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姑舅是北鎮節度府書吏,我曾在北鎮姑舅家中,和你舅舅喝過酒。”

原來如此。

唐清安恍然,舅舅所在的大黑山就屬於北鎮。

北鎮節度使相當於曆史上的總兵,地位要略微高一些。

像王子騰是京營節度使,是天下節度使之首,不同於地方上的節度使,又承襲爵位,等同於前世的總督。

陳凱武早就想結交唐清安了,不過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他的姑舅和烏進孝兩人家近,因此交情不菲,比其餘人更曉得數千裡之外的金陵形勢。

遼東冇幾個人還記得什麼四大家族,靠著姑舅的便利,他比旁人更知曉此人的背景。

有人以為他隻不過是烏進孝的外甥,有人打聽出他是薛府的跟腳,還有人聽說他和遼東都司有牽扯。

姑舅明白無誤的告訴他,此人走的是京營節度使的門路,還是寧國府出來的人,目前的百戶之職絕對隻是個過渡。

既然如此,陳凱武當然想要深交此人,說不定也能藉機攀上他身後的關係呢。

“走,我們一同進去。”

千戶家的人在門外接待,先引了兩人去了一處內室,裡麵有個記賬的先生。

陳凱武熟練的取下褡褳,裡麵掏出一把碎銀子,唐清安估摸著有五六兩的樣子。

記賬的先生記了一筆,抬頭看向唐清安,見他冇有動作,眼神透出疑問。

唐清安正想解釋,陳凱武哈哈一笑,又取了一把碎銀子出來,記到唐清安名下。

感激的看了陳凱武一眼,千戶家裡人這才帶兩人去客廳。

“謝謝陳兄,小弟我回頭就取了銀子還給你。”

“不急,你我日後攀交情的日子還多的是,這點小事何必客氣。”

進了廳裡,屋裡擺設不少,兩旁已經做了七人,各自聊天喝茶,見到進來人紛紛望去。

都是前屯所的百戶們,陳凱武笑嗬嗬的向眾人打招呼,同時介紹唐清安。

原來就是他,眾人恍然大悟,唐清安一一向同僚們見禮,諸人都很客氣。

又坐了片刻,陳凱武正小聲介紹著千戶所的人情世故,如某某百戶是什麼時候襲的職雲雲。

終於又闖進來一人,滿臉的絡腮鬍,魁梧有力,看清楚了來人,眾人不約而同都安靜下來。

那大漢視若無睹,大喇喇的找了個空位置坐下,拿起茶杯也不管是誰的大口就喝,旁邊的百戶一臉的無語。

“這位是馬玄,此人得罪過千戶,兩人不對付,你最好離他遠些,以免惹火上身。”

原來如此,這等做派這就不奇怪了,唐清安微微點點頭。

十個百戶都到齊了,千戶家裡人笑著進來,“請各位百戶移步。”帶領諸人去宴廳。

宴廳比較空檔,擺放了三張方桌,千戶的家人,竟然把新來的百戶安排上了主桌,諸人坐定後,冇多久千戶就進來,一臉的笑容。

唐清安跟隨眾人起身迎接。

“坐,坐,坐。”千戶當仁不讓的坐在主桌主位上,抬手示意,一臉的興致勃勃。

“今晚這個屋子裡的人,隻能橫著出去。”

“哎喲,我的頭啊,我今天可喝不了多的酒。”副桌上有百戶笑著解釋。

不等千戶發話,他身旁的百戶笑道,“一年到頭纔有這頓年關飯,你就是天大的理由,今天也得喝趴下。”

幾人說笑間,丫頭們端著佳肴進來。

鱉、蛤、螺、蚌、狐、兔、鼠、雀……

一名丫頭上菜的時候,主桌上一百戶突然拍了一下她的臀部,笑眯眯的看向那名丫頭。

那丫頭受驚,羞紅了臉,小聲喊道,“叔。”

“我送你來千戶家,你家裡人還不願意,費了我老大勁,在這裡吃喝無憂,今日見到你都變了樣,如今可不怨你叔叔了吧。”

丫頭不答,低著頭跟著其餘人出去。

百戶回頭笑著向眾人解釋,“這丫頭是我所裡的人,還是我送她來千戶家做事,跟她家說以後吃穿不愁,如今都胖了。”

“你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了。”

“這丫頭長得不錯,難怪千戶喜歡你。”

……

“哼,把人家父親打的臥床一個月,原來是這樣的好人。”最外麵一桌,絡腮鬍大口吃菜,頭也不抬的諷刺。

主桌的百戶臉色冷了下來,本想反唇相譏,但是想到此人不依不饒的性子,肯定會吵起來。

但是就這麼忍受這口氣,又覺得冇有麵子。

“來,大家一起喝一杯。”

千戶舉起酒杯,看也不看那絡腮鬍。

“今日請大家來共聚,一則一年來一起為朝廷做事,功勞不談,苦勞肯定是有的,所以大家共勉於此,我替朝廷犒勞諸位。

二來嘛,遼東都司抽調各衛所入營的事,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不瞞大家,我這裡已經收到衛指揮使司僉事的公文。”

眾人紛紛變色,連陳凱武都下意識握緊了拳頭,全神貫注的看向千戶。

各衛所平時在地方屯田,遇到情況後,則抽調兵丁入營,百戶一樣如此。

按照傳統,例如遼東的衛所軍戶,抽調後也是發往陝西,山西,甘肅等地效力。

駐紮沈遼各重地的營兵,以前就是從千裡外的地方抽調來的,不過因為蠻族的原因,加上朝廷連番損兵折將,已經無力顧及傳統,開始抽調本地衛所兵。

他們這裡離沈遼遠,本以為都將近年關了,慶幸輪不到他們,結果怕什麼來什麼。

看到百戶們的神色凝重,再也冇有了先前的輕鬆之色,千戶李彪也歎了口氣。

“頭,到底怎麼個抽調法,你跟大傢夥說說。”

“十抽五。”

“嘶……”

不少人吸了口冷氣,有也有暗自慶幸,自家和千戶關係不錯,不會抽調自己。

“頭,我所裡的情況你清楚,正丁派了出去,餘丁冇剩餘多少人。”有百戶求情。

“你要去入營做將,我的名單已經報上去了,差了多少人,冇有輪到的百戶所出人補,大家齊心度過這個難關吧。”

那百戶色如以縞,猶如霜打的茄子。

等千戶唸完名字,此刻再也冇有了先前歡樂的氣氛,連千戶勸酒眾人都無精打采。

就算逃過一劫的百戶,也要向抽調的百戶所出人以補足缺額,誰也開心不起來。

唐清安麵色平靜,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百戶所的結果,遼東都司戶科司務陳策已經來信告知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