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就體現掩護側翼的“副盾”位置的重要性……

敵方長距離行動單位,在“主盾”冇有堵攔的情況下,先一步行動,對後排來說是很危險的,不過有蓋皮誠這個“副盾”掩護在側翼,令他至少無法直接突襲到後排!

雖說瓦嚕克平時很“專注”,對其他事情甚少瞭解,甚至不知道蓋皮誠和特瑞莎,但是僅看扮相就知道,重甲重盾的特瑞莎,比輕甲大劍的蓋皮誠要硬的多!

隻見瓦嚕克隨“手”從腰間,拔出一把大劍的劍柄——當然,機兵的手,並不是瓦嚕克的手的位置,甚至砍斷半隻胳膊,都砍不到他的手。

而這大劍柄也瞬間便流光噴湧,形成了魔能劍刃,向蓋皮誠斬了過來。

蓋皮誠則是早就轉動好劍格,擺好了招架的姿勢……

Duanger——

一聲冇有想象中那麼勢大力沉、反而有些輕佻的碰撞聲響起,隻見……

兩米多高的機兵砍下來,蓋皮誠卻絲毫也冇有被動搖,一股無形力量,將這一擊【重斬】擋下,同時……

一模一樣的一道【重斬】,凝聚出來、向瓦嚕克反衝過來!

【反彈】能生效,是蓋皮誠早有預料的——對方的攻擊,和狙擊石柱可比不了,不可能破掉蓋皮誠的【反彈】。

不過瓦嚕克也早有提防,哪怕不知道“反彈”這麼一碼事,總也會提防反擊類技能,在攻擊的時候,身體軀乾、頭部的部分,已經撐起了魔法防罩。

這也是機兵固有的功能,之前那個製式機兵,在被尼歐布攻擊的時候,也會在透明防護罩外麵,再升起魔能防罩。

可是……

蓋皮誠自己也冇想到的是,就在下一瞬,【反彈】的攻擊,居然無視防罩,直接劈砍在了瓦嚕克身上!

“哇!”瓦嚕克當時便呼痛一聲。

本就不強的【體魄】被直接攻擊,登時頭頂便跳過了一張【一級流血】。

蓋皮誠:???

瓦嚕克:???

其餘眾人:……

當事人自己也是懵的,旁邊的其他人也被這一幕喝住——這就……結束了?

瓦嚕克還有兩輛戰車冇動呢!

鑽到地下的戰車,還不知道是做什麼的呢!

然而……

“這是……你自己動的手!”蓋皮誠反應過來之後,立刻說道。

伊爾維都這時稍稍沉吟一二後,猜測的開口道:“看來機兵的防禦體係還有很大問題,比如……【反彈】的攻擊,不會被識彆。”

“機兵”這東西,既具有一些裝備的性質,同時又與裝備有本質上的不同。

之前伊爾維都就猜測過一些戰爭傀儡可能會有的弱點,莫加西德這時拿著那副特殊的弓箭,其實也是這個原因。

而現在又有一個大家始料未及的弱點出現——【反彈】它自身的攻擊,機兵居然不會識彆,導致【體魄】脆弱的瓦嚕克臉接自己的【重斬】,直接輕傷出局。

一時間場麵有些尷尬起來……

瓦嚕克本來被“吹”得很響亮,自己也一副要“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的技術”的樣子,結果一上來就……

“看來戰爭傀儡還有很多致命缺陷啊……”

“如果是在戰場上發現……嘖嘖。”

“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地矮會的天才?”

“嗯……怎麼說呢?攻擊力很強,自己完全接不下?”

印迪亞希雖然故作深沉的冇有出言,但是其他人已經嘲諷起來,而對此……薩蘭奇雖然臉色有些僵,但還是微笑著接了下來。

此時他甚至在心裡安慰自己,穿戴式機兵被小看,或許也是一件好事!

至於這個瓦嚕克……

之前為了鼓勵……或者說是不打擊平民出身的地精研究人員,不僅給予其不錯的研發資源,還給他評了“賢人”的稱號,現在看來……必須適時打壓一下了!

與此同時,蓋皮誠看著低著頭愣住的瓦嚕克,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要不這張【一級流血】不算?”

不過就在這時,瓦嚕克忽然抬頭,嚇了蓋皮誠一跳,隻見他一副恍然的樣子叨咕道:“我知道了!是因為魔能防護裝置,與魔能劍的輸出設定相同,所以纔沒有被識彆,隻要我改動一下……”

他嘟嘟囔囔的,蓋皮誠冇怎麼聽懂,可是也看出……他似乎不是被打擊到了?

另一名地精機兵駕駛員,這時惱道:“瓦嚕克!你在搞什麼?”

其他三人,本身在機械學上,遠不如瓦嚕克,本來就有些嫉妒,而瓦嚕克的性格,又過於……特彆,他最好的朋友,大概就是他的扳手,和其他人的關係都很是一般。

“我……我去修改一下方案!”瓦嚕克稍稍不好意思了一下,接著……便火急火燎的離場了。

這時特瑞莎也已經來到了行動時段,直接衝到前麵喝道:“戰鬥還冇有結束呢!”

接著特瑞莎使用過牌卡,稍微換了換手牌,然後……

見特瑞莎這時將盾牌一立,伊爾維都和莫加西德立刻安全感滿滿!

兩名戰車操縱師緊隨其後的行動起來,各自將戰車壓了上來,不過輸出上全然無法動搖特瑞莎——不得不說,讓三階的戰車攻擊特瑞莎……根本冇有展現攻擊力的效果,因為都是打不動!

伊爾維都和莫加西德,在進度條上,稍稍落後地精操縱師,不過至少比地精駕駛員要快。

這時有特瑞莎在前麵頂著,他們倆也敢往前壓上去些,隻見伊爾維都開始施法,而比他慢一步的莫加西德……這時居然直接引弓搭箭!

“烈陽王子?嗬嗬,你能射中嗎?不會以為有穿甲箭就可以吧?”地精駕駛員這時嘲諷了一句。

顯然他認識莫加西德,還以為對方是嚐到穿甲箭的便宜。

不過……莫加西德隻認識瓦嚕克,不知道他是哪位。

“那你就看看好了。”莫加西德麵無表情的說道。

下一刻,一道瞄準的光束,鎖定在了地精駕駛員身上……

旋即隻見銀色的箭矢,這時竟是化作一道流光,幾乎冇有彈道的瞬間“湧”向了對方!

這地精駕駛員嘴上嘲諷,實際並無大意,何況自己還是在防禦罩後麵——不僅是魔能防罩,普通機兵本身駕駛艙外就有透明的物理防罩。

然而這銀光,卻無視這些,直接命中了地精駕駛員!

不過也不見他受到什麼衝擊,隻是表情瞬間呆滯,似乎愣住了……

與此同時,他駕駛的機兵,彷彿斷了電一樣,膝蓋一屈、兩隻機械臂也垂了下來,閃爍的地方也全部熄滅,彷彿“關機”了一樣。

而準備好施法的伊爾維都,這時一記【落雷】接上……

顯然這並不是什麼穿甲箭,甚至……蓋皮誠等人知道,那銀色箭矢還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每隔兩個時段,就會在金色長弓上,再形成一支全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