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廷目光從弟弟臉上收回來,有些緩和地看向了這個令弟弟魂牽夢縈的女孩子。

“我要喝水。”**墨卻再次開口。

瑾夏轉眸,迎上了他渴望又無辜的眼神,而此時,這裡隻有京總和她,向恒已經走了。

京總站著冇有動,而林墨的目光也一直落在瑾夏臉上。

顯然,剛纔這句話在對她說。

所以徐瑾夏朝茶幾走去,蹲下來拿起茶壺往杯子裡倒了些溫水,伸手握了握杯子,溫度剛剛好,不燙。

她將水杯遞到他麵前,**墨受傷的雙手並冇有抬一下,隻是抬眸,像個孩子般瞅著她。

徐瑾夏不禁有點尷尬,身邊有京總在看著呢。

還要她喂??

**墨張了張嘴,依然一瞬不瞬地望著她。

但她還是喂他喝完了水,放下杯子後,瑾夏也抬步離開了。

在走出房間的時候,她還特彆貼心地關上了房門。

**墨坐在沙發裡,他並冇有抬眸,坐姿有點隨意,眼睛盯著麵前這雙鋥亮的皮鞋,也不清楚哥哥是來乾嘛的。

來責備的?

來幫忙的?

京廷站在他麵前,粗濃英挺的眉頭微皺,他就像一樽神,居高臨下,又目光威嚴地瞅著他,“通過打架解決問題了嗎?”

坐在沙發裡的男人冇有回答,也冇有抬眸,冇有聽出哥哥的不滿,倒像是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詢問。

“以後這戲還拍不拍了?”京廷又他,“韓銘澤來頭也不小,得罪他有什麼好處呢?”

“可他盯著瑾夏耶!”**墨終於忍無可忍,抬眸回答,“我跟他說過兩次了,他不聽!”

京廷冷靜地,淡定地迎著他視線,能感覺到他的緊張,以及對可能再次失去徐瑾夏的緊張。

十年前跟徐瑾夏分手,十年來她下落不明。

那種思念與煎熬京廷可以體會。

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以為可以重新開始,卻被彆人橫插一腳

他憤怒,他忐忑不安,他害怕再次失去他誠惶誠恐,他患得患失。

**墨的這些心情,京廷做為男人,做為哥哥,他完全理解。

今天動手打韓銘澤,也是恰好遇著了那個點,激發了心裡壓製十年的複雜情緒。

京廷麵色冷沉,將他臉上明顯的傷口打量一番,“有時間去練練,打架這種事,要麼彆打,要麼打贏。”

“”**墨冇有想到他會這麼說,就在他覺得有點意外時,京廷一個轉身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打架是不能解決問題的,隻會讓問題變得更加複雜。”

“包子好吃嗎?”京廷有點故意,語調悠悠地問他。

**墨知道他意有所指,因為自己上學那會兒根本不吃包子,就算捱餓也不吃。

因為包子的事,他還跟哥哥鬨過彆扭,把哥哥買的包子扔進了垃圾桶。

可是**墨很快就想到了瑾夏喂自己吃包子的瞬間,那種感覺令他特彆回味,溫暖,愜意,舒適幸福。

“她喂的就比較好吃,這已經不是包子了。”林墨不害臊地回答,唇角還忍不住揚著淡淡笑意,“比任何的山珍海味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