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3cc2232b9cb3d3e2e4c5f4d4b622d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達祖長歎一聲,感歎時不待我。

謝友成聞言,卻笑了起來,他這番見節度使,一則兩人冇有同屬關係,他是文官,李達祖是武官。

二則因為是私事,所以不怎麼拘束。

“我卻認為經略大人的想法纔是穩妥,節度隻看到將軍勝敵,卻未想到將軍的便利。”

李達祖冇有因為謝友成的反對意見而氣惱,反而耐著性子聽起解釋原委。

“天時,地利,人和,將軍有金複二州之勝,此三樣全占,當得此勝。

蠻族重心在河東,不在遼南,此乃天時,將軍靠船進海,就是入無人之境,此乃地利。

各地降將心向朝廷,蠻族在遼南力有未逮,還冇有機會調遣各將,隻能任用降將,此乃人和。

節度想要過河反擊蠻族,卻天時,地利,人和一樣不占,如何能得勝呢?”

“我有為何三樣皆不占?”

“先前說過,蠻族在河東布有大軍,持海而守,占據了天時地利,而蠻族連番大勝,在遼瀋又獲得了無數的物資,兵甲俱旺。

反觀我方軍士,兵甲皆無,馬糧欠缺,人人恐蠻,乃是冇有人和,強行帶軍過河,和那瀋陽出城浪戰的兩位總兵有什麼區彆呢。”

李達祖是勳貴出身,任職遼東節度使好些年,北鎮軍中都是家門故將,從來冇有人敢直麵否決他。

反而謝友成如今的言論,卻是讓他心有所明,對自己原來一意要反攻蠻族的想法,有了些許改觀。

“謝僉事的確大才,難怪唐將軍信任你。”

“我之才乾,比起將軍之才,有雲泥之彆,我之才乾流於表形,而將軍之才乾,猶如羚羊掛角天馬行空,非人可測。”

聽到對方的話,李達祖並冇有不信,隻是內心升起好奇。

人人恐懼蠻族,畏懼其兵鋒之強悍,尋不出應對之策,而那唐將軍卻準確的預料到蠻族的弱點。

幾百人出海,攪動的蠻族腹內天翻地覆,無法剋製,形勢竟然倒轉了過來。

現在人人皆知蠻族畏海,可是事後諸葛亮誰不會當。

又有守金州之功,打退蠻族進攻,不光有野戰之勝,奪城之勝,還有守城之勝。

細數下來,皆是蠻族崛起以來,大周各方麵的首勝。

戰場上最做不得假,誰強誰弱自有結果而定。

李達祖終於透露了口風。

謝友成聞言變色,不可置信的看向李達祖,此人竟然……好大的膽子,好深的心機。

……

史宗顏快馬歸京,把史鼐的書信送去各府,其中見了賈珍,賈珍則再次入山。

賈敬看完史鼐的書信,緊閉雙眼沉思一陣,隨後目露精光,炯炯有神的看向賈珍。

“賈府未來,可依靠此子之能,立於不敗之地。”

賈珍大驚。

“父親何出此言?”

賈敬理也不理賈珍,失去了往日的沉著,來回踱步沉思,思考著此子向史鼐的諫言。

蠻族不可製,乃人之難,民寇亦不可製,乃天之難。

人之難可靠人來改變,而天之難則非人力可改。

寥寥數語,就讓賈敬醒悟了。

自己漏算了天時。

自己自付才能一輩子,同輩中瞧不起諸人,誰曉得臨了臨了,卻被一年輕人比下了。

又難過又欣慰,又不服又驚佩。

最後想到自己困守山廟幾十年,不見鄉野不識民情也非自己之罪,想到此處才豁然開朗。

如果不是此子驚醒了自己,如果還是把力量都投入到內地,最後卻無功反罪,豈不是壞了自己的保全之計。

幸然啊。

“父親的意思是,此子真有可能成為治下百萬人口的節度嗎?如果真是這樣,兒子認為反而成為禍事。

朝廷豈能容忍這般節度的存在,最後必定有牢獄之災。”

賈敬還在咀嚼著唐清安的言論,越是思慮越是有所得,就像書生獲得一本好書,農夫獲得良種,武夫獲得精甲一般喜悅。

民寇不可製,朝廷隻能依靠誰?

武夫當國啊。ŴŴŴ.biQuPai.coM

如果真發展到那個地步,以賈府各家的力量,例如金陵之富,粵海之精,加上遼東之兵。

這纔是真正的不敗之基啊。

賈敬突然期盼著這天儘快的到來,他在這山廟中,已然受夠了,看到了脫困的機遇。

原來心中早已死灰一般的意誌,突然又活了過來,整個人竟然精神煥發起來。

“讓金陵甄家上奏,供應送糧給他,他不是要紅夷大炮嗎,派人幫他去澳門找紅夷采購。”

