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繚子》這本書,唐清安在金陵看過。

本來以為是《漢書》裡講“兵形勢”中的尉繚三十一篇,粗略看了兩眼,卻發現了不同。

這本書並冇有講“兵形勢”,反而在戰略戰術上有獨到的思想,正欲繼續看下去,書局的夥計上前。

唐清安在薛府做事,明白規矩,給了錢把這本書買下。

等回到後街,正是中午時分,街上人不多,先前那小女孩還在,獨自坐在門前的墩子上。

小女孩長得很可愛。

讓他想起了薛寶釵,小時候他帶過薛家兄妹出去玩,那時候薛寶釵才三四歲。

不同於薛寶釵的文靜,眼前的小女孩風流靈巧,頗有一股空穀幽蘭,水霧之韻。

小女孩獨自在外可不安全,拍花子不少。

“你是誰家的孩子?”

小女孩嚇了一跳,抬頭髮現眼前陌生的年輕人,眼神中露出迷茫之色。

“我……我……”

小女孩低下頭不說話。

好清脆的聲音,好出彩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一般。

“你媽媽呢?快回到你媽媽那裡去,小女孩不要單獨在門外玩,小心被柺子拐了去。”

見小女孩冇有反應,唐清安搖了搖頭打算離開。

“我娘早就死了。”

小女孩突然抬起頭,露出一雙杏眼明仁,仿若星眸。

“那你父親呢?”

“我冇見過父親。”

眼眶漸漸紅了起來,漫成了水線,彙成水珠滴下。

“真可憐。”

“誰在外麵?”

門裡走出來一個婦人,打量著唐清安,一臉警惕道,“你是誰?和我們家姑娘說什麼話?”

“我是烏進孝的外甥唐清安,寧國府那邊的。”唐清安指了指前麵。又解釋道,“我看小女孩一個人在這裡哭,勸她回家裡去。”

少婦不再多言,拉著小女孩進了屋。

討了個冇趣,唐清安轉身離開。

過了幾日,天氣越來越冷,回遼東路途遙遠,再晚恐怕大雪封路,因此烏進孝去見老爺請辭。

賈珍臉色正不愉。

組織世家子弟較射,可惜竟然冇人吃得苦,才月餘就各找藉口不來了。

歎了口氣,回房盥漱畢,換了靴帽,較射之事如今無法繼續維持了,不過賈珍並冇有放棄,尋思還得找個機會繼續組織起來。

命人找來兒子賈蓉,跟他安排事。

“你去問問你璉二嬸子,正月裡請吃年酒的日子擬了冇有。若擬定了,叫書房裡明白開了單子來,咱們再請時就不能重犯了。

舊年不留心重了幾家,不說咱們不留神,到像兩宅商議定了送虛情怕費事一樣。”

賈蓉忙答應了過去。

一時,拿了請人吃年酒的日期單子來了。賈珍看了,命交與賴升去看了,請人彆重這上頭日子。

因在廳上看著小廝們抬圍屏,擦抹幾案金銀供器。

隻見小廝進來,說道:“黑山村的烏莊頭來了。”

“這老砍頭今兒又來。”雖然如此說,賈珍還是讓人帶他進來。

烏進孝進府的路上,得到下人透露,今日老爺心情不好。

和榮國府那邊不同,長房老爺不管事,張口閉口就是銀子,二房老爺則整日冷著臉,冇人敢親近。

寧國府老爺對他們下人還是不錯的。

榮國府在關外的莊子,每年春秋兩季收發賣的時候,榮國府都會派管家周瑞去監督。

寧國府則不會。

為了這份體麵,烏家一直對寧國府都十分忠誠。

“你這老貨這幾日來的勤,又為了你那外甥的事情?”賈珍雖然因為世家子弟的事情生氣,卻並冇有給烏進孝臉色看。

烏進孝苦著老臉,一臉的委屈,隻在院內磕頭請安。

“今日是來跟老爺辭行的,路上怕大雪封路,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想要再見老爺就要等到明年。”

賈珍命賈蓉拉他起來,看到烏進孝頭髮發白,想到父親當年權勢滔天,此人為了賈府的事,在遼東忙前忙後,到底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你外甥叫什麼?”

“唐清安。”

“遼東凶險,你難道不知道?那幾處莊子還是你經手賣出去的,這番捨出老臉為你侄子謀遼東的軍職,我都不知道你安得什麼心。”

烏進孝陪著笑,向賈珍解釋。

“我那外甥在薛家長大,從小熟讀兵書,又好算數。遼東軍戶最多,我也是算是見多識廣,不是老漢在爺跟前自誇,真的是才能出眾,跟著老漢在田裡刨活確實可惜。”

賈蓉等人聽到好笑,哪有這般誇自家晚輩的,到底是莊稼人,有些意思。

烏進孝見眾人不信,把外甥行李裡的兵書都背了一遍,還有些記不起名字的,急的麵紅耳赤。

“行了,光看兵書有什麼用,既然你這麼費心,把你外甥叫來,我當麵考較一番,真要是人才,我親自出麵推薦給王家。”

烏進孝好奇。

“咱們家的人,為何推薦給王家,當年王家還靠著咱們家呢?有老爺和榮國府那邊,豈用麻煩王家?”

賈珍臉上泛起無奈的笑容,升起一股心酸,烏進孝說的都是老黃曆了,向賈蓉等人道,“你們聽,他這話可笑不可笑?”

賈蓉出麵解釋,“你們山坳海沿子上的人,那裡知道這道理。娘娘如何能插手朝政!”

至於賈府早就冇有實權的事情,賈蓉不想過多解釋,這其中原委乾係太大,四大家族同氣連枝,賈府不少勢力已暗中過渡給王家。

賈珍笑道:“所以他們莊家老實人,外明不知裡暗的事。不知府裡其實黃柏木作磬槌子──外頭體麵裡頭苦。”

烏進孝如何會不知道,如今不是老太爺當家的時代,不過藉此表忠心罷了。

見老爺冇有話說,烏進孝出了府,連忙去找唐清安。

唐清安在寧國府冇有差事,整日無所事事,院子裡又都是莊子裡的人,在後街透氣,連日來左右都認得了他。

“你怎麼什麼都冇有呢?你眼睛這麼迷人,是遺傳誰的?”

小女孩要被姑舅哥哥發賣,整日裡哭泣。

唐清安天天經過這裡,哄小孩子他還是有一套的,那薛家公子人前人後叫他哥,雖然如今大了態度有所轉變。

還有那薛家的小姐,當年可喜歡纏著他講故事了,隻是後來因為要避嫌,纔再也冇有見過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