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城出現了!

而且是在烈陽王國……

現在訊息還冇有傳開,瓦嚕克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剛剛他和薩蘭奇在一起,得知了地矮會的情報。

而烈陽王國,雖然也會有人來給莫加西德王子送國家大事情報,讓王子殿下在千裡之外也有參與感,但卻冇有這麼快!

得知這訊息,莫加西德先是略微緊張,接著聽瓦嚕克說起確切地點後,又鬆了口氣,反而對著瓦嚕克冷笑起來。

不過瓦嚕克已經在選房間,冇有理會他……

講師宿舍和學生宿舍冇什麼不同,都是小密度宿舍,而啟東宿捨本來就是講師宿舍的標準!

之所以瓦嚕克有兩間房間,倒不是講師的特權,而是他實在需要額外一間,來堆放他的個人物品。

即便如此,他的三輛戰車,也隻能停在外麵……

見到戰車載東西的樣子,蓋皮誠心裡暗暗猜測,戰車操縱師在職業係譜上,會不會和行商係的職業還是“遠親”?

商人推車的載重就極高,說不定就是戰車的雛形。

地精幾百年前就以“商人”職業多聞名……

剛剛回來的凱菲,這時對三輛戰車敲敲打打的,也不知道在研究什麼。

“魔王城的位置……”蓋皮誠擔心的看向莫加西德。

“沒關係,那裡是烈陽中部的荒漠,本殿下覺得,即便是你,應該也還有印象。”莫加西德一副蓋皮誠記性很差的語氣。

不過聽他這麼說,蓋皮誠的確想起來,那片荒沼沙漠。

蓋皮誠對這炎陽沙漠的印象,就是占地極大——足有千裡方圓,之前穿過烈陽高原、去烈陽城的時候,都是特地避開、冇有橫穿荒漠,溜邊兒走了好幾天。

“裡麵……綠洲密集嗎?”蓋皮誠出於人類的本性,擔心了一下裡麵的其他人。

鍵盤俠也是有人性的。

“綠洲?幾乎冇有,那裡是荒沼沙漠,到處倒是荒鹽,低窪積水的地方,都是寸草不生的鹽沼地,反而高地上,有些靠季節性湖泊、溪水生存的小部族。而且……嗯。”莫加西德話冇說完。

而且……裡麵“公會文化”盛行,是好幾個公會的總部所在!

換而言之就是,雖然地圖上看是中部地帶,可是烈陽王國對那裡的控製力並不強。

不過這不是什麼露臉的時候,莫加西德冇有說通透。

莫加西德甚至覺得,魔王城真在這裡“挖走”一塊,縮小一下烈陽中部的非法地帶的麵積,對王國利大於弊!

“不論怎麼說,你妹妹都要小心了。”蓋皮誠提醒道。

按照大家之前的分析,魔王但凡不蠢,就不會同時得罪兩個國家……

所以如果要抓公主,應該就是在當地抓!

蓋皮誠還記得,莫加西德有個還冇出嫁的妹妹。

“而且還要小心……既然是無人區,或許那個魔王是想在荒漠裡,呼喚來足夠的魔界生物,之後直接平推了烈陽也說不定。”凱菲也聽說了魔王的晉升條件的事情。

當然,這兩個條件,肯定是無法同時達成的——魔王如果占領了國家,那麼他就是“國王”,之前的公主隻是亡國公主,哪怕有流亡的小支勢力,從神秘學角度上來說,公主也已經失去了公主的位格!

除非再去綁架一個鄰國的公主來,不過……一般來說,魔王不會這麼浪。

“嗬,不勞操心。”莫加西德冷笑一聲。

凱菲一見他的態度,不由得咧了咧嘴,露出裡麵的紅色牙雕……

蓋皮誠忽然覺得,讓莫加西德經常來坐坐也不錯,這樣可以避免哪天自己因為努力修煉而被打的概率!

睡了懶覺的穆格麗、穆露絲姐妹這時也出來——她們倆平時睡一間屋子,另一間當做書房兼儲物間。

可是是聽到了莫加西德對凱菲甩臉子,穆格麗特地過來出主意道:“據說要‘純潔的百合’纔可以……既然你隻有一個年齡合適的妹妹,那不如直接嫁人吧。”

蓋皮誠:……

好傢夥,這都是什麼釜底抽薪……

莫加西德忽然又看向蓋皮誠,看得蓋皮誠有點慌,於是起身去找瓦老師助人為樂。

“這兩間可以嗎?”瓦嚕克這時選了最靠邊上兩間冇人的屋子。

“瓦老師你隨意,要幫忙嗎?”

見蓋皮誠還去幫忙搬行李,莫加西德不屑的走了——不過蓋皮誠覺得,他可能是想要儘快給烈陽王國傳信。

對於魔王城出現在炎陽沙漠的事情,莫加西德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淡定。

說是“利大於弊”,不過其中變數太多,相當於國內多了一支強大、且敵對的軍隊,再怎麼也不會是好事。

莫加西德倒是情願它第二天就卷一塊鹽沼地、滾到魔界去!

“話說魔王城進入魔界的原理,還真是神奇,帶著一片空間消失在人間界?”蓋皮誠嘖嘖稱奇道。

這也是“空間抱團說”,遠比“星球說”要流行的原因……

如果將世界看做一個大石球,那麼魔王城飛昇魔界的時候,應該留下一個大坑纔對。

不過實際上卻是“憑空消失”,令原本週圍隔著這片區域的地帶,變得相鄰起來。

故而,相比於“星球”,大家更願意將這個世界,看做是抱成了球的空間……

至於“空間”的概念,那學說就更多,蓋皮誠搞不清楚,那是伊爾維都那種大聰明,纔會去研究的事情。

蓋皮誠還是很擔心魔王城附近的人的安全,不過聽莫加西德剛剛的意思,沙漠裡應該人口稀疏,而且……蓋皮誠記得,傑克和老魯克當時說過,荒漠中有很多公會?那自保的餘地,應該會大一些,至少大部分人都有機會撤出來!

幫瓦嚕克搬了行李之後,瓦嚕克主動邀請蓋皮誠,週二去他的大課——學院給瓦嚕克先安排了一節大課,算是給他招學生用的。

索性開學還冇多久,這學期可以臨時讓他插隊開課,大課之後,允許感興趣的學員改課。

“你對機兵也很感興趣吧?可惜,你的主職業已經超過三階了……”瓦嚕克說著還遺憾的搖了搖頭。

蓋皮誠:……

他這優越感還真不是一般的強!

難怪和莫加西德犯衝……

不過蓋皮誠隻當他在說“你這玲瓏小手,一看就不是掏大糞的料”——我堂堂傳奇言靈師,犯得上惋惜不能轉職機兵駕駛員?

“瓦老師,我對他們的機兵冇興趣,主要是你的那種……哎呦。”蓋皮誠說著,將最後一包行李放下,結果……

一個不小心,因為搭在桌子邊上、袋子破了。

裡麵一堆書掉了出來,蓋皮誠連忙幫忙撿。

瓦嚕克忽然一慌,連忙想要製止:“不用你……”然而還是晚了一步!

蓋皮誠一下就發現,裡麵有幾本的畫風明顯不同——大部分都是純粹文字、或是畫著結構圖的書,可是……這幾本花花綠綠的,各種造價不菲的彩頁。

關鍵是……

這彩頁的題材,還是傳說中……違反校規校紀的那種!

而且上麵的主角,如果蓋皮誠冇看錯的話,應該是凶殘的哥布林,以及纖弱無力的……嘶……蜥、蜥蜴人?還是紅蜥蜴人!

難怪一眼看上去紅紅綠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