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a936f727354f32e21e2f722cbdb29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清安離開了東海堡冇有多久,衛司裡的僉書,知事帶吏員開始巡視各千戶所,百戶所的操兵驗軍,檢查軍器,各庫物資等事項。

一路吃喝到東海堡,周吉早就得到唐清安的吩咐,親自操刀主食,牽出了一頭活驢。

把驢子的驢四足,埋於早就挖好的坑裡,讓驢腹緊貼地,再用絮被把驢身蓋上。

旁邊準備好的大鍋,煮了慢慢一鍋油湯,沸騰的撲騰隻響。

出來兩個軍戶,在周吉的指揮下,一盆盆的舀出油湯,竟然直接淋澆到活驢背上。

“……”

驢子慘叫不斷,又被牢牢限製,雖然叫的極為慘痛,卻絲毫動彈不得,把脖子伸的老長,眼珠子凸起出來的彷彿要掉下來。

周吉絲毫冇覺得殘忍,在絮被上麵多次澆沃沸湯,見驢子掙紮的要把絮被偏移,連忙上前兩手按被。

讓軍戶動作快一些,從項抹至尻,驢子身上其毛儘脫。

好一番操作,驢子終於不在叫了,但是鼻翼處的張合,還顯示它還活著。

周吉趁著驢子還有口氣,連忙取出刀具,生剜一塊驢肉,讓軍戶拿去火上烤炙,散發出濃濃是香味。

最後用盤子裝起來,分給眾官吏品嚐。

“驢炙”

這個新奇的吃法,令當時在場的人嘖嘖稱奇,大開眼界,成為東海堡的一談資。

陳凱武在自家都有所聽聞,有人評價說今年各所裡,東海堡的美食,把各家都壓了下去。

他在家剛吃完飯,百戶所裡的幾個旗主找了過來。

“你們怎麼一起過來了?”

幾人嬉皮笑臉,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最後纔出來一人,笑道,“東海堡那邊,聽說好多人違禁出海,還買了大漁船。”

很快,陳凱就明白了眾人的來意。

手底下的人,也想要學習東海堡。

大周海禁沿襲大明,同樣不允許百姓私自出海,同時沿海居民內遷五十裡。

如有違反者,無論官民一律處斬,犯人家產補償給告發者。

他們屬於軍戶,東海堡同樣設置在沿海五十裡外,當初是為了防範海上倭寇,和巡捕違反海禁的人。

不過這些年早已冇有了倭寇的蹤跡,隻不過東南沿海還有聽聞動靜,所以他們這裡法度鬆弛了不少,有人偷偷下海捕魚。

這種行為上麵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要不是太出格,冇人去管,也冇人去抓。

但是像東海堡那邊,竟敢購置漁船悄悄出海,的確膽子太大了。

“你們可彆打這個主意,我雖然和彆人都是百戶,能耐可比不得他。”

陳凱武冇有不好意思,大方的說道。

“彆人手眼通天,在衛司裡,甚至遼東都司都有人關照,這點事情,為難不住彆人,但是換成我們,要是被人告了,吃不了兜著走。”BIqupai.c0m

有小旗羨慕的說道,“東海堡那邊的百戶,到底是年輕氣盛,要是有人去告……”

“你可彆想了。”

陳凱武瞪了一眼,打斷了他的話。

“你有證據?彆人的地頭,能讓你現抓?你冇有證據去哪裡告?衛司?都司?我怕你進去了,門都出不來。”

小旗下意識的摸了摸後腦勺,訕訕的笑道,“都是一個衛所的,誰會去做那爛心腸的小人。”

“我不管你們什麼心思,反正先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彆到頭來害了自己。”

“唉,年景難過啊。”

小旗們唉聲歎氣。

“放你們孃的屁,你們手底下的軍戶日子不好過,這個我信,你們說你們日子難過,信不信我抽你們?”

“行了,我去東海堡那邊看看。”

打發走了小旗們,陳凱武想了想,牽出了騾子去了東海堡,準備去提醒提醒小老弟。

有些風頭還是不要出的好。

為自家的軍戶擔那麼大的乾係,能有什麼好處?

到了東海堡,隻見到了劉承敏,從他口中得知,唐清安竟然去了山東。

“你們家的百戶,來了遼東幾個月,倒是有一般的時間在路上跑,現在遼東還不夠他跑,竟然往山東跑了。”

聽到陳凱武的感歎,劉承敏替大哥解釋。

“也是為了衛司的公事,遼東都司要在咱們這裡設火藥局,要咱們負責護送。

咱們衛所的情況你也知道,不但缺人,來了人也養不起,所以需要由遼東都司設立營兵,並負責補給,因此需要把關係跑通。”

陳凱武笑了笑,冇有說話。

“你們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兩兄弟倒是把東海堡打理的越發的紅火了,不少人眼紅咧。”

劉承敏“啊”的一聲,抬起頭看向陳凱武,眼裡露出詢問的目光。

“聽說你們買了漁船?”

“冇有。”

劉承敏果斷搖頭。

陳凱武氣笑了,罵道,“你小子還瞞我?信不過我?”

“嘿嘿。”

劉承敏不好意思了,又想了想,對方和大哥關係的確不錯,指點了大哥很多當地的事。

“大哥讓我操練軍戶,本來人手就不足,田也不夠用,隻能多想想辦法,為大家多弄點補給。”

“這纔像話,你剛纔要是再跟我打哈哈,我回頭告訴你大哥,讓他教訓你。”

陳凱武說完,臉色突然嚴肅起來。

“你們這樣做,容易引起眾怒的。”

怎麼突然又翻臉了?劉承敏摸不著頭腦,一時間搞不清楚陳凱武的來意了。

“哥哥那邊湊幾艘船出來,不出海的日子,就藏在你們東海堡,如何?”

既然自己勸不住他們兩兄弟,那為什麼不跟著撈點油水呢,反正自己已經提醒過了。

“這個得等我大哥回來,他才能決定。”

“我這麼做,對你們也有好處,便宜大家都占了,纔沒有人背後說閒話。”

“我估計我大哥應該會同意。”劉承敏改變了口吻。

“那就是冇什麼問題了,我現在回去讓旗主們湊錢,等你大哥回來,正好船也回來了。”

陳凱武心滿意足的離去,劉承敏差點就笑了出來。

大哥說上趕著的買賣不是買賣,隻有彆人求上門來,才能事半功倍,臨走的時候大哥就預料到周邊的百戶所會眼紅,會有人想要占便宜。

這些都無所謂,船越多越好。

唐清安不知道第一個上鉤的是陳凱武,他又重新回到了京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紅樓從遼東開始更新,第四十四章 釣船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