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fa98ef5f9f736f53a63196ad6cfa9a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烏全得的嶽丈,是鎮遠堡的守備。

像這種堡一般由把總,千總,管隊官駐守,根據堡壘的大小,重要性,最小的規模才十餘人駐守,多的有上千人。

烏全得的嶽丈既然是守備,雖然駐在鎮遠堡,但是上下處的鎮安堡,鎮武堡,西興堡等都由他監管。

因為其身後就是北鎮,遼東節度府所在地,所以纔有守備守堡的政策。

至於表嫂,唐清安已經知道,因為不是正妻所生,其生母早逝,所以才下嫁給烏全得。

一行七人聲勢不小的上門,守備聽到管家的彙報,露出一臉的茫然,陳策的兒子怎麼和烏家人混到一起去了。

雖然自己更親近節度府,畢竟歸其節製,但是對於遼東都司也不敢不敬,同樣也知道陳策要升為經曆司經曆。

於是讓管家把眾人領入大廳,而不是偏廳。

唐清安七人上前磕頭,守備丁源麵露笑意,讓眾晚輩起身落座,看到烏家後輩繁盛,對女兒的夫家頗為滿意。

“聽說你父親要高升了?”

丁源先招呼了陳鬆,陳鬆一臉的恭敬,回覆道,“正如世叔所言,已經確定了。”

聽到陳鬆跟隨烏家人叫自己世叔,露出了笑臉讓他不要拘謹。

“你是唐清安?”

丁源第一次見到唐清安,打量了兩眼,前些日子親家來拜訪他,提到過此子,頗為受到寧國府老爺的重視。

“晚輩來遼東本應早來登門造訪族中長輩,隻不過因公務纏身拖延至今,還請伯父海涵。”

唐清安隨著表兄們叫道,丁源同樣點點頭。

賈府想要潤物細無聲。BIqupai.c0m

這是丁源的猜測。

雖然眼前人隻是個百戶,但是才十八歲,十年,甚至二十年後,也才三十八歲。

有賈府的關照,再加上本地的烏家人,這纔多久,就和遼東都司攀上了關係。

二十年的時間,可以結成一張很大的網了,三十年後又是一番什麼光景?

“你很不錯,既然叫了我一聲伯父,來我這裡認了門,以後就不要見外,多多來見我纔是。”

唐清安恭敬的起身,慎重施禮,隨後開口。

“我從小無父,前年又失母,本就靠賈府,薛府兩家長輩的厚愛纔有今日。

又有兩位舅舅的關照,纔有幸來遼東謀一份前途,受到世叔憐惜,視我為晚輩照顧。”

唐清安提到世叔,邊說邊看了陳鬆一眼,陳鬆回以笑臉。

“今日見到伯父,又對我這番愛切,實在是感動的無以加複。伯父認我,我從小不懂禮,還望伯父日後多教我,不以我頑劣而嫌棄。”

丁源聽到這番話,越發的滿意起來,比先前更為熱情。

“雖然才見麵,但是我已曉得你肯定是出息的,不然何至於這麼多長輩愛護。

丁烏兩家乃姻親,兩家實為一家,於情於理,我也算你正經的長輩,我幫助不了你什麼,但是我仍然會對你要求嚴苛,不讓你走上歧路。”

說完後,丁源一臉的嚴肅。

唐清安聽完一臉的感動,兩眼擠出一絲通紅。

“母親生前,最擔憂我們兄弟從小無父管教,憂慮我們走上歧路,如今我作為家中兄長,更要為還收養在薛家的弟弟們做表率。”

“如此甚好。”

丁源這才露出笑臉。

寒暄完,丁源留眾人吃飯,烏全得這纔跟上去,向嶽丈透露了真實的來意。

丁源聽到女婿的話,驚訝的愣住了。

“互市?”

“有這個可能,清安已經寫了信去京城打聽。”烏全得把唐清安分析的形勢,又向嶽丈描述了一遍。

“這是他分析出來的?”

烏全得看到嶽丈不可置信的神態,得意的點點頭。

“這事情非同小可,就算真的落實了,有朝廷的管製,不是一般人能插手……”

丁源話冇說完,反應過來了。

眼前的一幫後輩,朝中有人,地方有人,金陵有人,連自己這裡都能算上,如果馬市真的開在鎮遠關。

那……不就是為他們量身定做的嗎?

“你們倒是會抓機會。”

丁源感歎。

他負責邊地,知道一些內情。

很久以前遼東也有馬市,不過不是和蒙古,而是和遼東各族,每年隻給少則一兩千,多則四五千匹的官方赦書。

直到蠻族不受控後,才逐漸停止茶馬市。

官麵上的交易是這些,私底下的交易更是繁盛,特彆是人蔘,皮毛,山貨等,利潤不知凡幾。

當初遼東各族因此獲利頗豐,甚至還有私底下把大明物資轉手土蠻獲利的行為。

不過如今商道早已斷絕,三方都處於隔絕狀態。

如果要是真開了茶馬市,而且對象還是土蠻諸部的話,那體量可比以前和遼東諸部的多好多倍了。

畢竟遼東諸部人口遠遠不及土蠻諸部。

“這件事情,你們不要鬨出動靜,自己曉得就行了。”丁源忍不住交代。

烏全得點點頭。

“就幾家的長輩知曉,而且陳鬆的父親,也交代過不要外傳,讓我們謹慎。”

“理當如此。”

諸人大老遠的過來,當然不會立刻就走,丁源早已發話留了眾人家中住宿。

第二日,守備家的公子,熱情的提出去打獵,他去軍中搞些弓箭出來。

幾人聽到這個提議,都興高采烈的附和。

“你不是正要參加武舉嗎?武舉要考謀略和弓馬,你的謀略我是不擔心,正好今日練練弓箭。”陳鬆笑道。

有白養粹和陳策的關照,對於武舉唐清安心中有數,不過不想掃眾人的意,加上自己也手癢,一樣露出了笑臉。

守備家的公子喊了家中使喚軍戶,讓他去通知堡裡送來弓箭,最好再弄幾匹馬來。

守備家公子發話,軍中巴結都來不及,不但把軍中的馬都牽來,還派了三名士兵做嚮導,帶人來的是一位小旗官,笑嗬嗬的說要為眾人效勞。

此處設立鎮遠堡,當然地勢險要。

一行人走了十餘裡入了深山,這麼大的動靜,山中動物早就藏了起來。

終於看到一處灌木叢中有動靜,守備家的公子一連三箭射過去,結果從灌木叢中跑出一隻山貓。

眾人連忙追趕,拉弓射箭都無所獲,全部射到空出。

唐清安凝神沉氣,第三次終於射到山貓的後腿,翻滾了一圈起來又跑,可是有箭矢在身慢了許多。

又是一箭,正中貓首。

“好。”

眾人紛紛喝彩。

“你這箭術厲害,過武舉冇問題。”眾人笑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紅樓從遼東開始更新,第四十章 獵貨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