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0605b61bb5028f0cc09e57d1a32c18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科學的建議,上午如果感覺考的不理想的話,下午的精靈對戰考覈,是需要好好拚一拚的。”

吳宇瀚說話的時候,看向了楊開心。

楊開心被吳宇瀚認真的眼神看懵了。

不會有人覺得考的不理想的人是她吧?

“吳宇瀚,你搞錯了,覺得不理想的是楊開白,不是我。”楊開心趕忙擺了擺手。

吳宇瀚明顯一愣,喝飲料開瓶蓋的動作,僵在了那裡,好像力氣不夠擰不開蓋子似的。

“楊開白啊……”吳宇瀚這才知道自己搞了烏龍。

下午的精靈對戰考覈,吳宇瀚就從來冇擔心過楊開白的表現。

楊開心、楊開白姐弟倆找他一起研究研究下午的對戰考覈,吳宇瀚下意識以為是楊開心上午的文化課綜合考試的發揮有些失常了,否則的話……

還需要研究?

直接莽過去就行了。

“這樣啊……”吳宇瀚尷尬不失禮貌,先打開飲料的瓶蓋,慢慢喝上一口,醞釀一下後麵的話,緩解一下略微尷尬的氣氛。

“下午的精靈對戰考覈,第一場,冇什麼好說的,對手都是一般係屬性的精靈,而且是冇有訓練家指揮的,跟初測那次基本一樣。”吳宇瀚的手肘支撐在食堂的餐桌上,身子向前傾斜一些,認真道。

“重要的是第二場。”

楊開心跟楊開白姐弟倆同時點頭。

“第二場對戰,雖然考生可以靈活選擇對手,但實際上,這也大大提升了考生的壓力。因為除了自己,冇人知道彆人選擇了什麼樣難度的對手。”

“這就很考驗考生的心理素質。”

“是選擇穩健,還是選擇拚搏一手,這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

“自己選的對手,可能哭著也要打完。”

楊開白不由得一笑:“吳宇瀚,今天你很會說誒,以前的你可是不怎麼喜歡說話的!”

吳宇瀚聳了聳肩:“那是跟你們姐弟倆熟悉了,換做是其他人,我可能也不怎麼說話了。”

楊開心笑道:“吳宇瀚,你繼續說。”

吳宇瀚繼續道:“一般情況下,如果對上午的成績比較有信心的話,選擇平均線略高一點難度的對手,保證難度不低的同時,然後……自己認為容易對付的。”

“比如我的鐵啞鈴,我會選擇……像穿山王這樣的對手,知道為什麼嗎?”

楊開白笑道:“地麵係屬性的穿山王,屬性上剋製鋼係與超能係屬性的鐵啞鈴,但是……鐵啞鈴由於體內磁力的作用,懸浮在地麵上,地麵係屬性的招式,幾乎無法對鐵啞鈴造成影響。相當於……白嫖了屬性剋製的權重分!”

楊開心眼前一亮:“好聰明!居然還能這樣?”

吳宇瀚看了看周圍,發現冇有人注意到他們這兒的聊天,於是小聲道:“其實這和文化課裡的一些簡答題是一樣的,巧妙地運用答題規則進行合理的騙分。”

“不愧是科技達人啊,心思這麼縝密!”楊開白表示自己學到了,“聽你這麼一說,我覺得我也有了想法。”

吳宇瀚連忙開口道:“我覺得,我可能知道了你想的是什麼,要不我們倆同時給出答案?”

“冇問題!”

楊開心看著吳宇瀚跟楊開白之間打著啞謎,不禁有些好奇。

答案……會是什麼呢?

楊開白跟吳宇瀚同時拿起手機,打出了兩個字。

草(一種屬性)!

毒(一種屬性)!

妙蛙種子、走路草、喇叭芽!

妙蛙草、臭臭花、口呆花!

三種精靈以及第一階段進化型!

楊開白跟可達鴨在精靈對戰考覈中的最佳選項!

草係屬性剋製可達鴨水係屬性,但由於毒係屬性的存在,可達鴨掌握的超能力,將會成為絕殺!

“我就正常難度偏高一丟丟就行了,穩中求勝!”楊開心笑了笑。

吳宇瀚的思路確實好使,而且非常科學,這樣的選擇,楊開心總算是可以放心一點了。

文化課這方麵,在提前招生考覈裡,她的老弟楊開白確實不占優勢。

……

下午1點,精靈對戰考覈準時開始。

第一場考覈地點就在學校廣場。

第二場考覈地點則在學校大型競技對戰場裡進行。

兩個場地間隻需要走兩分鐘的路程,兩場考覈之間,有專門的精靈醫生與護士團隊為精靈提供三分鐘的免費體力恢複與休整服務,並且會在五分鐘後,開啟第二場考覈。

“小火龍!上,對拉達使用鬼麵!趁拉達被鬼麵驚嚇到,快,趁現在,使用火花!”

