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旗官領著軍士們打水的打水,宰殺山物的,掛皮毛的,尋柴火的忙了好一通。

唐清安幾人圍成一團席地而坐。

“如果馬市確定了,各位兄長決定是往大了做,還是往小了做?”試探的看向眾人。

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後陳鬆和守備的公子互看了一眼,陳鬆主動詢問。

“當然想要往大了做。”

“據我得知大同那邊的價格,官麵指定的馬匹價格,早前是十兩左右一匹,這些年價格下滑的厲害,最低的時候才五兩銀子。”

唐清安看向眾人,果然都一臉的震驚。

大周的馬政早已荒廢,各地都缺馬,隻有大同那幾地要好一些,他們遼東這一處,因為和其餘九邊不同更為缺馬。

“我們這裡一匹馬,去年的價格是十五兩一匹,好的要二十兩往上走,豈不是說光在本地消化,就是一兩倍的利潤?”

守備家的公子喘著粗氣,內心有點懷疑。

“各地馬市不一樣,那邊的對象是土默特部,和大周互市幾十年了,所以價格低,咱們這邊是土蠻,不可能價格這麼低,我估計可能在十兩左右。”

“那也不錯,一匹馬就算賣十五兩,也有五兩銀子的毛利。”眾人都不認為走私有什麼不對。

“你們知道金陵賣多少嗎?”唐清安笑道,露出一個巴掌在眾人眼前晃了晃。

“五十兩?”眾人驚呆了。

“前年朝廷極度缺馬,山西那邊的馬大多冇有販到內地,以致於金陵馬價一天一變化,最高漲到了五十兩。”

五倍的利益。

眾人默不作聲了。

“咱們如果從江淮采購茶葉,布匹,鹽巴等生活物資,在土蠻那邊換取馬匹,獸皮等物,兩邊得利甚至可以達到十倍。

如果有駿馬的話,賣到一百兩也不成問題,當年金陵運來一匹極俊的好馬,最後炒到了三百多兩銀子纔出手了。”

唐清安笑了。

“所以我才問你們是不是準備了往大裡搞起來。”

“清安,事情搞大了,就把咱們接不住啊。”眾人中,守備家的公子終於開口,一臉的糾結。

“而且從遼東往金陵,遼東這片我們還能打點下,進了山海關咱們可就無能為力了。”

“山海關可不好打點,還有薊鎮,山東……這一路下來,可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眾人提出了問題的所在。

“所以我想引入薛家,由我們走海陸到山東萊登,後麵的路則交給薛家,他們家領內府帑銀的行商,有商道可以掩護。”

唐清安把薛家的跟腳解釋了一番,除了烏家兄弟,其餘兩人恍然大悟。

山東下麵就是金陵,先後揚州林如海,應天府賈雨村,江南甄家……。

光唐清安知道的他們幾家的關係就有這些,還有他不知道的呢。

其實到了山東反而冇有什麼風險了,薛家背靠四大家,加上薛家本來就是皇商,有這個門道。

最大的風險反而是他們,能不能把遼東的商道打通。

北鎮和東海堡,正好一北一南,商道是現成的。

“北鎮,勝安兄有把握嗎?”唐清安問起守備公子。

李勝安沉吟了一番,最後搖了搖頭。

“如果隻是小打小鬨,那冇有問題,但是按照你說的,把薛家要牽扯進來……”

“一步步來吧。”

唐清安笑道。

現在薛家長房應該到了京城了,自己出來這麼久,也該去一趟京城,不光見見薛家,也要見見賈珍。

在幾人說笑的時候,從撫順,鐵嶺,開原各地,一隊隊騎兵湧入赫圖阿拉城。

所騎全是草原駿馬,時而加鞭疾馳,時而拉馬緩奔,讓疲憊的馬屁稍得修整。

還處於半冰凍的硬土地上,“嘚嘚嘚……”,馬蹄聲顯得格外醒目,在空曠的野原裡,就像奔騰的猛獸。

今日大汗召見,又正是每五日一次議政日,所有的理事大臣,和八旗貝勒,梅勒額真都來到蠻族的都城。

自從前年把撫順的降民編成一千戶,遷入了赫圖阿拉城後,整個赫圖阿拉城纔有了都城的氣象,不像以前顯得破落。

代善,莽古爾岱,皇台吉,杜度,阿敏八旗的貝勒先後進來,理政聽訟大臣費英東,額亦都,扈爾漢,何和裡,安費揚古,加上其餘的梅勒額真們。

整個議事大廳顯得人才滿滿,角落裡的李永芳,則安靜的呆立一旁,不知道心裡想些什麼。

作為第一個投降蠻族的大周武將,李永芳得到了優待,娶了努爾哈赤第七子阿巴泰貝勒的女兒,成為撫順額駙。

“大汗。”

“大汗。”

……

當一個雄壯的人進來後,眾人連忙喊道。

那人坐下後,張口問道,“現在各地關於俘虜可安置妥當?”

費英東上前,回道,“各地俘虜合計三十萬,皆已散給八旗,安置完畢。”

聽聞後,努爾哈赤滿意的點點頭,說道,“我準備把八旗中,投靠和收降的蒙古人,單獨編為一旗。”

李永芳聽到後,抬起頭眼睛一亮。

“你們認為如何?”

眾人商議一番,最後都認為可行。

土蠻老可汗去世,新可汗林丹汗少年時期無作為,導致蒙古各部失去依靠,被蠻族拉攏不少。

後來林丹汗為了壯大本部,以不聽本部號召,親近蠻族,親近大周等藉口,不斷兼併其餘部眾,更加引發了各部的不滿。

本來就因為大周長期的封鎖,察哈爾本部十分的貧瘠,不但無法封賞各部,還不斷從各部索取。

現在又開始吞併各部,導致各部與察哈爾本部離心離德,趁著兩部的紛爭,蠻族突然插手其中,拉攏了不少蒙古部落。

把八旗中心向蠻族的蒙古人,單獨設蒙古旗,眾人都認為有利於提高軍隊戰鬥力。

“既然如此,儘快把這件事安排下去,周國如今鞏固瀋陽防線,我們不能給他們太多時間。”

前番得三十萬奴隸,搶奪了無數的物資,都分發給了旗民,如今軍心正旺。

努爾哈赤對大周軍隊太瞭解了,知道大周軍人生活困苦,所以並不認為對方能有什麼變化。

“撫順額駙。”

李永芳聽到努爾哈赤的叫聲,連忙應道。

“有件大事拜托你。”

“請大汗吩咐。”

“你認得不少周**將,你幫我去招降他們,無論他們要銀子還是要女人,甚至要繼續指揮自己的部下,都可以答應他們。”

努爾哈赤看向李永芳,認真說道。新筆趣閣

“我把八旗的漢人都挑出來交給你帶領,你放心的去吧。”

李永芳感動的眼淚通紅,跪在地上大喊。

“大汗英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紅樓從遼東開始更新,第四十一章 赫圖阿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