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729f71dc1fdeefb592fa8b1d15751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怎麼不正常了?”柳嬸子慢悠悠的道:“這地球上,本來曾經就是這副模樣,現在隻不過是回到了過去。”

“柳嬸子,我知道,曾經地球上萬族林立,據說那會兒人類都隻是墊底的存在,被彆的種族欺負甚至當做食物。”陳陽哭笑不得的道:“可是,如今畢竟是來到了現代化科技時代,忽然間又變成這樣……真的好嗎?”

“好不好的我不知道,但靈氣復甦本就是自然規律。”柳嬸子淡淡的道:“就像是冬天來了,大地冰凍,草木凋零,一切都很荒蕪。可當春天來的時候,大地復甦,萬物生長,鳥語花香。”

陳陽歎了口氣,道:“那如此一來,人類如何和這些覺醒的萬族共存呢?”

“我哪知道,這是你們和他們之間的事情。”柳嬸子一臉無所謂的道,而且,她是用了你們和他們,這表明……柳嬸子自身並不屬於這兩者的行列。

陳陽搖搖頭:“趕儘殺絕這顯然不太可能,可是,畢竟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相處起來肯定會有很多麻煩事。這些異族的個體實力很強,可現如今人類的科技力量也不弱,真打起來隻能是個兩敗俱傷,萬一有核戰爭爆發,那地球都得玩完……唉,這復甦也是很讓人無語,毫無征兆,甚至也不知道誰會覺醒,誰會變異……”

“為什麼要趕儘殺絕……弄不好,這些未來還是你們人類的盟友呢。”柳嬸子道。

陳陽一愣,十分不解的道:“盟友?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們將會有共同的敵人?”

“那不然呢?你以為,當初靈氣枯竭是怎麼回事?還不是因為,有幾個種族強大之後,想要挑釁神明。結果,就被神明的看門人,把他們給滅了。但那些種族,當年能夠稱霸這個世界,實力自然是極強的,滅不絕的,說不定現在就在某處重生了。”柳嬸子說到這,似笑非笑的看了陳陽一眼。

陳陽心中一個咯噔,神明的看門人?

他連忙問道:“柳嬸子,你說的該不會是我爺爺那個老不死的吧?”

“除了他,還能是誰?”柳嬸子道:“天機府在地球上,本來就是專門乾這個的。”

陳陽心頭卻是沉重了起來,感覺自己似乎接近了某一樁天大的隱秘。

“柳嬸子,你說的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嗎?”陳陽臉色凝重,問道:“我爺爺,就是神明的代言人?”

“是啊,隻不過……現在也不知道那些神明還在不在呢,嘻嘻。”柳嬸子笑道。

陳陽更加莫名其妙了,神明不在了?這什麼意思,能夠指派一個代言人就掌控整個地球的神明,難道如今是死了麼?

不,柳嬸子用的是那些,這意味著神明不止一個人,甚至可能是一個族群。總不能,整個族群都死絕了吧……

那麼強大的存在,怎麼會忽然死掉?

“萬年前,你爺爺就發現不對勁了,再也無法接收到神旨。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處理這個地球,隻能是任其自然發展。不過,偶爾他也會跑出來,在人間玩玩。”柳嬸子說到這,忽然似乎是有些不耐煩了,摸了摸肚子:“好了,吃飽了,你去把碗筷給洗了吧。來,這小姑娘陪我去山上走走。”

白紅柳有些錯愕的站起身來,她這會的樣子怎麼看怎麼懵逼,原因是陳陽和柳嬸子二人剛剛談論的事情,實在是讓她的世界觀有些崩潰。

神明?神明的代言人,還是陳陽的爺爺?地球上曾經萬族林立,更有想要稱霸這個世界,和神明對抗的強大存在,而且,很可能如今就要出現了?

還冇想明白這些呢,柳嬸子忽然邀請她出去走走,白紅柳頓時張皇失措,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

陳陽當然知道柳嬸子不會把白紅柳怎麼樣,估摸著是有女人間的悄悄話講,便笑道:“去吧,讓柳嬸子帶著你在我老家逛一逛,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世外桃源!”

隨後,他就去收拾碗筷了,洗刷完畢,有些無聊,還是讓那棗樹精給他弄了一盤棗,洗乾淨坐在那慢悠悠的吃著。

“喂,你是怎麼覺醒的,又是怎麼到這裡來的?”陳陽問道。

隨後,他似乎看見整個棗樹都抖了一下,隨後那個怯生生的聲音道:“啊……我也不知道啊,那天,主人走到我旁邊,摘了一顆棗吃了,說了一聲很甜,帶回去,然後……我就明白了許多事情。就跟著主人回來了。”

“……”陳陽有些無語,道:“你彆告訴我,你是跟著柳嬸子走回來的?”

“是啊,我也有腳的!”樹精說著一晃,陳陽眼前的棗樹就消失了,一個看起來才十來歲的小女孩就站在自己的麵前,還紮了兩個沖天辮。看起來怪可愛的。

“噗……”陳陽一下子就把嘴裡的棗噴了出去,是一棵樹的時候他還冇啥感覺,可忽然變成個小女孩,自己還怎麼吃得下去這些棗?

“呃,你好你好……你叫什麼名字?”陳陽來了興致,拍了拍旁邊的椅子:“來來來,過來坐。”

女孩看陳陽似乎很好說話,倒也是放鬆下來,冇有那麼拘謹羞赧。坐下之後,隨手拿了顆棗就吃了起來,看錶情還挺滿意的。

陳陽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臥去,那是你自己結的果子啊……

“我冇名字啊,主人都叫我小丫頭。”小女孩邊吃邊說,看起來果然是個小孩子心性,比較喜歡吃零嘴……儘管這零嘴來的方式有些奇葩。

“冇名字怎麼行,來來來,我給你起一個。嗯……紅棗怎麼樣?呃,太普通了,那冬棗呢,也不太行……你等等,我百度一下……”

正說著呢,院門開了,柳嬸子和白紅柳走了進來。

陳陽瞥了一眼過去,頓時整個人都驚呆了。此時的白紅柳,身上的氣息完全和之前不一樣了,倒不是說變了個人,而是變得太強大了!

她剛剛還隻是一個大周天境界,現在,卻已經有了築基期的實力!

而且,這並非是那種臨時拔高的修為,陳陽甚至感覺到,白紅柳的根基比自己都更加的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