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趟出行的目的,不但是要去舅舅家認門,以及去遼陽城拜訪陳策。

人家幫了這麼大的忙,無論如何也得親自上門感謝。

還有一層想法。

大黑山小黑山屬於北鎮,北鎮以東有鎮遠堡,靠近小黑山,堡外是蒙古。

按照原來曆史的話,邊境鎮靖,鎮邊,鎮遠三堡,三百餘裡外屬於蒙古部落的草場,兀魯特部在此遊牧。

蒙古左翼東遷後,在達賚遜汗的帶領下,率察哈爾左翼,好兒趁,罕哈各部,瓜分了此處原來的朵顏三衛。

兀魯特部屬於蒙古左翼中一部,在察哈爾蒙古大部落中,屬於末尾的部落。

雖然墊底,但是實力並不小,帶甲空弦之士約滿萬。

蠻族崛起了,不光大周受到了威脅,蒙古左翼同樣也感受到了威脅,曆史上沈遼失陷後,兩者冇有繼續敵對,轉變為相互利用。

鎮遠堡則成為了互市的地方,蒙古左翼終明一朝想要的互市,以冇想到的方式達成了。

互市啊。

雖然目前還冇有發生,但是唐清安準備提前鋪路,為日後在皮島各島建立東江鎮夯實根基。

李如靖第一次趕騾車,得知義父要帶自己出門,即高興又緊張,怕自己做不好。

聽到劉承敏的話,他連忙迴應。

“二叔,我省的。”

這聲二叔,叫的劉承敏頭皮一陣發麻,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小子倒是會順藤摸瓜的攀關係。

大哥虛歲十九歲,收了彆人十五歲的孩子做兒子,有臉皮這麼厚的嗎?

兩人都是光棍,媳婦還冇有著落,大哥卻先有了兒子,果然是大哥,什麼事都是先兄弟們一步。

對於大哥的操作,劉承敏實在被驚了一把。

李如靖竟然識字。

他說是他娘教的,不過唐清安更看重這孩子的機靈。

冇有得到二叔的迴應,少年紅著臉低下頭。見狀,唐清安嘴角笑了笑,坐上了騾車,和二弟告彆。

牽著騾車來到寬闊的地方,少年動作生疏的跳上來,緊張的一手握著韁繩,一手握著木鞭子。

當車把式不是那麼簡單的,要熟悉牲畜的習性,像騾子就要定期釘掌。

要熟知牲畜的“腳力”,哪些坡能過,能走多少路。

熟練的操縱韁繩,手裡的鞭子,以及各色口令。自己請教老劉叔,他說好的車把式,總能躲開道路上的坑窩,趕著牲口越過泥塘如履平地。

而在平整的地麵上,想快就快,想慢就慢,駕馭自如。

像自己要跟著百戶出門,難的是在繁華的地方,人員密集的街道上,如何不慌不忙的架著騾車,從人流縫隙中平緩穿過。

要是不小心碰了人,不但要賠錢,還為百戶惹麻煩,耽擱百戶的事,最怕的就是得罪了大人物。

老劉叔的一番指點,李如靖越發不敢粗心,剛出發就全神貫注,大氣不不敢出。

路邊還有殘雪,李如靖額頭上卻開始冒汗。

“有時候你越是用力,反而越不能辦好,試著放鬆些,可能還會有驚喜。”

聽到乾爹的話,李如靖點點頭。

這一趟出門帶上乾兒子,唐清安準備摸清楚乾兒子對那些方麵有喜好,好因材施教。

前世作為小學教師,教了半輩子的書,就像自己親弟弟們,以及結拜的弟弟們,他都教的很好。

對於自己的眼光,唐清安自認為不弱於人,頗為自負。

看孩子看他們的眼神。

這孩子的眼神很好。

嗯。

和二弟三弟比起來都不弱。

不過到底十五歲了,比不得他從小教二弟三弟,所以更需要言傳身教。

終於到了衛城,唐清安冇有去司裡,因為數次拜見指揮使大人,都冇有成功,已然知道對方不想見自己。

所以直接去了同知的家中,出來招待自己的是同知家中的老仆,告訴家裡老爺出去拜訪友人,不知道幾時能回。

唐清安看了看日頭,說願意等一等碰碰運氣,老仆遂引了他到大廳去坐,奉送了茶水。

剛坐了一會,進來一個穿著長衫的年輕人。

唐清安不認得他,那年輕人微笑的上前自我介紹了一番,竟然是同知的公子。

和同僚們閒聊的時候,有談起過同知家的公子,此人頗為自傲。

同知的公子一心學業,冇多久就要動身去京城赴考,如今是不見外客的。

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唐清安連忙見禮,說道自己是東海堡的百戶,能順利落職,多虧同知大人的情麵。

“我知道你。”

簡短的一句話,唐清安明白了,此人知道自己的來曆。

“請坐。”

聞言,唐清安並冇有立刻坐下,而是先等年輕人坐下。

不談眼前人的父親是自己的老上司,隻論他舉人的身份,就足以讓自己以禮相待。

如果在京城他有幸中第,那就更不得了了,按部就班的情形下,日後自己見到他得磕頭。

“聽說閣下從金陵來?”

“是的。”

摸不清楚對方的來意,唐清安比較拘謹。

“金陵城上西樓,倚清秋。萬裡夕陽垂地,大江流。”年輕人憧憬道,“真是個好地方啊,等我日後有機會,一定去領略一番風景。”

“公子前途廣大,定然有那機會。”

年輕人笑了笑,並冇有過多的言語,這種類似的話他聽了好些年,已經聽疲了。

沉吟了片刻,他看向唐清安,決定賣個人情。

“遼東都司要在東海堡設軍所的事情,可能要停了。”

這麼大的事情,自己絲毫的風聲都冇有聽到過,唐清安措手不及愣住了。

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連忙詢問。

“冒昧請教,是什麼原因?”

年輕人搖了搖頭。

“這件事我不知道,我父親也不知道,你最好親自去找當初操手的人想想辦法。”

自己托陳策的關係,才接上了同知的人情,對方身為同知的兒子,怎麼可能不清楚,他在遼東都司的關係是誰。

這番言語隱晦,多半內情極為複雜,所以對方不願意多言,過多的參與這件事。

唐清安連忙謝過,遇到大事不能著急,急也冇用反而更加添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