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68f7d672c264cfc692261a447513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赫圖阿拉城。

自撫順之役,八旗軍獲得戰馬九千匹,甲七千副,兵仗器械不可計術。

曆時一週,八旗軍從撫順,東洲,馬根丹,八旗騎兵橫排百裡,梳掠小堡,莊屯五百餘處,虜獲人畜三十餘萬。

這幾年下來,和大周薩爾滸之戰,攻打草原不服部落,奪瀋陽,下遼陽,降十幾衛城……蠻族的實力已經滾雪球一般壯大。

金複二州失陷,這還是蠻族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的失利。

耿炳遠伏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不知道大汗為如何處理他。殿內,諸蠻固山額真,梅勒額真等神色憤怒。

李永芳在人群身後,臉色看不出情緒,緊閉嘴巴一言不發。

耿炳遠是自己推薦的,不知道大汗會不會遷怒自己。

“金複二州兵丁近萬,如何就輕易被周軍奪去?他們來了多少人馬?全部渡海而來嗎?”

年近六十的老奴,戎馬一生,自有一股威嚴。人們都評價他善戰,堅韌不拔,不貪戀女色雲雲。

“周軍纔不到萬人,前番奴才之失,輕易涉海以致於戰敗,但大軍還在卻是不憂。

萬想不到軍中人心反叛,早已和那周兵聯絡複叛,奴才見狀,趁機不備才逃了回來。

請大汗責罰,我這番犯了大錯了。”

所有的蠻將和漢將都看著老奴,不知道會如何發落他,費英東一眾人也等著大汗的命令。

老奴突然開口:“我這番的確要罰你。”

聞言,耿炳遠麵色慘白,李永芳則想著自己要不要幫他一幫,又會不會引火上身。

“不過你到底是忠心的,失去了城池,再奪回來就是,我讓你戴罪立功可願意?”

老奴話鋒一轉,所有人都麵露詫異。

耿炳遠滿臉不可置信,醒悟過來連連磕頭。

“奴才願意,奴才請求作為前鋒,第一個登上城牆,為自己洗刷屈辱。”

“好。”

不就是被人偷襲吃了個虧嗎,在他看來不怕打敗仗,更看重的人軍心。

老奴又看向自己的幾個兒子。

“黃台吉,阿敏,你們分率五千兵,沿路調兵,去奪回兩地,消滅那夥周兵。”

“尊父汗令。”

老奴突然笑了。

“聽人說,那唐將極為善兵,又年輕氣盛,在大周實屬埋冇人才,撫順額駙,你可試一試能不能招降他,我讓他做我的孫女婿,還把複州賜給他。”

不是小氣金州的錢糧,而是在老奴看來,金州地勢太過重要,不可輕付外人。

李永芳站了出來領命。

大汗的心胸像天空般寬廣,實非常人能及,早已令他折服。

老奴內心著實希望那周將能歸降於自己。

一則愛其人才,二則實知自己無力發大軍去征討,所以才隻派了幾千兵。

對方既然知兵,恐怕不能輕易獲勝。

內心暗自歎了口氣。

黃台吉和阿敏,領了本旗人馬,帶領甲喇額真們從赫圖阿拉出發,在寬甸,定遼各處調集了漢人降將降兵,合計八千人。

皇台吉是老奴的八子,阿敏則是老奴親弟弟的兒子,年齡比皇台吉大六歲。

三十四歲的阿敏,和二十八歲的皇台吉,兩人同屬老奴親封的四大貝勒,共議國政,各置官屬。

雖然阿敏才三十四歲,但是滅烏拉部,滅葉赫部,協助老奴統一蠻族,再曆經薩爾滸之戰,克瀋陽,遼陽之戰。

可以說戰功赫赫,是一個極為善戰的悍將。

“我聽聞那周國的唐將軍才十八歲,來遼東從軍隻一年,姑且算他有幾分天資,但是兩軍對壘,我並不憂心他。”

皇台吉雖然是老奴的兒子,也向來得到其厚愛,但是並不敢小瞧身旁的堂兄。

雖然其亡父有一些忌諱,但是老奴是何許人也。

不但照樣重用阿敏,還讓其擔任鑲藍旗旗主,可見老奴的心胸,阿敏也對老奴素來忠心不二。

“難道是擔心那唐將軍龜縮不出?”

皇台吉天資聰穎,已經猜到了阿敏的顧忌。

阿敏點點頭。

金州之地,他雖然還冇有去過,但是已經從輿圖上看的清楚,加上降將耿炳遠和李永芳的講解,已經知道此地易守難攻。

八旗兵的優勢在於野戰,而不在於攻城。

遼左還有少數城池負隅頑抗,以及躲入險山中不願歸降的周**士百姓。

冇有選擇強攻,而是圍城困死他們,就是考慮到了蠻族兵源補充不易。

而金州城不同於其他城池,把守狹隘關卡,兩麵靠海,圍困之策行不通,隻能正麵強攻。

遼陽一戰,三個日夜的攻堅,雖然獲得勝利取得了此城,但是自身的損失也令老奴心疼不已。

金州的意義,完全比不上遼陽。

遼陽是遼東的首府之地,所以蠻族不顧傷亡的強攻,而金州卻不值得。

“世上哪有皆如意之事,且去打探一番,說不得能尋得可戰之機。”

聽聞皇台吉的言論,阿敏認可,也隻能如此了。

善戰者,唐清安也,國之長城。

想到在錦州那大太監的話,苦笑一聲,唐清安倍感壓力。

賈府的好手筆,真的是……太猛烈了。

在原來的計劃中,金州是可以失去的,大不了重回海上就是,形勢變化的太快,他都有點跟不上形勢了。

唐清安真的隻是截留了一點點物資,就放了船隊離去,相信史鼐不會怪罪自己。

招來天津水師參將沈有容,都司嚴正中,連同李二,苟兒等水師將領。

他去錦州的這段時日裡,金州新募兵三千,加上原來八千兵,金州城有兵一萬一千人。

沈有容,嚴正中帶了六十艘船,水兵四千人,加上原來自己一百艘船,水兵五百人,合計一百六十艘船,水兵四千五百人。

新任的金州副總兵,唐清安命令諸將,要求水師分三部。

一部巡防遼東灣東部,負責遼河口到長興島一帶,一部出遼東灣,去遼南東部接應難民。

一部則駐守本島,隨時等待軍令。

“沈參將,你可願意去救治難民?”

“末將遵命。”

雖然對方比自己年輕十幾歲,但是沈有容絲毫不敢輕視對方,對方的大名如雷貫耳,他十分的服氣。

金州乃從遼南大陸架,延伸至海上的一塊凸出地帶,地形從上至下呈“六”形。

金州在那一橫的最東,銜接遼南和金州後方旅順各地,獨此處乃狹隘關卡。

過了金州城此處狹窄的地方,金州身後卻開闊了起來,所以纔有良田無數。

又是遼東最南方,這裡的氣候稍暖,不光土地肥沃,田畝產量也比遼東各處要高不少。

而蠻族想要攻打這裡,必須奪下金州城纔可以。

金州南部靠海的旅順,經過此地就出了遼東灣,進入了渤海了。

所以金州的西北側是遼東灣,東南側是渤海。

命令沈有容率船隊出遼東灣進入渤海,也是有從東南方向策應金州城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