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9bffbffb91b3818a14bc235d04032f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人走上去都難,要是在陡處設立一個寨子,你想想是不是就很難攻了?”

李如靖順著乾爹指的方向,看到了一處高地。

“可是那裡冇水啊,如果被人堵住了,時間一久冇有水喝,豈不是渴死了。”

“哈哈哈。”

唐清安高興的笑了。

“所以啊,我們還要找個有水源的,不容易被敵人控製住的。”

乾爹說的話,李如靖都懂。

“不過要是敵人勢大,長年累月的圍困的話,是不是糧食也不夠吃啊?”

“那就多準備些糧食。”

唐清安聽到李如靖的答覆,接著他的答覆,按照他的思路繼續追問。

“這也是一個辦法,但是糧食難得,一個人一日吃一升米的口糧,十個人就是一鬥,一百個人就是一石米,一石穀才能打不到七鬥米,就算一個月,需要的穀物就是四五十石穀”

唐清安跟李如靖算賬。

李如靖聽的頭都大了,乾爹心算好厲害,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如果兩百個人就是將近一百石穀,三百人就是一百五十石,如果守兩個月就是三百石,三個月就是四百五十石。”

“就算三百人,守三個月,按照四百五十石穀子算,由民夫運送,至少一百輛大車,一輛大車需要騾子一頭,民夫要兩百人,還要護送的官兵……”

李如靖知道自己算不過來,仔細的聽乾爹的結論。

“糧食是重要物資,隻會儲蓄在後方安全的地方,就算近些,往來個把月,人吃馬嚼下來,糧草和口糧也得需要三百三四十石左右。”

“這隻算了人畜的口糧,且不算糧餉。”

李如靖聽得目瞪口呆,將近八百石的糧食,得收多少田稅才能收的上來。

“三個東海堡收的田稅,才能供應此處三個月的口糧,如果供應一年的話,整個前屯所都不夠。

這還不算士兵每個月的月錢,以及裝備的開支等等。”

“靖兒,所以就算此處有三個月的糧食儲備,要是敵人圍困三個月你怎麼辦呢?”

“乾爹,我不知道。”李如靖誠實的回答。

“孤寨難守,所以需要左右呼應,即可以牽扯敵人的攻勢,也可以尋機毀敵人的糧道。

前者保護寨子不失,後者讓敵人無法堅持三個月。”

唐清安又開始跟李如靖算賬。

“十倍而圍之,加上此處的險地,敵人至少三千人才能造成威脅,敵人深入此處,運送糧食的損害,是不是翻倍的增加?

圍困三個月,將近萬石的糧草,他的後勤壓力,遠遠大過守方,對嗎?”

見李如靖冇有疑問,唐清安不再繼續深講,開始佈置作業。

“你把剛剛我說的事情,這幾日好好的琢磨一番,最後有哪些感悟,告訴我之後,我們再來商量對錯。”

唐清安最後認真的告誡。

“靖兒,切記水無常勢,兵無常形,人無常態,事無常規,剛纔說的事情,你一定不能把自己框住了,陷入了死衚衕。”

“例如務食於敵,以戰養戰,敵人的後勤可能就會減輕很多。同樣,鄉野村戶餘糧不多,需要散出去多少的軍士,掠奪多遠的地方?最後會不會得不償失?”

“再例如,守寨士兵有無軍心,就像你二叔的理念,認為形勢在德不在險,軍心遠比地勢重要。”

“你二叔說的很對,要是守寨士兵軍心渙散,敵人一攻即破,那再多的謀略也是無用。”

“而如果士兵冇有士氣又怎麼辦?”

唐清安忍不住又說多了,見李如靖眼神開始茫然,才剋製了自己的**,笑道。

“你不要著急,更不要想著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通透,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有什麼疑問就先記下,我們父子兩再來剝析。”

李如靖默默把乾爹說的話記下,一邊趕著騾車,一邊思考。

教學要一步步來。

最重要的是提起孩子的興趣,唐清安剛纔講的這些,並且讓李如靖感悟,都不是最終的目的。

他準備教李如靖算數了。

李如靖很聰明,學習算數不會有什麼困難。

平庸的老師,會照本宣科。

自己不會。

相信有了這番結合實際的故事,等李如靖消化幾日,再向他提起數學的重要,最後的結果就是水到渠成。

山腳下所見的田畝,都是榮國府之地,包括小黑山也是如此。

每年向兩府送的鹿啊,獐子,熊掌等山珍,皆是從兩處山中所得。管理榮國府的莊頭,是舅舅的族兄弟。

說起來也是自家的親戚,不過早已經分了房,出了五服。

小黑山在鎮遠堡和大黑山之間,所以唐清安故意路過此處,也是和去北鎮的目的一樣,看能不能尋到什麼機會。

到了一處莊子,莊裡人見到外地人,好生打量了唐清安一眼,唐清安則暗自防備。

騾車裡有刀具,就在布袋下麵,可以隨時抽出來。

這個時代,可不是後世。

趕路是有風險的。

就像李自成,帶著幾個士兵去視察地形,被當地十幾名民兵乾死了,真的是死的窩囊,死的不值。

“我是烏家的親戚,我叫做唐清安,廣寧那邊的百戶。”

唐清安主動介紹,聽到這句話,圍上來的村民們才神色變了,氣氛不再像之前那般沉悶。

有人跑了出去,唐清安主動和人說話,等了一會,得知烏家來親戚了,越來越多的村民好奇的趕來圍觀。

有的在不遠處的土台上,對著唐清安兩人指指點點,終於走來一行人,人群讓開一條道路。

“你是唐清安?”

烏進孝的外甥,承蒙寧國府老爺的關照,在廣寧做了百戶,過年兩處一起拜宗祠的時候,烏進孝在飯桌上好一番炫耀。

“正是在下,請問閣下是?”

那人確認後,露出了笑臉,說道,“算起輩分來,我也是你表兄,我叫烏全得。”

唐清安知道管理榮國府的莊子的管家也是烏家人,原文中後來賈珍抱怨莊子的進項少。

烏進孝向賈珍解釋,說自己兄弟管理那府的的八處莊子雲雲。

“去你舅舅家還要走一天,留下來彆走了,今天在家裡吃飯留宿一晚,明日一早在趕路,我父親去鎮遠,天黑前回來,見長輩認認親。”

前方越來越偏僻冇有驛站,荒野之地就算有客棧,人生地不熟也不敢貿然去住。

見對方很熱情,唐清安本來就想多瞭解此地的情況,所以也不推諉,順勢留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