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fe09bdc2fd0edd47c3d5affefc0f59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經略大人終於鬆了口,陳策內心更為感激。

不是因為唐清安的事情,而是因為對方對自己的提拔,從遼東都司戶科的司務,越級升為經曆司經曆。

經過老大人的奏請,朝廷同意了關於他的任命。

遼東都司六科,上麵有三大職能機構,分彆是經曆司,斷事司,司獄司。

自己是戶科的司務,雖然是戶科的主官,但是在整個遼東都司裡,也隻是普通官員。

得到老大人推薦,一躍成為經曆司經曆,是三大司之首,正六品的官員。

其後的斷事司斷事是正七品,司獄司級彆更低。

地方事務皆由三司共議,而經曆司經曆級彆最高,當然影響力最大,也就是說,他陳策由原來負責衙門裡一科的主官,變成了能插手一地事務的主官。

權利發生了質的變化,這都是拜經略老大人提攜。

既然老大人這番厚愛,陳策當然願意肝腦塗地,認真的解釋,為何要在東海堡建立軍械所。

“大人,朝廷去年竟然同意遼東節度使的遼人守遼土之策論,屬下認為不出三年,遼東形勢就要尾大不掉了。”

王鎮聽到陳策這番重話愣住了,冇想到他這麼膽大。

瞅了他一眼冇有迴應,隻是略微點點頭,表示明白他的意思。

以往大周各地軍製,兵都是從外地調來服役,施行將兵分離的政策,由遼東都司管理。

遼東節度府隻負責領兵打仗,但是後勤,屯田,巡捕,軍器,兵操,備預諸事皆有遼東都司負責。

遼東都司隻向山東佈政司和朝廷負責,但中間隔著應天府,獨立性很強,有時候甚至越過佈政司,直接對話朝廷。

蠻族崛起前,遼東節度府對抗蒙古,地處前線統領各兵將,和遼東都司分庭抗禮。

等到蠻族崛起後,朝廷重心轉移沈遼,遼東都司的權利大過了遼東節度府。

瀋陽,遼東,海,蓋,複,金各處都由遼東都司調派入營,設立各地分守,參將等。

遼東節度府隻剩下北鎮廣寧三衛。

如今遼人守遼土,這個政策落實後,遼東的衛所兵將不在外調,而直接在本地服役。

以遼東節度府的影響力,實力將會直線上升。

而遼東都司原來的影響力,則會變弱,甚至可能落為遼東節度府的應聲蟲。

於公,防止武將擁兵自重,於私,為了遼東都司的地位,都要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前番薩爾滸之敗,朝廷精銳儘失,蠻族兵峰日盛,威脅瀋陽安全,遼人守遼土,也是朝廷萬不得已的辦法。”

說起薩爾滸之敗,王鎮臉色顯得平靜。

他一直認為,當初是朝廷用人不當,派了遼東巡撫搞平衡,其人不懂兵事任性胡來,才導致他的失敗。

罪不在他。

太上皇信任他,如今遼東不再新設遼東巡撫,他有信心防禦住蠻族的進攻,保護瀋陽不失。

“既然遼東武將的崛起,已經不可阻擋,那更要歸於遼東都司管控之下。”

陳策直言。

“補足欠餉是一事,補充兵器裝備是一事,整頓軍紀是一事,任用能將是一事,管權任能是一事。此五事齊施,即可穩定軍心恢複士氣,又可防止武將專橫跋扈。”

王鎮聞言笑了起來,看向陳策說道。

“正是要如此,隻要地方文武齊心,上下賣命,大周之偉悍,豈是小小的蠻族能抗拒的。”

從遼東巡撫被處罰後,王鎮揹負了很大的壓力。

如果再一次失敗,他就冇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所以隻允許自己成功,不允許自己失敗。

這幾年他大肆提拔有才能的官員,就像眼前的陳策,寬和的對待武將,想儘辦法提高遼東實力,例如大量收留蒙古人。

不隻是要守住瀋陽,還要報當年薩爾滸之仇,洗清自己身上的汙點,恢複自己的名譽。

最後陳策離開經略府,鬆了口氣的同時,內心又隱隱的擔憂。

老大人這一年勇於任事,企圖報當年之恥,陳策是認可的,但是……老大人有些太著急了。

蠻族如今鋒芒正盛,理應避其鋒芒,已方以守漸逼,慢慢消弭對方的實力。

這是遼東都司上下定下的決策。

今年以來,前線各地佈置兵十萬,士氣纔開始好轉,民也漸漸歸家,逐漸恢複實力。

但是經略這一年的佈置,有點不像是安於防守的意思。

“唉。”

陳策算不透未來,憂心忡忡。

第三日,陳策去拜見兵巡道白養粹。

白養粹掛了按察僉事的頭銜,歸於山東按察司,是正五品的官員,現領遼陽兵巡道道官。

官場無秘密,陳策要升為遼東都司經曆司經曆,雖然隻是六品,但是權利並不比自己小。

所以白養粹笑臉相迎,顯得很客氣。

交談了一番,陳策主動提起唐清安,說遼東都司要在東海堡設立火藥局。

白養粹暗暗瞅了眼陳策。

東海堡設立軍械所的事才被否決不就,就改成設立火藥局,此人能耐不小。

兩次為東海堡百戶謀利,剩下的話不用說,他依然知曉對方的來意,肯定是為了武舉之事了。

兩人都不提此事,喝了一番茶,白養粹親送陳策離去,過了一日去了衙門,叫文書送來報名冊。

在名冊上點了點,遞還給了文書。

回到了家中,陳策叫來唐清安,烏進孝也跟了過來,告知了火藥坊的事。

“在東海堡設立火藥坊。”唐清安不可思議,立馬感激的連連點頭。

火器本來就是他未來的規劃,如今能提前接觸到火藥,更是意外之喜了。

按下心裡的激動,唐清安試探的問道。

“世叔,這件事可不容易辦到。”

“我要升職了。”

陳策冇有隱瞞,直截了當的告訴他。

“恭喜世叔。”

果然如此,唐清安並冇有太過意外,這幾日世叔的表現反常,語氣大包大攬,隻有如此才能說得通。

烏進孝隨後才醒悟,連忙詢問升的什麼職位。

“經曆司經曆。”陳策看向烏進孝,老夥計不懂其中的意義,不過這樣也好,自己真正的朋友不多了。

唐清安起身,向陳策磕頭。

見到外甥這般隆重,烏進孝才隱約覺得這官升的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