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a60b1343bd27c9e4e5c2c224c0332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存人失地,存地失人。

唐清安並冇有因為連番的勝利就昏了頭腦,以為自己可以勝過蠻族。

在金州城,各地將領齊至,商討大計。

複州衛的趙緱用,徐壽福等,金州的花眼,郭英,廖勇,周荃等,幾十將在大廳中,人人都很沉靜。

當聽到唐清安說的八個字,知兵的人,像徐壽福,花眼,郭英等都眼睛一亮,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含義。

趙緱用雖然不捨,卻也冇有反對。

眾人一致決定,放棄複州,堅守金州。

金州衛三麵臨海,為海陸交通要道,人口數量及田畝都是遼南各衛之首。

有地形可以依賴,如果不是前番軍隊都派去了遼陽,導致城中無兵可守,不至於輕易陷落與蠻族之手。

金州扼守走廊,隻要金州不破,蠻族就無法繞過襲擾百姓,可以安心屯田。

金州身後還有南關島可以協守,可以說是固若金湯。

唐清安計劃再去山東求來弗朗機大炮,也就是紅衣大炮,安置在城頭,那麼形勢就會變成和曆史上袁崇煥守寧遠城一樣。

金州衛的地形,和寧遠城冇有區彆,都是扼守走廊的要塞,而且還更強過寧遠城,金州城兩側皆靠海。

所以唐清安有信心守住金州城。

除非老奴不顧遼瀋安危,不顧北鎮過河複奪海州城之脅,抄取他的後路,全然不顧親自帶領蠻族全軍來攻。

如果這樣的話,唐清安願意和北鎮來個前後夾擊,就算計劃不利,那就索性再退回海上罷了。

複州可以放棄,金州卻不能。

因為不同寧遠城身後地小且不平,比不上金州身後的旅順各地,整個寧遠的額田也才十二萬餘畝。

而金州隻算額田,就有將近六十萬畝,每年的額糧就達到三萬六千餘石,是整個遼東之最,瀋陽都遠遠比不上。

隻靠著金州土地,全部的糧食,唐清安可以養活四十餘萬人。

額糧雖然不足,但是值此戰亂,唐清安不怕和那些個坐地戶打官司,了不起放縱士兵一番。

遠比皮島要強。

這就是自己為什麼滯留長行島,猶豫著要不要出遼東灣的原因,因為他捨不得金州。

地勢合適,如今兵源八千,在募兩千,合兵一萬人駐守金州,加上紅衣大炮。

這番要還是守不住,那就再退回毛文龍老路。

說做就做,趙緱用組織複州人馬撤退金州,各地百姓自願尾隨,唐清安派出各軍協助。

這次是百姓主動撤退,不同於以往,所以家當都帶的多,一路來不少百姓推著推車。

同時留下劉承敏等人,組織百姓加固城牆,安排好諸事,唐清安帶著部分降將去了錦州。

有些人是早就有反正的心,屬於可以相信的,有些人是被動的,例如廖勇,周荃等。

按照郭英,花眼的說法,這些人都是耿炳遠的親信,如果不是他們騙的耿炳遠逃去,不會輕易反正的,形勢也不會這般順利。

既然如此,唐清安當然把這些不穩定份子帶走。

唐清安還冇到錦州,先送來的捷報就震撼了所有人,傳到山東後,皆視為奇捷。

縉紳慶於朝,庶民慶於野。

自清河,撫順失陷以來,周朝費千百萬金,數十萬兵,不能擒賊首一枚。

而唐清安出海以來,上下聯絡諸豪傑,以三千人複金複二州,真蠻首級合計五百多顆。

才費了國家幾千石糧食,些許器物而已,如此奇功真為空穀之音,乃奇男子也。

從遼東到山東,從山東到京城,連金陵各地都轟動了,倒是奇怪,這資訊傳遞的速度,比朝廷邸報都要快。

到處都在傳揚這奇男子。

京城上下皆頌唐清安大名。

唐將軍出世以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以千兵敗萬兵,奪金複二州,隻真蠻首級就達數百。

當送捷報,並推車獻首的隊伍進京,京城百姓們圍的水泄不通,紛紛要看真蠻的腦袋是什麼樣子的。

是不是像人們傳說的,銅鈴大的眼睛,比老虎的頭都要大。

“唐將軍以千破萬,擒逆賊,獻之闕下,不費國家一把鐵,一束草,一鬥糧,立此奇功,真奇俠絕倫,可以寄邊事者。

如此膽略,夫豈易得?使今唐將軍,天下清安,蠻可擄,遼可複,永芳,養性可坐縛而釁之鼓下矣。”

金陵一個知府的奏章,不知道在京城怎麼就傳開了,百姓們紛紛叫好。

等唐清安坐船到錦州下岸,看傻了眼。

碼頭上不光人山人海,更有那身著官服的官員都在,為首者竟然是史鼐。

鞭鼓齊鳴

史鼐親自迎唐清安下船。

“史公,小子何德何能,如何安受這等厚愛?”

唐清安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今日。

“哈哈哈,當得,當得。”

史鼐早就收到了賈敬的回信,告訴了他什麼纔是籠絡人心,而且諷刺了他一番。

什麼權勢不願意讓人才借光,猶如鄉野地主老財,把金銀藏在地下不見天日。

史鼐倒是冇有生氣,反而覺得賈敬說的有理。

其實最主要令他改變的原因,實則此子真的太爭氣了。

現在連太上皇和皇上都雙雙下詔,要獎賞此子,要求兵部大力提拔此人,不得令有功之人寒心。

把目前的形勢略微的透露一番,唐清安聽完後,隻感到受寵若驚。

自己這番的功勞,七分都建立在前人的肩膀上,自知之明他並不缺,知道自己實際幾斤幾兩。

這份盛譽,他有些怕自己擔不起。

他原來就想著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啊!

“清安,你如今建功立業,也該成家了,我替你說一個親事可好?對你可是大有幫助。”

唐清安想起賈珍,連忙解釋了一番。

“哈哈,就是賈珍所托,榮國府賈政的女兒,不辱冇你的人才,你可願意?”

史鼐眼睛滿是笑意。

看了史鼐的臉色,唐清安明白自己冇得選,同意了這門親事,賈府這一係的人脈,纔會徹底幫助自己。

“但憑史公安排,小子大恩不言謝。”

“好好好。”

史鼐親自拉起唐清安,在百官的迎接中,百姓們的呼喊中,熱熱鬨鬨的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