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被劉菲菲的尖叫吵的頭隱隱作痛,連忙敷衍幾句,中止通話。

她仰頭靠到枕頭上,閉上眼睛,耳朵裡聽著平板上傳來的趙小景的聲音。

也許是因為聲音足夠悅耳,他是原聲,冇有配音。

聽著他與小青梅說笑的聲音,雲黛心裡有種莫名的感覺。

是一種既陌生,又隱隱熟悉的感覺。

雲黛睜開眼,注視螢幕上的少年。

他換了一身裝束,月牙白衫,足蹬軟緞鞋,長髮放了起來。與先前颯爽英姿的美少年相比,多了幾分飄逸風流的書卷氣。

他在寫字。

扮演小青梅的少女趴在他的案幾旁,一臉崇拜的看著他。

“寧哥哥,你寫的字真好看。”少女捧著腮,天真無邪的說。

這個少女時期的演員找的也很好,大眼睛裡滿是靈氣,歪頭笑的時候,也全都是可愛無邪,並冇有絲毫做作的感覺。

而重點是少年。

如今年輕的演員能寫一手好毛筆字的,屈指可數,一碰到需要寫字的場景,就得找手替。

拍出來的效果,要麼隻能看見上半身,要麼隻能看見手和紙筆,怎麼看都覺得假。

而趙元璟這場戲,拍的是全身!

他端坐在案幾前,右手執筆,在宣紙上行雲流水般的寫下一首詩。

少女的崇拜似乎並非演出來的,而是對他能夠寫出這麼一幅字表達的驚歎。

雲黛一翻熱搜,果不其然,“趙小景寫字”這五個字,也上了熱搜,引發一陣轉發熱潮。

一些書法愛好者轉發他寫字的片段,冇多久,一些國內知名的書畫家也紛紛下場,轉發評價,給予這幅字極高的評價。

不過,與此同時,也有一部分質疑的聲音響起。

他們覺得小男演員才十幾歲,怎麼可能寫得出這麼好的字?

於是,各種分析視頻應運而出。

有人懷疑是剪輯造假,有人懷疑宣紙下麵鋪了描紅,男演員是照著描紅上的字畫下來的。

劇組當場就不乾了,立即釋出出來一些花絮。

花絮裡,不少人圍著趙元璟,看他寫字,連導演都慨歎連連,覺得自己挖到了一個寶,還詢問能不能簽他做下一部戲男主。

花絮一出,黑子們瞬間閉嘴。

不管黑的還是粉的,總之,趙元璟是徹底火了。

他的粉絲數從七八十萬,瞬間超過了五百萬,還在以高速不停飆升。

“這可是厲害了。”

雲黛一口氣看了四集。

在預告裡的第五集,也就是男主少年期下線的哪一集裡,少年被敵軍捉住拷打,受儘虐待。

看著他渾身血淋漓的被吊著,彈幕上都大呼不敢看下一集。

雲黛看的激動,拿起手機,找到趙元璟的微信,很自然的按下一行字:“你那場捱打的戲,那鞭子是真打還假打啊?”

字打完,準備點發送的瞬間,她的目光瞄到上一次聊天的時間,不由得頓住。

上一次,還是她出車禍的那天早上,他發資訊跟她問早安的時候。

算起來,已經是很久之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