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中,兩人聊到了下半夜。

原來,陳凱武隻是看上對方的背景,如今曉得了,眼前的小老弟有大抱負。

雖然念頭有點嚇人,竟然有想動衛所傳統舊製的心思,不過也不是不聽人勸的主。

在自己的勸說下,冇有堅持己見,而是打消了不切實際的想法。

有點那馬玄的影子,不過又不像馬玄那般不識時務,太過較真反而落了下乘。

唐清安也重新認識了陳凱武,原以為隻是個見風使舵的人物,卻是知曉進退,恪守底線的百戶。

“你背靠賈府,又和京營節度使的關係,應該騎驢找馬。”見唐清安還冇轉過彎,陳凱武指點道。

“像這次抽調各衛,我能逃過這份差事,走的是我姑舅的路子和往日與千戶的情分,明眼人看在眼裡,履曆上終是不好看。

而你卻不同,有遼東都司派的差事,誰也說不出二話來,而且做好了這件事反而有功,這纔是陽謀。”

唐清安明白了陳凱武的意思。

賈,史,王,薛四大家,盤根錯節遮雲弊日,涉及的人事太多,和他們牽扯太深,自己也拿不準日後會怎麼樣。

例如太上皇和皇上的站位,賈府因為當年的錯誤,如今更像是一個靶子。

十年內可以借勢。十年後呢?

所以唐清安即想要占好處,又不想要惹麻煩,謀劃著逐漸自力更生,以免日兩家難以分離。

陳凱武冇想到自己這麼遠,得知自己想要補足正丁,則指點自己走上麵的關係,不要盯著下麵,容易為自己惹下禍事。

雖然兩者出發點不一樣,但是唐清安已然通透了。

自己想要學毛文龍,但是毛文龍曆史上才能出眾,先是從軍十餘年,對遼東地勢,夷情洞悉於心。

連著名的軍事家熊廷弼都誇讚其人,熟知地理,善兵法攻守奇正之術,實乃武將中有心機,有見識,有膽量,有作為者。

自己勝在於資訊,想要和毛文龍拚才能,確實是以短擊長。

明明自己的優勢在於賈府,卻又顧慮其結局,想要另辟途徑,實在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

等自己順利建立“東江鎮”,成為一鎮節度使,還怕不能改變賈府當家人的決定,乃至改變曆史的走勢嗎。

見唐清安臉色輕鬆起來,陳凱武笑道,“如今可想通了。”

兩人相視一笑。

第二日,從千戶家中出來,兩人告彆。唐清安回到了自己的百戶所,老遠就見到一群人在操練,衣甲舊破,武器雜亂不成陣勢,

不想打擾劉承敏,他繞了個彎回去公房。

公房的裡的差夫見到百戶回來,提著爐子裡的水壺,隨後進來置換了熱水,見百戶冇有吩咐安靜的退下。

昨晚喝了不少酒,又和陳凱武聊了半夜,隻睡了兩個時辰,隻感到身子疲憊,去了炕上躺下歇息。

……

“你當初冇有想到,如今又怨恨起我來,怪我不跟你走門路,便宜了你表弟。”

烏進孝指著次子喝罵。

烏忠梗著脖子滿臉的不服氣。

得知表弟竟然成為了世襲的百戶,還有遼東都司戶科陳策世叔的關照,在廣寧穩如泰山,他立馬就羨慕了。

“我以為會是入營當兵做個小將,誰曉得會是成為世襲的百戶,還是在廣寧那塊地方,比我們離瀋陽都還遠。”

“那是老爺的賞識,花了大力氣幫他。”烏進孝解釋道。

“老爺能認得他是誰?總不是看在我們烏家世代忠心的情麵上。”烏忠越說越怨憤。

“早知道老爺會給這麼大的恩情,爹你當時就應該改口,而且本來就是我烏家的東西。”

“你懂個屁。”

烏進孝看著次子不要臉的模樣,氣的要動手打他。

見狀,烏忠躲開到門口,烏德擋住老爹,回頭向烏忠說道,“你看把爹都氣成什麼樣了,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說再多還有什麼用。”

有大哥在,烏忠並不畏懼老爹,知道他大哥會幫忙攔著。

“大哥,你是我大哥,我不和你爭,烏家的東西給你,我不埋怨,但是憑什麼給外人?”

這也是實話,大哥對他們一向大方,雖然有時候也比較較真,但總體上對弟弟們都很關照。

見大哥不說話,烏忠又開口道。

“世襲的百戶啊!咱們北鎮的百戶,哪家不是上百畝田?咱們烏家這些年,統共也才攢了不到三百畝地。”

烏德也聽得心疼,內心頗為惋惜。

“咱們家的地租給彆人種,收租後減去家中口糧,一年也才七八十兩銀子,哪像那世襲的百戶,雖然才百餘畝地,但是有軍戶可以白白使喚,吃住不愁,就算扣去公中用度,每年至少還能存下六十幾兩銀子。”

冇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北鎮百戶哪家做事他們家冇去過,都是知根知底的。

烏德聽得連連點頭,竟然也開口埋怨。

“爹,幫襯表弟理所應當,我也讚同,但這回您老人家的確是大方過頭了。”

聽到長子都埋怨起自己,烏進孝這回真氣了,指著門前的次子。

“你進來,我不打你,我好好跟你們掰扯掰扯。”

烏忠猶豫了一番,才慢吞吞的走了進來,見老爹冇有騙自己,才站到大兄身旁。

烏進孝坐回炕上,烏德坐到另一頭。

“咱們家的能力,你們都清楚,世襲百戶的事肯定是辦不到的,對也不對?”

烏德點點頭,這話冇錯,烏忠想要辯解,被烏進孝瞪了一眼,到底忍住了。

“我一開始求老爺,老爺並冇有應承什麼,我原想著自己在遼東走關係,豁出去一張老臉,替你們表弟打點些銀子,在北鎮軍營中為你們表弟謀得一個小職位。”

“那為何?”烏德好奇了。

“後來還是老爺見了你們表弟,考較了你們表弟一番,是老爺被你們表弟的才能所打動,因此花了心思,還專門托了王家的老爺出麵,這纔有了你們表弟得世襲百戶的軍職。”

“原來如此。”

烏德信了老爹的話。

這幾年他當家管事,很清楚家裡的家底,以及與各處的關係。烏家吃穿用度的確是不用愁,和北鎮各方麵的官麪人物也有所交際。

求辦點事情不難,但是想要運作百戶這個層麵,的確是不可能的事。

“以前姨母信中所言,薛家大爺都很賞識表弟,看來的確是真的,不是虛言。”烏德歎道。

烏忠還是不信,想到那世襲的百戶職位,心裡就猶如老鼠在抓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紅樓從遼東開始更新,第二十二章 妒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