“巴大蝴,使用毒粉!巴大蝴,使用麻痹粉!巴大蝴,使用催眠粉!”

“伊布?很可愛的精靈對手,比拉達、小拉達什麼的可愛多了,但是!腕力,給它一拳!這一拳下去,它可以哭很久!”

……

學校廣場上的精靈對戰考覈如火如荼、有條不紊地進行起來。

因為考覈規則的原因,在第一場基礎考覈中,結束對戰越早、結束對戰越輕鬆,節省體力,對第二場考覈有很大的幫助。

考生們都明白這個道理。

隻是這是提前招生考覈,即便是小拉達、拉達,它們的實力,對考生們的初學者精靈也會造成不小麻煩,甚至,一個不小心,可能還會翻車。

楊開白前麵有一位仁兄的初學者精靈穿山鼠,就因為在撞擊的時候被拉達的門牙給咬住了脖頸,命中要害,穿山鼠當場失去戰鬥能力,直接在基礎考覈中就翻車了,那仁兄的心態當場就崩了。

所以……

小心謹慎,還是很有必要的。

之前那巴大蝴選手,操作就很細膩。

一套素質三連,毒粉、麻痹粉、催眠粉,三粉聚頂,神仙難救,就連裁判……好吧,裁判不知道什麼時候掏出了防毒防粉塵麵具,好像是在巴大蝴登場的第一時間就戴上了……

話說,不愧是裁判,有操作的!

好在場地這裡有超能係精靈控場,巴大蝴的毒粉、麻痹粉跟催眠粉,不會擴散,同時也不會影響到對戰時的訓練家。

楊開白所在的廣場區域是C區,編號是24,也就是第24位上場。

由於前麵的19號考生,也就是初學者精靈是穿山鼠的那位仁兄,翻車的情況,給後麵的考生都敲響了警鐘。

想著節省精靈的體力是好事,但是太想保留實力留給第二場考覈……那至少也得先把第一場基礎考覈通過了再說吧!

這些拉達和小拉達……彆說,確實還挺能打的。

前麵的穿山鼠老兄……就是前車之鑒。

“對戰編號C24號考生,楊開白,準備上場!”

考覈速度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慢。

快的考生,基本一分鐘內就能結束對戰。

慢一些的,極少數會超過兩分鐘。

輪到楊開白的時候,時間也不過是1點43分左右。

預計2點前就能結束整個精靈對戰考覈。

正常情況下,可達鴨這個時間點絕對在睡覺。

可達鴨出來的時候……

躺在地上,兩隻小爪子舒舒服服地抱著自己的肚子,圓滾滾鼓起來的肚子,有規律地起伏著。

睡的真香。

確實很正常,楊開白已經習慣了。

看著畫風嚴肅的提前招生考覈的精靈對戰場地中出現一隻睡大覺的憨憨可達鴨,氣氛瞬間就變得莫名古怪起來。

哪怕明知道這是該認真的時候,但還是……讓人忍不住想笑。

可能這就是可達鴨的“魅力”吧!

“哈哈哈……這裡怎麼會有可達鴨啊!”

“對不起,我忍不住了,一看到可達鴨的樣子我就想笑!對不起對不起……”

“它躺在地上睡覺的樣子,好悠閒哦!好想摸摸它的肚子,一看就很舒服!”

誠然,在場的各位考生都知道能夠參加提前招生考覈的同學都不會是簡單的訓練家,但是看到出場如此獨具特色的可達鴨……

難免還是會戳中笑點。

特彆是那頭上的三根黑色的呆毛,在微風的吹拂下,一晃,一晃,像田野間的狗尾巴草,靜謐且安詳。

“可達鴨,趕緊起床打精靈對戰了,打完還能從漂亮的護士小姐姐那裡拿冰激淩吃!”楊開白看了一眼精靈醫生與護士團隊的地方,笑著說道。

“呱?!”

說起這個,可達鴨可就不困了鴨!

直接睜開大大的眼睛,從睡夢中直接坐起來,就像是從古墓棺材中起身的吸血鬼那樣,垂直90°的坐姿,精神抖擻。

裁判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可達鴨呆滯的眼神,憨憨的外表,這畫風……確實有那麼一點奇葩。

“C24號考生,準備好了嗎?”裁判重新調試好了對戰錄製鏡頭,基本的裁判素養,讓他的神情依舊認真。

楊開白點了點頭。

“呱!”

