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清安和劉承敏,因為是外男,被告誡不能隨意走動,在船上困了月餘。

終於到了順天府涿郡。

碼頭上,賈府早就派了轎子來接,一行人先接走了林府小姐。

周瑞叫住唐清安,打量了這名後生一眼。“你舅舅每年這個時候都在京城,可以跟我一起入京,免得錯過了。”

唐清安連忙道謝。

船上不光有林府小姐的行李,還有林如海送給賈府的禮物,以及年關輸送朝廷大員的銀子珍寶。

有賈府的便利,托賈府的人一起入京,隨行的還有林府的管家和幕僚。

整整二十餘車的貨物,在運河終點的碼頭上,動靜鬨得不算小了。

進了神京。

其街市之繁華,人煙之阜盛,自與金陵不同,雖然不如金陵的奢靡,卻自有一股巍峨氣派。

又行半日,忽見街北蹲著兩個大石獅子,三間獸頭大門,門前列坐著十來個華冠麗服之人。

正門卻不開,隻有東西兩角門有人出入。正門之上有一匾,匾上大書“敕造寧國府”五個大字。

到了此處,周瑞使人領著唐清安去偏巷找烏進孝一夥人。

唐清安還好,雖然覺得賈府果然氣派,畢竟穿越前見過世麵。劉承敏就不堪了,兩腿直哆嗦。

“你還想要窩在鄉裡做個小地主嗎?現在知道外麵的世界有多大了吧。”

前麵帶路的下人,聽到唐清安的話笑出了聲,劉承敏則低著頭不說話,怕犯了規矩。

寧國府和榮國府大門前的寧榮街長達三百步,劉承敏從來冇見過這麼大的府邸。

等出了西街門往北望去,院牆竟然看不到儘頭,直到走了兩裡地纔到後街。

後街的情景又不同了,有門前歇著些生意擔子,也有賣吃的,也有賣玩耍物件的,鬧鬨哄三二十個孩子在那裡玩鬨。

下人來到一處院子敲門喊人,走出來幾個老實巴交的老漢,告知烏爺去了府裡。

“這是你們烏爺的外甥,交給你們了。”

幾個老漢連忙請了唐清安兩人進去,端茶倒水一點不敢怠慢。

烏進孝把租子交給了寧國府,見了老爺說了話,把外甥的事情也求了情。

這幾日忙著和府裡的管事們攀交情,聽到有人說他的侄子竟然來京了,連忙與眾人告辭。

回到落腳處,莊子裡的人都七嘴八舌的說他外甥長得人高馬大,讀書認字肯定有出息。

裡麵走出來兩個人,還冇等他看清楚,其中一人就走到他身前跪下磕頭。

烏進孝明白,這就是他的外甥了,上前扶起來。

劍眉大眼,鼻直口闊,滿臉英氣,整個人不卑不亢,真正是一表人才。

活生生是自己妹夫年輕時候的翻版,錯不了了。當年自己老爹和妹妹,就是被這表象所迷惑。

“舅舅,外甥終於見到你了,母親生前經常提起你,說她小時候喜歡吃冰糖葫蘆,都是舅舅跟她買的。”

烏進孝五十歲的人了,本來已經看淡了人情世故,聽到侄子提起往事,想起了妹妹,傷感湧上心頭。

眼圈通紅,又拍了拍唐清安的肩膀。

“有舅舅在,放心跟我去遼東,短不了你的好日子。”

“伯父。”

“這位是?”烏進孝好奇的看著陌生的後生,竟然比自家外甥個頭還要高。

“這是我結拜兄弟劉承敏,和我一同長大,他家為他請了武師,從小練得一身好武藝。”

“好好。”

烏進孝滿意的點點頭。

幾人見了麵,烏進孝安頓了唐清安兩人,告知已經求了寧國府老爺,老爺這幾日忙著較射勳貴弟子。

如果老爺有空的話,會見他們,如果冇空,就直接跟自己回遼東。

唐清安點點頭。

寧國府賈珍並不簡單。

其父賈敬,賈府族長,世襲寧國公,乙卯科進士,才乾出眾,風頭無兩。

因為牽扯皇儲風波,受到義忠親王牽連,對外宣稱修道,放棄爵位功名,從此自囚於玄真觀。

賈珍襲爵,降品襲三品爵威烈將軍,掛了個虛職。

曆來皇權的爭奪最為血腥,也就是賈府才能扛得住這種失誤,當年多少人頭落地。

賈敬雖然失去了權勢,卻是全身而退,還保留了門楣,可見當初賈府的威望。

北靜郡王。

唐清安想到了此人,賈府啊賈府,又一次的失敗,就算如此,最後的結局仍然從抄家中恢複。

遍觀曆史,也就是賈府能做到,兩次皇權的爭奪中站錯隊伍,卻都脫身而出。

自己背靠這麼粗的大腿,又有毛文龍的經曆可以借鑒,實在想不到自己怎麼可能失敗。

一夜無話。

金陵是南方的經濟中心,那麼神京則是大周全國的樞紐。

唐清安早上起來,和舅舅吃完飯,準備去京城的書局逛逛,看有冇有金陵冇有的兵書。

“你身上可有錢?”

侄子能文能武,來了繁華的京城也冇有迷了眼,第一件事就是想看兵書。

烏進孝對這個初見麵的外甥非常滿意,難怪連薛府大爺都喜愛他。

“興叔送了我二十兩銀子,薛府送了我一百兩銀子,坐著賈府的船,路上也冇什麼開銷。”

既然如此,烏進孝冇有繼續過問。

雖然有老爺的書信,賈府的臉麵,等回了遼東,在地方上還是要使銀子的,烏進孝估摸著至少三四百兩銀子。

這筆銀子烏進孝已經打算自己替外甥出了,不過此事不急,不需要提出來,等回來遼東再說。

出了院子,劉承敏在練武打造力氣,遼東來的莊稼漢們蹲在牆角,看著稀奇侃大山。

“安哥兒。”

“安哥兒。”

莊稼漢們見到唐清安出來,紛紛打招呼,露出笑臉。

問了劉承敏要不要一起去,劉承敏搖了搖頭。

唐清安獨自出門。

寧榮兩府的管家,有頭臉的人物都住在這片,對麵是一條河,引入的外河之水。

人來人往不像榮寧街那般寂靜,算的上比較繁華。

“嗚嗚嗚。”

有個小女孩,站在門前外抹著眼淚,身旁有個老嬤在不停數落,邊罵邊打。

老嬤身前的少婦,頗有幾分姿色,角落還有個漢子。

“你去那府裡,不比在你姑舅哥家強?你姑舅哥哥一個廚子,以後能幫你找什麼好人家?”

小女孩委屈的看了眼漢子,漢子沉著臉冇有說話。

唐清安經過,逛了一兩個時辰纔來到書局,在裡麵找了一圈,除了孫子兵法這類,並冇有什麼稀有的。

又去了兩家書局,發現一本兵書,少年時在金陵已經讀過的《尉繚子》,因為書本厚度不同,好奇的撿起來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