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登州府的船調來東海營,唐清安正指揮人把火器安裝在沙船上。

其實唐清安更想要廣東的烏船,不過來不及了,而且烏船太貴,一艘官價銀就需要要七八百兩,同樣的價格,可以造五艘沙船。

在原來的時空中,一直到鄭成功收複台灣的時候,烏船仍然充當海軍軍艦,隻不過那時,因為已經開始仿製荷蘭的夾板船,烏船才慢慢退出了曆史。

而現在大周最適合做戰船的,就是昂貴的烏船,自己需要拿出功績出來,才能讓朝廷願意花費大量的資金用在自己身上。

冇有大炮,隻能把“一窩蜂”“火龍出水”這些“火箭”搬上船,而且沙船也隻能用這些火器,真要是用大炮,沙船扛不住後坐力。

最終從山東調來了二十艘沙船,加上東海營的兩艘船,合計二十二艘沙船,其餘大小漁船三十餘艘。

這麼多船,運**千兵都冇有問題。

而東海營五百兵,加上二弟劉承敏東海堡原來四十餘兵,最近新募兩百餘兵,全營也隻八百人。

之所以要這麼多船,唐清安是為了提高運力,他知道以後收攏的人會有多少,這些船遠遠不夠。

但是對比毛文龍出海僅有的四艘船,那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毛文龍靠著這四艘船,才能運多少人?所以很多事情他都是被動的,包括遼民投奔他。

就算如此,毛文龍建立的東江鎮,收攏的遼民最多時達百萬左右,例如尚可喜歸附後金時,曾說。

“自皮島開鎮以來,所得遼人男女奔逸各島者不下百萬。”

這個數字其實是對的,為什麼很多史料記載東江鎮人口隻有幾十萬呢?

因為這幾十萬隻是留在東江鎮的人口,還有幾十萬,一部分流往山東,一部分進入了朝鮮。

毛文龍起家的資本太少了,所以前中期根本無法把這些力量發揮出來,光一個後勤就讓他無力應對。

十分的精力,七分都用在如何養活這些人。

這一世自己不同,起家就是八百兵,大小船五十餘艘,地方上有遼東經略支援,邊疆有九省統製應援,朝廷裡有賈府聲援。

這份底氣,根本不是毛文龍可以比的。

訓練了船隊號令,唐清安信心十足,率領大大小小五十餘艘船,三千石大米,從東海堡出發。

一路沿著海岸線,過了三岔河,就已經進入了敵境。

遼河口北方是周兵防守,南方是蠻兵駐守,看到海岸線外的船隊,驚動了雙方營內的將領。

蠻族將領帶著人在岸邊眺望,第一次見到這麼多船,那將領楞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應對,他身後跟出來的士兵們同樣不知所措。

船上的營兵們,也緊張的看著岸邊,三方就這麼安靜的看著對方。

“嗖嗖嗖。”

幾支箭矢落在了海裡,一點點水花就無影無蹤了。

騎射的射程不如步弓。

騎射最大吊射不超過五十步,直射在二十步左右,這個距離如果能射中,就已經是神射手了。

而步弓吊射可達一百五十步,使用破甲重箭直射也隻有五十步。

不過這些距離,對於沿海一裡外的船隊來說,造不成絲毫的威脅,所以看到岸上有人射箭,也冇有人躲避。

這幾支箭的威力巨大。

船上的士兵們,臉上的沉重儘失,隨之而起的是嘲諷之色,出海前的忐忑氣氛,隨著這幾支箭消失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

唐清安在甲板上,見士氣可用,指揮軍士們把船上的“火龍出水”架了起來。

靠著火藥坊的便利,如今他最不缺的就是火器。

命令士兵打了旗號,看到旗艦傳來的旗語,各船的將領都醒悟過來,紛紛開始準備。

隨著旗幟的落下,沙船上亮出了不斷的火光。

怎麼形容火龍出水呢,唐清安認為更像是後世玩過的“竄天猴”,不過是一大把裝起來的。

龍頭下麵,龍尾兩側,各裝一個半斤重的火藥桶,將四個火箭引信彙總一起,並與火龍腹內火箭引信相連。

點燃安裝在龍身上的四支火藥筒,待這一級火箭燃燒完畢,就自動引燃龍腹內的火箭,這是第二級火箭。

射出後加大射程擊中敵方,用於水上攻擊,射程可以達到1.5公裡。

這些空中火箭裡散發出來的合計上百支火器,帶著火光發出令人恐懼的呼嘯聲。

岸上蠻族的士兵嚇得紛紛逃竄,那將領也被人簇擁著躲避,空中猶如群魔亂舞的火箭,落到了各處。

“劈裡啪啦。”

炸的人們亂叫亂跳,運氣不好的,被當場炸中,頭破血流的躺在地上亂滾。

“好!”

見到此景,河對岸的周兵們士氣大振,紛紛叫好,不少人指著海上的船,大叫大跳鼓掌。

還有人看著河對岸的慘況,第一次見到蠻兵這麼狼狽,驚訝的語無倫次。

“這船都是哪裡來的?”一名周將好奇的問身邊人,周圍人都搖頭表示不知道。

“管他哪裡來的,能痛揍蠻族就是好樣的。”

唐清安之所以要領著船隊經過此處,就是為了來個開門紅,提升士氣纔是他的目的。

雖然並冇有傷害多少敵人,但是效果很好。

對方不敢繼續停留岸邊,一直退後兩裡才停下腳步,因為地勢一覽無餘,雙方仍然可見。

見海上的船冇有繼續攻擊,蠻族將領才讓人去救援原地的傷兵,皺著眉頭看向海上。

這件事要儘快向旗主彙報,這夥敵人頗為棘手。

旗開得勝。

不知道蠻族將領的想法,就算知道也無所謂,唐清安在船上當即寫了捷報,明知道船隻不夠用,仍然派了艘船回廣寧報功。

“打死蠻兵三四十,打傷蠻兵三四百人。”

史鼐不是傻子,看完了唐清安派人送來的奏報,當然曉得這軍報有水分,而且水分不小。

不過無所謂了。

送來的正是時候,當即把這份捷報傳送遼西各處。

不久,河口也傳來了軍報,說有一夥船隊,打傷了蠻族,讓己方士氣大振。

兩相對比之下,史鼐對於唐清安索要的物資,終於捨得調撥了一些,同時急讓山東繼續撥船。

這第一份捷報,史鼐潤色了一番,送往了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