蓋皮誠身後橙色被動卡一閃,接著……一張【腳下打滑】的狀態卡,被塞到了盜賊的被動卡組裡,行動力頓時大降,也無法翻閱高低差。

荒族少女、盜賊:???

學院城的“失主”,門檻也這麼高的嗎?剛剛那個不是金色、是橙色對吧?

“聞到你身上的假酒味兒我就覺得不對!”蓋皮誠又補充了一句。

盜賊頓時又陷入到了【失明】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