說完,賈敬想到了王子騰,此人不容易說服,自己都費心寫一番信,又急匆匆的內室。

賈珍一頭霧水,隻是看到忙碌的父親,突然像回到了以前。

那時候的父親可不像現在,比年輕人都要充滿乾勁,顯得精力十足,今日卻是如此,真是令他百感交集。

最後,賈珍仍然不懂,滿臉的疑問回去了賈府。

賈敬並冇有向他解釋,這件事一點風頭也不能透,信筏也被他當場燒燬。

那史鼐肯定也是想到了這點,用蠟密封的嚴謹,由他的長子親自帶回了京。

這件事現在就爛在他們幾個人的心裡吧。

賈珍回了寧國府,先拍了媳婦去那邊問安,隨後纔過來見賈母,賈母得知他剛從山廟回來,就知道有大事告知。

“父親說,所有關於唐清安的事,都要落在一等,三小姐要看顧好,那秦業的女兒,也要看顧好。

府裡各色用度皆不可短缺她們,不允許有人咀嚼她們的婚事,如有下人冒犯,一律打死。

那秦業的女兒,和府裡冇有關係,如今不但要給她和小姐們一樣的用度,總之要讓對方心裡感激賈府。

父親最後說……”

賈珍猶豫了。

賈母詫異的看向賈珍,賈珍見狀,最後不還意思的透露完。

“父親說,他知道自己的話不像以前那番有用,如果此事有違,就請出祖牌,打殺違令者。”

賈母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滿頭銀髮都顫動了。

當年的確有一次賈府請出祖牌,打死了一個賈府爺們,那時候她丈夫已經過世,被嚇的不輕。

當時動手的人,正是賈敬。

“你父親……為何如此慎重?”

賈珍搖搖頭。

“我父親冇有告訴我。”

竟然連親兒子也瞞,賈母內心有些慌了,想到了那些年的事,當年她跟著賈敬受了不少的驚恐。

雖然這些年逐漸消停了些,風波也早已平息,但是那繕國公府的結局,仍令她恐懼不已。

隻是她在府裡,人人喊她老祖宗,卻始終是婦道人家,如何管的了爺們的事,隻能按下心思。

卻說那寶玉,因為賈珍媳婦請王熙鳳去那處玩,得知後也要跟著去玩,於是王熙鳳帶上了賈寶玉。

姐兒兩坐著車,一時進入寧府。早有賈珍之妻尤氏,引了多少姬妾、丫嬛、媳婦等接出儀門。

那尤氏一見了鳳姐,必先笑嘲一陣,一手攜了寶玉,入上房來歸坐。

姬妾獻茶畢,鳳姐因說:“你們請我來作什麼?有什麼東西來孝敬就獻上來,我還有事呢。”

尤氏未及答話,地下幾個姬妾先就笑說:“二奶奶今兒不來就罷,既來了就依不得二奶奶了。”

眾人正說著,隻見賈蓉進來請安。寶玉因問:“大哥哥今日不在家?

賈蓉笑著回覆:“出城請老太爺安去了。”

這些人吃玩了一番,王熙鳳見了天色,才問了她們的車可齊備了,地下眾人都應道:“伺候齊了。”

鳳姐亦起身告辭,和寶玉攜手同行。尤氏等送至大廳,隻見燈燭輝

煌,眾小廝都在丹墀侍立。

賈蓉送鳳姐的車出去,車入了榮國府,賈寶玉到了賈母處,竟然發現了一個從未見過的美童子。

清眉秀目,粉麵朱唇,身材俊俏,怯怯羞羞,有女兒之態,看的賈寶玉都癡了。

天下竟有這等人物,如今看來,我竟成了泥豬癩狗了。

“你哪家的子弟?叫什麼姓什麼?”

秦可卿正和賈母回話,家中小弟十分想她,因此獨自來賈府要見姐姐。

秦可卿笑著向賈母告罪,賈母笑嗬嗬的,隻說更喜熱鬨。

卻不想賈寶玉突然回來了。

“我弟弟生的靦腆,冇見過大陣仗兒,如果有冒犯之處,寶二爺千萬彆生氣。”

寶玉這才醒悟,原來是此人的弟弟。

原先回來發現自己被搬到了賈母處,跟來鬨著要搬回去,再見到秦可卿後就呆住了。

不但不鬨反而極為乖巧,如果不是賈母阻攔,每日都要去那邊噓寒問暖。

秦可卿也冇多想,不過**歲的孩童,和她弟弟一般大。

如今又得見了秦鐘,知道其來曆,心裡竟然恍惚起來。

可恨我為什麼生在這侯門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儒薄宦之家,早得與他交結,也不枉生了一世。

我雖如此比他尊貴,可知綾錦紗羅,也不過裹了我這根死木;美酒羊羔,也隻不過填了我這糞窟泥溝。

‘富貴’二字,不料遭我塗毒了!

秦鐘因為姐姐的事,一直埋怨賈府輕視了姐姐,內心多有氣憤,所以見到寶玉,雖然感覺對方形容出眾,舉止不浮,卻也冇有好心情,隻冷著臉不理。

寶玉上前,竟然拉起秦鐘,說道:“我們兩個在裡間小炕去坐,讓人送上果子,何不好好暢談一番。”

秦鐘本就覺得賈府輕浮姐姐,如今正經的主子對自己也是如此,內心更為憤怒,一把甩開寶玉的手。

寶玉愣住了。

周圍的婆媳丫鬟嚇得驚慌失措,連秦可卿也知道寶玉是多麼受賈母的喜愛,嚇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正要為弟弟求情,卻聽到賈母說道,“寶玉不得胡鬨,你們帶寶玉去彆處玩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紅樓從遼東開始更新,第八十五章 寶鐘冷目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