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寧右屯衛,位於大淩河口東岸,衛指揮使司置於錦縣石山,單設衛城。

廣寧中,左屯衛至於錦州西北邊境,後屯衛遠在義縣,廣寧右屯衛獨在南,是大衛設五所。

年前,遼東都司突然下公文,要在東海堡改設軍所,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事情反常必有妖,指揮使任高,正月去遼東都司跑完年回來,仍然雲裡霧裡。

並冇有打聽到,軍所的事情是誰出手操作的,越是如此任高更加好奇。

來的人背景神秘,發生的事情也離奇。

自己治下小小的一個百戶,連自己都打聽不到跟腳,真是奇了怪了。

他去上麵跑年,下麵的人跑年到他這裡,還有各處的鄉紳吃請,和同僚互相間的拜年。

忙碌中把這件事暫時忘記了,直到衛指揮使司同知韓彬來到他家中拜年。

韓彬在衛所掌實權,負責廣寧右屯衛所屯田、驗軍事宜。

一看到他,任高立馬反應過來。

去年他從山東回到司裡,就幫助那東海堡百戶落實承職之事,自己真是騎驢找驢啊。

任高親自來到堂外迎接韓彬,韓彬隨著門子進府,看到迎接自己的上司,露出一臉的笑容。

兩人進到大廳落座後,任高的長子親自帶著小廝送來茶水,點心。

“世叔,正準備去您那裡拜年,不知道世兄在家否?”任高長子上前見禮。

韓彬笑道,“今年要科舉,他從去年就開始閉門不出,反倒是冷落了你們這幫朋友。”

“世兄乃我輩最有才華之人,早有功名在身,理應科舉為重,我等不敢上前打擾,隻等世兄早日高中,我等必定好好尋他熱鬨一番。”

“這是正經。”

任高長子寒暄完就退了出去,客廳裡隻留下任高和韓彬兩人。

“我治下來了個人物,韓兄可有教我?”任高主動開口,臉上露出笑意。

韓彬輕輕放下手中的茶碗。

這是景德鎮官窯出產的特等瓷器,胎釉厚重,胎質潔白細膩,青花用料薄,呈色淡雅。

專人專窯燒製成,一年纔不到兩千套。

指揮使家裡這套茶具,花了不少力氣才得來的,向來不輕易示人。

韓彬輕指了指茶具,笑道,“往日裡都見不到的東西,難怪今日輕易給我使用,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我。”

“哈哈哈,一套茶具而已,回頭讓人送去給你。”

“彆,好鞍配好馬,用這套茶具又要用好茶葉,憑白浪費功夫,我還是用我的好。”

韓彬打趣完,暗自沉吟了片刻,要不要如實告知。任高在主位上也不催,笑著看著同僚。

“是賈府的人。”

韓彬說道。

果然,任高的笑臉立刻僵住了。

有時候不知道反而是好事,知道後隻會左右為難。

“這可是燙手山芋啊!”

良久,任高感歎一聲。

韓彬點點頭,認可指揮使的想法,的確是燙手的山芋。

到了他們這個層麵,朝廷的一些忌諱,大致能得知一二,知道哪些事情不能碰。

賈府祖上原籍金陵,兩兄弟乃大周建國的開國功臣,分彆封為寧國公和榮國公。

風頭一時無兩,金陵係的領頭人物。

後來周太祖在京城建都,召各勳貴入京賜府居住,隨後在邊陲之地賞賜土地。

變相的割裂勳貴和內地的聯絡,把勳貴的力量牽出腹地,置換到邊地。

一則削弱勳貴的實力,二則鞏固邊境的安危,三則邊軍監視,三管齊下連消帶打,成果很是見效。

到了太宗皇帝一朝,各勳貴在邊地的力量發展了起來,又和原地有所牽扯。

賈府最為興盛,聯合三家世代結為姻親,互相交錯影響,結成一張牢不可破的大網。

不但重新籠罩了金陵,在當地恢複了往日的影響力,而且越發的堅實。

更為震撼的是,賈府在遼東也發展出不可小覷的勢力,一南一北交相呼應。

其餘勳貴也或多或少如此,不過都不如賈府強盛。

太宗皇帝後,朝廷開始重視勳貴的危險,連續打壓勳貴力量,一直到太上皇登基。

太上皇少年登基,後來因為無子嗣,三十年前發生了立儲風波,寧國府又站錯了隊,牽連了不知道多少人。

隻遼東的文武官員,就去職了幾十人,太上皇藉此大開殺戒,從此勳貴衰落,再也不複當年的威勢。

任高是遼東世官,如何會不曉得賈府的稱號。

隻不過這麼多年來冇有聽到賈府的資訊,乍然得知有點不知道如何應對。

這真的是要命的山芋啊。

賈府到底是何意?想要捲土重來嗎?

不管他們是怎麼想的,自己不沾不惹,絕對不要惹禍上身,瞅了眼韓彬。

這同僚膽子真大。

任高立馬岔開了話題,不再提這件事,彷彿剛纔問的人並不是他,提起一個月後的操備之事。

韓彬也懂事的轉移話題,和指揮使談了衛所裡的公事,坐了片刻後起身告辭。

任高送到廳外,讓長子送出去。

韓彬從指揮使家中出來,冇有去其餘地方,直接回到家裡,冇有打擾兒子讀書,默默的回到書房。

打開一封書信,是遼東都司戶科司務陳策寫給他的。

看著信的內容,韓彬久久無言。

……

唐清安整理了行李,牽出百戶所的騾子,駕轅套上大車,車上裝有一些乾貨,劉承敏在一旁相送。

“二弟,所裡的事情就都交給你了,我這一番出去,估計至少小半個月才能回,我不在的時候,你的脾氣可要收斂些。”

唐清安不放心的交代。

“你的事要緊,放心吧,我有分寸。”

大哥要去司裡拜訪同知,然後去他舅舅家拜年,年前就說好的事情。

人活著就離不開人情世故,為官更是如此。

自己現在能在東海堡站穩腳跟,跟自己的才華無關,跟這些人情有關。

再者彆人幫了自己的忙,知恩圖報也是做人的底線,自己想要成大事,更要懂得感恩,更何況對方還是自己的親舅舅。

“你一路上要照顧好百戶,也要把自己照顧好,這番百戶帶你出門,你可要多聽多看。”

劉承敏回頭對已經十五歲的李如靖教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