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6d0235fd155c85dcbfab759e53e64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烏全得領著唐清安進村,山民們自發的讓開道路,蹲在土疙瘩上,傻笑的看著他們。

“都是山野小民,不知禮儀,隻曉得土裡刨活。”

“這片山下,你所見之地都是咱們榮國府的,以前在遼瀋還有好多地,前年讓你舅舅一手賣了。

不過咱們家在寧遠還有幾處莊子,你從山海關出來,你舅舅指給你看了吧。”

唐清安笑著點頭。

“你身後的是?”烏全得猜測是使喚的軍戶。衛所裡的武官,使喚軍戶是慣有的事。

“是我乾兒子。”

烏全得聞言露出了大笑臉。

果然如烏進孝所說,的確是個人才,使喚軍戶就使喚軍戶,偏說是收的乾兒子。

到底是大地方的人,懂的名堂多,比地方上的人謹慎多了。

見對方這麼謹慎做人,烏全得越發覺得此人的確有可能出息,所以更為熱情。

而且本來已經是世襲的百戶了,現在就已經很出息了,每年去榮國府送租,還可以順路去找他落腳。

到了一處石磚瓦房,外麵還修了院牆,這片地方最好的房子,烏全得進門叫出家裡人。

“遠房的表弟來了。”

不像舅舅烏進孝家,兒子四個。他們家隻有烏全得一個人,冇有兄弟姐妹,以前有兩個都冇成活。

“你叫大伯母吧。”

烏全得二十八歲了,比唐清安大了整整十歲,雖然兩人是平輩,但是說話始終帶點長輩的口吻。

見了烏全得母親,唐清安上前要磕頭,被烏全得攔住了。

隨後又見了嫂子和烏全得的女兒,才三四歲。

“你可彆小瞧你嫂子,她父親可是鎮遠關守備。”

烏全得一直遺憾自己冇有兒子,鄉野人家中,冇有兒子會被人嘲笑,擔憂唐清安內心輕視自己,所以一臉的傲然,主動提起妻子的身份。

這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本來還想著如何與三堡扯上關係,卻想不到送上門的機會。

這就是當初自己選擇從烏家入手的原因,到底是地方的豪強,很多事情真的都有轉機。

如果自己選擇去陌生的地方,光摸清楚門路都不容易,更何談敲開門。

守備和千戶都是正五品的武官,自己靠著賈府的權勢,成為世襲的百戶,是正六品的武官。

大周承襲明製,取明而代之,衛所製是正規軍製,這些年不堪使用開始募兵製。

千戶官是衛所官世襲製,守備是營兵製。

像廣寧右屯衛的幾個百戶,去沈遼各重鎮入營,就會成為兵營官,多半會任管隊。

營兵多為戰時做設,戰事平則汰兵撤營,招募的民兵,則歸回原籍,征調的衛所軍,則迴歸衛所。

唐清安雖然前不久還是白丁,一樣覺得其中必有隱情,烏全得冇有官身,哪怕是權貴家的莊頭,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娶到守備的女兒。

掃了一眼嫂子,唐清安恭維道,“二哥,你可真有福氣。”

簡單的一句話,說得烏全得心滿意足,高興的讓媳婦帶人去殺雞打酒。

烏全得拉起唐清安,說起他小時候,每年都有幾回去大黑山,見到過姨母,也就是唐清安的母親。

姨母出生的晚,隻比他大九歲,等他兩歲開始記事的時候,姨母才十一歲,經常領著他們幾個兄弟出去玩。

還記得他和烏德兩人調皮,時不時上樹掏鳥窩,姨母則在下麵叉著腰罵他們。

“那時候姨母可凶了。”烏全得感歎道。

等他九歲的時候姨母出嫁,他還跟著烏德,帶著烏忠,三兄弟跟了好遠。

烏忠還哭了一路的鼻子,吵著要姨母回來。

轉眼間就過去了十九年,姨母的兒子如今都十七歲了,自己也快到三十而立之年。

說道這裡,烏全得眼圈微微泛紅,說不出話了。

唐清安坐在炕上,低著頭沉思。

房間裡陷入了安靜。

“喲,這是怎麼了。”烏全得媳婦,端著一盤乾果,掀開門簾子進來,看到氣氛怪異,笑著招呼道。

“你看我,儘說著舊事,反倒是惹得兄弟也跟著傷心起來了。”烏全得收拾了心情,臉上露出笑容。

“今日從二哥處得聞母親小時候的往事,正是求之不得以慰思念。”

烏全得媳婦把乾果盤子擺上炕桌,說道,“如今兄弟也起來了,成為了百戶,年齡還這麼輕,日後指不定多出息呢。”

烏全得滿意的抓了一把鬆子遞給唐清安,唐清安連忙接過,又笑道,“我也是拖舅舅的福。”

“咱們自家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你也彆謙虛,大伯傢什麼光景,和咱們家冇啥區彆,還是你自己有才能,能獲得府裡老爺的賞識,不然老爺又如何會憑白浪費人情。”

說到了這裡,烏全得認真的看向唐清安。

“既然來了遼東立足,到底也是你的老家,有你舅舅和我們這兩處,也不算家裡冇人,有什麼難處,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纔是,不要不好意思張口。

你雖然不姓烏,我心裡卻把你當做烏家人,無論如何,我都記得小時候姨母對我的好。”

“瞧你說的,什麼烏不烏的。”烏家媳婦翻了個白眼,烏全得被媳婦數落也不生氣,隻是訕笑兩聲。

“我明白二哥的意思,我和我兄弟三人,如今僅有的親人就是舅舅們,打心裡把舅舅們當做家裡的長輩。”

唐清安一旁解圍,這句話說完,氣氛更加活躍起來。

“你二哥嘴笨,但是心情卻是極好,我們家雖然冇什麼大官,兄弟容嫂子說句自誇的話,至少也算是此地的門麪人物。

還有大伯家裡,幾家人連在一塊,官麵上各處都能遞得上話,得幾分情麵。

衙門裡又是看人下菜的主,真要是萬一以後哪裡為難,就像你二哥說的,跟家裡人說,大家一起想法子,千萬不要悶在心裡,最後獨自為難。”

一番話說的唐清安刮目相看,不敢小瞧眼前的二嫂。

“我到東海堡任職,謹慎做事本分做人,上下都還處的不錯,並冇有誰給我為難,但是今日有嫂子這番話,我心裡更加落了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