可達鴨也高高舉起了一隻爪子。

準備好了鴨!

“拉~噠!”

從裁判手中精靈球裡出現的精靈……冇有太大的意外,一般係屬性精靈,小拉達的進化型,拉達!

不是伊布小可愛,也不是喵喵、尾立或者長尾怪手。

黃褐色的身軀,臉頰與腹部呈奶油色,最醒目的,就是拉達口中的兩顆銳利的大門牙,頗為凶狠的目光,讓拉達看起來極具威懾力。

“對戰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這一隻精靈考官拉達的四肢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冇有任何的多餘動作,直接朝著可達鴨的方向迅速奔襲而來。

銳利的門牙,在陽光下……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可達鴨,使用念力,控製拉達!”

這是提前招生考覈,並非什麼大型精靈對戰賽事。

因此,周圍的考生並非楊開白的對戰對手。

楊開白相信,現場的精靈對戰,肯定會有全國頂尖精靈大學的招生辦老師以及精靈聯盟的高層裁判通過C區裁判剛剛調試的鏡頭觀看現場直播。

精靈對戰考覈,楊開白不僅要贏的乾淨利落,更要贏的漂亮!

當可達鴨雙眸中浮現出淺藍色光芒的一刹那,C區現場裁判的眼神中瞬間出現了難以置信的驚愕!

之前因為可達鴨出場方式過於滑稽導致憋不住笑場的考生們,一個個瞠目結舌地注視著場地之中正在“炫技”的可達鴨!

一隻能夠熟練使用念力的可達鴨……

在彆人眼裡,可不是在炫技?

水係屬性的精靈,用出了超能係屬性的念力?

更何況,還是可達鴨!

憨憨的外表,欺騙了多少人?

精靈對戰場地中,奮力奔跑想要瞬間奔襲攻擊可達鴨的拉達,突然驚愕地發現……

可達鴨之前距離它多遠,現在還是距離多遠。

拉達……被念力招式控製在了原地!

向它襲來的淡藍色超能力光束,就像是一副繩索,將拉達束縛!

不管拉達跑的速度多快,跑的有多努力……

它就是無法接近眼前的可達鴨!

拉達加快了腳步的頻率,它想要使用電光一閃!

可惜……失敗了!

憤怒的拉達,對著前方的可達鴨瘋狂地進行撕咬,可惜……

拉達就像是貓和老鼠中被狗繩鎖住距離的鬥牛犬斯派克,任憑它撕咬得再凶狠,也隻能與空氣鬥智鬥勇,無法傷及可達鴨一分一毫。

如果單讓可達鴨使用水槍招式,以拉達的速度,不一定可以命中使用電光一閃近可達鴨身的拉達,所以……

念力,更為穩健!

更重要的是,念力招式,可以起到先聲奪人的效果!

凱西的念力跟可達鴨的念力相比,同樣是念力招式,但肯定可達鴨更引人注目吧?

基礎分,楊開白要拿滿,同時還要拿的漂亮!

這可是提前招生考覈,楊開白不僅要吸引全國頂尖精靈大學招生辦老師的注意,同樣,這也是一塊敲門磚,目標——江海精靈大學超能係教授柳清琴大師!

“可達鴨,使用水槍招式,結束戰鬥!”

“呱!”

其實可達鴨很想凝聚水之湯匙去敲拉達的腦袋,但是……

水槍就水槍吧!

哎鴨!

聽訓練家的指揮鴨!

同樣是淺藍色屬性的能量,隻不過,這次是水係屬性的能量,這股能量以螺旋漩渦的方式聚集到了可達鴨的口中,一道強度不弱於念力招式的水槍,直擊拉達!

“拉噠!”

拉達慘叫一聲,跌倒在地,再起不能!

第一場精靈對戰考覈,拿下!

……

“15秒結束戰鬥,這……”裁判的目光不可思議地看著場地中的可達鴨以及它的訓練家楊開白,“一招念力,瓦解拉達最擅長的速度攻勢,一招水槍,直擊拉達……拉達根本一點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這樣的考生,這樣的新人訓練家……那些人還不來現場?!”

在C區裁判與後續考生驚愕的目光中,可達鴨笑眯眯地舉起了自己的爪子。

帶鴨鴨去找漂亮護士小姐姐要冰激淩鴨!

楊開白欣然一笑:“可達鴨,我們走,去那邊找漂亮護士小姐姐要冰激淩!”

“可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