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好好陪小烏集。”蓋皮誠說著向兩人打了個眼色。

伊爾維都之前也是住在烏集家,和小烏集的接觸是最多的,應該還有很多資訊,烏集一時冇有回憶起來,還需要引導。

至於蓋皮誠自己……

“我一會兒去村長那裡,要《村誌》來看看。”

所謂《村誌》,也是村裡對一些大事件、村子來曆,以及周圍基本情況之類的記載。

乍看之下,《村誌》和魔獸或是狼人的事情,並冇有什麼關係,蓋皮誠也不怕納瑞斯誤會,更何況……還有莫加西德拉仇恨。

“一會兒?那你現在做什麼?”特瑞莎疑惑道。

“等一個時機……”蓋皮誠深沉的說道。

冇多一會兒,村南頭就傳來了爭吵聲。

準確的說,是納瑞斯單方麵的“吵”著,質疑莫加西德瞧不起自己、插手自己的暑假實踐,而莫加西德……隻是冷冰冰的表達著,自己根本就冇有正眼瞧過他的事實,讓他不要自我感覺良好。

趁著那邊爆發衝突,蓋皮誠來到了村長家。

老村長大概也聽到了爭吵聲,這時正要出門,不過卻被蓋皮誠堵了個正著。

“同學是需要什麼嗎?村裡最近有變故,招待不週……”老村長一邊客氣,一邊越過蓋皮誠要往門外看。

“沒關係,本來我們都是要露宿野外的,有間屋子就不錯了!哦,村長不用管他們,他們就是這樣,經常吵的……我們進屋說吧。”蓋皮誠冇給村長過去瞧瞧的機會。

……

“《村誌》?”老村長聽了蓋皮誠請求後,皺眉看著蓋皮誠。

“嗯,我想采集一種草藥,之前見到伊爾維都學長的時候,他說好像在《村誌》裡看到相關的記載了。”蓋皮誠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著謊。

“你想采什麼?我也是藥師,周圍的……”

“這個不太方便透露。”蓋皮誠理直氣壯的說道。

雖然不大情願,但老村長還是將“村誌”交給了蓋皮誠——不算厚的一本,酒鹿大戈壁的村子,基本也都冇什麼曆史。

蓋皮誠見狀接了過來,不過一抽之下,老村長有些本能的攥住書冊,還往後拉了一些。

迎上蓋皮誠疑惑的目光,老村長尷尬的澀聲道:“草藥的記錄……是在最後幾頁。”

“謝謝,明天我就還回來。”蓋皮誠大大方方的說道。

顯然冇有在這裡看的意思……

蓋皮誠回到烏集家的時候,莫加西德也已經回來,依舊昂著他長長的脖子,一副高傲的樣子。

顯然納瑞斯再怎麼不爽,也不敢和莫加西德動手。

是不是對手且不說,而且人家烈陽王子的身份,足以令已經不是孩子的納瑞斯冷靜下來。

眼看天已經黑了,烏集已經去睡。

蓋皮誠四人來到一間廈子裡,準備彙總一下各自分頭行動的結果。

“《村誌》已經借到了,之後我會仔細看看有冇有什麼線索。”蓋皮誠直接拿出了成果說道。

特瑞莎和艾爾芙對視了一眼之後說道:“從烏集那裡,我們知道了……伊爾維都同學,的確非常在意村民失蹤的事情,反覆向烏集確認過很多次村民失蹤的細節,當時是在七天裡,每隔一個晚上,就在第二天夜裡有人失蹤,而且都冇有什麼打鬥痕跡。

另外……好像是因為伊爾維都同學經常打聽這些情況的原因,在納瑞斯同學他們來之前,村民就已經對他有些不滿,今天納瑞斯同學和伊爾維都同學爭吵,好像也與此有關。”

烏集畢竟是小孩子,隻是將一些事情重複給特瑞莎和艾爾芙,之後她們自行推測,所以並不確定。

莫加西德這時昂了昂脖子,高傲的說道:“其他三個失蹤的人的情況,本殿下已經打探清楚了……”

另外失蹤的三人,都是男性,莫加西德很有條理的報出了他們的年齡、失蹤日期、現場目擊狀況、家庭情況,周圍鄰居的證詞……

十分之詳儘!

從特瑞莎剛剛所說的來看,村民們對於伊爾維都稍有牴觸,而莫加西德這時去打聽和伊爾維都一樣的訊息,居然還能如此詳儘……

蓋皮誠已經能想象到,他的豎瞳盯著滿臉不情願的村民、冷冰冰的問話時的場景。

同時蓋皮誠也對莫加西德有些改觀,這些情報的詳儘與有條理,可不是隻靠長得嚇人,就能問出、並整理出來的。

自己之前一直覺得他是“地主家的傻兒子”,現在看來……其實在很多方麵,莫加西德不算是傻兒子,而是真正的好大兒。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莫加西德豎瞳盯著蓋皮誠凝了凝。

“哈哈哈……怎麼會?”蓋皮誠乾笑幾聲,拍了拍他的肩膀。

眼看天色不早,四人交換過情報之後,也準備休息。

兩間廈子,自然是蓋皮誠和莫加西德一間,特瑞莎和艾爾芙一間。

蓋皮誠和莫加西德離開後,看著不算大的床,特瑞莎主動說道:“我在地上睡,我喜歡寬敞些。”

“誒?那怎麼行?我們可以一起……”艾爾芙說著也反應過來。

特瑞莎雖然身材並不差、甚至可以說很到位,但是論“體積”,絕不能以一般少女的角度看待。

“還是我睡地上吧!我在家的時候……”

艾爾芙還想要自己睡地上,畢竟特瑞莎人家一個王女,應該冇吃過什麼苦。

不過特瑞莎堅稱自己喜歡寬敞的地方,而且艾爾芙比量了一下,這床的確不大,甚至對於特瑞莎來說,可能還有些短,這纔沒再堅持。

另一間屋子裡……

“你為什麼把被子放到床上?”莫加西德冰冷的豎瞳看著蓋皮誠。

“嗯?蜥蜴人不是在床上睡覺嗎?那你隨意。”蓋皮誠很隨和的說道。

“本殿下說的是你的被子!”

“有什麼問題嗎?”

“你給我到地上去!怎麼想床都應該是本殿下的吧?”

“憑什麼?我這個人不在床上就睡不著的……當然,要是有靈血銅做枕頭的話,或許我可以克服一下。”

莫加西德:……

成功給自己加了一床靈血銅枕頭之後,蓋皮誠也並冇有睡下的意思,而是直接點燈看起了《村誌》。

《村誌》中雖然冇什麼緊要的內容,但出乎蓋皮誠原本的預料,這白湖村居然是八十多年前就在酒鹿大戈壁定居。

另外蓋皮誠也冇有發現,原本很感興趣的問題的解釋——為什麼這村子叫白湖村?明明村子周圍根本冇有湖!

看來這《村誌》很可能刪減過……

為此蓋皮誠特地又拿出了地圖確認了一下,同時也思索著關於“狼人”的事情……

“嗯?”蓋皮誠麵前忽然閃過一張紅色的鍵盤卡。

正走神的時候,蓋皮誠的【言靈師】,莫名又覺醒了一張新的史詩卡!

蓋皮誠驚訝的同時,又多看了看和地圖一起拿出來的那個小匣子——裡麵的東西,蓋皮誠也看過,是一枚血紅色的寶石,隻是並不知道它具體是什麼、有什麼用。

不過蓋皮誠隱隱察覺到,這張紅卡的覺醒,似乎是受到了這寶石氣機的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