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黍的產量不如水稻小麥,口感也不好,但在遼東卻是主要的農作物。

如果冷子興能為他找來玉米,那就是最好不過了。

因為蜀黍最忌諱連作,稻麥等農物都不行,會爭搶土力,合理的輪作方式才能增加蜀黍的產量,否則會大規模的減產。

最適合與蜀黍輪作倒茬的,就是大豆,玉米,馬鈴薯等。幾樣農作物輪作,互不影響。

其實馬鈴薯和大多數農作物輪作倒茬都不影響。

大豆產量低,理想的情況,就是玉米和蜀黍輪作,可獲得高產,加上補種番薯,產量可提高數倍。

隻可惜冷子興至今冇有回覆自己,數千裡遠,唐清安也冇有辦法。

現在纔開墾了四千畝田,遠遠不夠唐清安想要的,最重要的是受限器物。

正當他煩心的時候。

從山東開來了一支船隊。

由沙船和漕船組成的合計四十艘的八丈,十丈船,送來了五千石糧食和蜀黍種。

三十頭耕牛,八十頭騾,一千杆鳥銃,六百杆長矛,三百把大刀,三百把斧頭,一千二百把鐵楸,兩千六百把鐮刀……

隨同而來的還有山東佈政司的官員,不光是查驗情況,也是送來了唐清安的官身。

同時交給了他一封書信,是山東佈政司參政蘇觀寫給他的。

唐清安還不知道,他送到後方的兩百人頭,引起了轟動。

大周多少年冇有收到蠻族的人頭了。

在此連番大敗之際,朝廷也需要拿得出手的捷報,用來安穩人心,且有遼東經略的推舉,唐清安的大名,已經響徹了遼西走廊,和山東佈政司各衙門。

備禦直接升為遊擊將軍,署衛指揮僉事品級,從原來的正六品百戶,連升四級的正四品武將。

雖然隻是正四品,但是按照大周習俗,遊擊將軍一般由從三品武官擔任。

也就是說,因為唐清安原來的級彆太低了,兵部實在不好意思再升,因此纔給了正四品的級彆。

但是又給了遊擊將軍的職位,潛在的含義,就是說他熬資曆也很快能升為從三品武將。

雖然武將的級彆和文官的級彆不一樣,但是從正六品一躍升為正四品,除了勳貴以外,的確是獨一份了。

不光唐清安升官了,他手下的人也升官了。

像劉承敏,李勝虎,陳凱武幾人竟然升為了千總,其餘人多為把總不等。

同時確定了東海營額員,考慮東海營孤懸海外,因此定額四千人,屬於加強營了,

兵餉按照遼東正營發放,由登州負責供給。

除了這些,這些船也是征集給他調用,這其中是史鼐花了不少力氣,才讓山東佈政司同意征調船伕,漕船等。

對於這個結果,他非常的滿意,手下的將領們也很歡喜。

加上這些送來的器物,可以說整個島上的難民,都恢複了信心,起碼不像以前,不知道明日該怎麼辦。

官員在島上巡視了一番,唐清安大方的讓他看,他現在並冇有違規的舉動,一切都符合製度。

那官員也知道唐清安身後背景強大,不是自己能輕易得罪的,所以雙方都很客氣。

等送走了官員,唐清安找來了馮勝之。

“馮兄,我希望五月之前,各島開墾田畝超過四萬畝。”

馮勝之懷疑自己聽錯了。

半個月的時間,也纔開墾了四千畝地,一下子就要一個月的時間翻十倍,這怎麼可能辦成?

“將軍,我先恭喜你,但是我也要提醒你,現在還不到得意的時候。”

馮勝之隻能這麼認為,對麵的年輕人得意忘形了。

跟隨著山東的官員離去,難民營的生員離開了一大半,他苦心婆口的才挽留下了十餘人。

其中多半都是童生,算上他自己,整個長興島隻有兩個秀才。

他即感念眼前人的救命之恩,也想為遼民獻出一份力量,所以對唐清安,並冇有所求什麼,說話也很直接,希望能叫醒對方。

“馮兄,你誤會我了,我豈是因為一點小勝就忘乎所以的人,隻不過擔憂明年的事情。

我們還冇有出遼東灣就收攏了幾萬難民,等出了遼東灣不知道會收留多少。

我擔憂朝廷的供給養活不了十幾萬人,因此纔想要趁著還有機會,多開墾一些良田出來。

如今多花些力氣,多開墾多少田,明年就能救活多少人,所以我才提出強人所難的要求。”

馮勝之恍然大悟,眼前的人想的竟然這麼長遠,倒是自己短視了,到底因為對方是武夫,心裡小瞧了彆人。

自己纔是鬨了個笑話。

四萬畝。

馮勝之沉下心盤算一番,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一頭牛一日正常耕田三畝,三天耕六畝,且要休一天,一個月不到九十畝。

六十頭牛,一個月頂多耕田五千畝。

加上從羊官堡,還有各地零星帶來的牛,二十餘頭,可以開墾將近七千畝。

這離將軍的要求差距太大了,翻一倍也才一萬四千木,剩餘的兩萬餘畝他怎麼辦呢?

“馮兄,人也可以當畜牲使用的,而且耐性比畜牲都要強。”

馮勝之錯愕,半天說不出話來。

此言頗為殘酷,人的確可以當畜牲使,但是人也會生病,也會死。

見到對方的神色,知道對自己的話有些不滿,但是唐清安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遼東不像內地可以一年兩種,四萬畝田地,一年的收穫也不夠五萬人吃一年,還是人人吃不飽肚子的情況下。

算上老幼婦孺,日常喝粥,大家都勒緊褲腰帶,也隻能供應七八萬人吃一年。

光靠朝廷的供給,就算有賈府的幫助,也不可能實打實的供應他們,所以這些缺口需要自己自救。

除非他不管難民,有多餘的糧食,就有多少就給多少,不夠的讓他們自生自滅,像曆史中發生人吃人的事情。

曆史上,毛文龍出海的根基太薄弱了,兩百人四條船,前期發展的太辛苦。

收攏了不計其數的難民,卻因為缺糧食,搞得焦頭爛額。

十分的精力,八分浪費在了這上麵。

好不容易積攢了七八年,才建立了幾萬大軍,剛想有所大作為,又被袁崇煥斬殺了。

幾萬大軍,幾十萬百姓的遼東鎮,隨後落入分裂,最後為大清貢獻了三個王爵。

人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才能是比不上毛文龍的。

隻不過站在他的肩膀上,做到提前謀劃,避開一些能坑死人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