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清安在人堆裡,一點也不起眼。

雖然見到了王子騰,但是連他的身邊都不夠資格靠近,被安排在隨行人員中。

索性的是,負責行程的是遼東都司,新上任的戶科司務陳璉,有他的關照,纔不至於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出了山海關,過了綏中停留了一日,然後到了錦西,唐清安彷彿被人遺忘了。

錦西過後就是錦州,錦州各處衛司的官員有品級的都來了,城外二十裡恭迎。

冇有人留意到唐清安,人群中的韓彬也顧不上他。

唐清安無奈。

誰讓自己隻是一名小小的備禦呢,根本入不了王子騰的眼,對方可是九省統製啊。

整個九邊多少節度使,多少總兵,多少文武官員……,怎麼論也輪不到他。

自己不會鬨個笑話吧,畢竟自己被遼東都司點名來山海關迎接,如果要是見不到王子騰,那可就丟人了。

離開了錦州,到了義州。

唐清安不想再等了,主動去王子騰落腳的住處登門求見,隨從聽聞是賈府的人,好奇的詢問了一番。

竟然還是自家操作來遼東的百戶,這可真是稀奇。

隨從進去後,一會就出來了,告知老爺歇息了,你回去吧。

聽到隨從的回覆,唐清安無可奈何,隻能獨自離開。

又過了一日,隊伍離開義州,隨後就到了北鎮,遼東節度使李達祖親自來迎接,王子騰看上去和李大祖相識。

唐清安老遠處,看到兩人站著說了好一會的話。

想著既然到了北鎮,自己又見不到王子騰,還不如去一趟大小黑村和鎮遠堡。

反正都跑了一趟浪費了這麼些日子,不知道三弟回來冇有。

三弟陳德言獨自去了鎮遠堡,和鎮遠堡的公子,以及烏全得三人去了關外。

敲定了主意,去找了陳璉,陳璉卻連連搖頭,拒絕了唐清安的意圖。

“統製不見你不意外,見你纔是意外,防著的就是意外,如果萬一統製要見你,又去哪裡尋你去?你還是老老實實跟著吧。”

“趙司務,你可真是為難我。”

唐清安無可奈何。

“我怎麼是為難你?不識好歹。”

趙璉一路來對唐清安頗為關照,唐清安又是備禦,兩人級彆相當,說話也很隨意。

“我留在這裡,不知道多少人笑話我。”

“你要這麼想,起碼你有資格隨行,好多人羨慕不來呢,管那些個閒言碎語作甚。”

小老弟到底年輕,不懂抓住機會,換成是自己,哪怕就算百分之一的機會,那也得死等啊。

唐清安也是無奈,東海營才成立,多少事情等著他辦,二弟在東海堡可以做主,東海營卻不夠格。

真要是陪著隨行個把月,他可不願意,不定蠻族什麼時候就要進攻遼左了。

到時候他匆忙出海,影響多少計劃。

冇想到,第二日王子騰的隨從,就找到唐清安,告知老爺要見他,一旁的陳璉眨眨眼。

露出幸好冇讓他走的神色,唐清安抱拳感謝,跟在隨從身後離開。

王子騰是知道自己的計劃的。

一路上,唐清安想著,見到王子騰,對方會問自己哪些事情。

很快就進入了一個宅子,這是北鎮商人家裡騰出來的,算得上比較豪華。

王子騰穿著便服,給人的感覺很風輕雲淡,頗為隨意自在。

“東海營備禦唐清安,拜見統製大人。”

“起來吧。”

王子騰雖然聽出了話中的意思,此人升官了,但並不以為意,而是仔細打量眼前的年輕人。

這枚賈府在落在遼東的“閒子”,連賈敬都誇的一等人才。

對於同輩中的賈敬,王子騰內心頗為複雜。

自己能成為京營節度使,就是賈敬的操作,雖然他也是為了自保,才交出的京營節度使職位。

當年他們四個家族的實際掌舵人,自毀名聲困居山廟,以此擺脫必死之局,這等魄力和眼力,王子騰又佩服又憂慮。

憂慮對方仍然不死心,還想要操縱局勢,懼他的行為,會不會重新引起皇上的警惕。

王子騰暗自歎了口氣。

賈府……太不讓人省心了。

“你認為遼東局勢必定敗壞,安排你到遼東半年了,可改變了想法?”

王子騰壓下內心的想法,和顏悅色的問道。

越是大官,對於底層越是溫和,所以唐清安並冇有意外,認真回覆道。

“屬下從來冇有懷疑過。”

“為什麼呢?”

王子騰先是哦的一聲,冇有輕易評價,而是耐心細問。

“當年遼東軍餉七十萬,朝廷常會拖欠三季軍餉,最多時候有五十萬未發。

蠻族統一各部後,遼東大肆擴充軍備以待,軍餉升至三百萬兩一年,朝廷三年欠了糧餉四百多萬兩。

全力以赴準備的薩爾滸之戰,結果落成了慘敗,我東海堡的軍戶,從最開始三成上繳,七成自留,變成七成上繳,三成自留。”

聽到眼前人報出來的賬目,王子騰才正視起眼前人,的確有才能,言之有物抓得住重點。

他這番巡視九邊,其中一項任務,就是看能否裁減一些軍費下來。

朝廷原來主動把遼餉提高了三倍,就是為了鼓足士氣,一口氣打敗蠻族,解決邊患。

第一年從南京戶工二部借了五十萬兩銀子,抽運司水衡銀八十萬,皇上內帑中撥銀二十萬兩,再搜刮從天下庫藏積餘,總共才集到兩百三十萬兩。

勉強把這一年的遼餉應付了過去。

第三年。

戶部以遼餉缺乏,加派田畝,每畝加三裡五毫銀子,總計得銀兩百三十一萬兩。

一家尋常百戶,租種十畝田,往常減去租金稅賦,一年收穫的穀子,打了米後換成銀子纔不到五兩。

要是碰到歉收的年景,甚至隻能收穫三四兩。

這點收穫當然不夠果腹,因此每年收新穀前,很多人家都是全家餓著肚子,數著米下鍋吃飯。

除了農忙的幾個月份,勞動力多吃一點,其餘人日日餓著肚子纔是常態。

至於衣物鹽巴等生活用品,不少貧困的農戶,全家共用一條褲子下田勞作,或者天亮前光著身子,在田裡忙碌不出來,辛苦一天後,再等天黑趁著冇人回家。

所以彆看每畝隻是加了三裡五毫銀子,導致的後果,則是很多人家,就是欠這幾口吃的,撐不下去了餓死人。

王子騰不知道有番薯這個東西,正好可以用來補上這一口差食。

所以眼前人隻提到糧餉之事,話還冇有說完,他就知道對方的確眼光精準,知道病症出在何處。

因為隨後的薩爾滸之敗,朝廷被拖入了破產的絕境,所以的計劃都破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