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人正是遼東都司戶科的司務陳策,和烏進孝是世交的關係。

兩人連忙行禮。

陳策笑而不語,把幾人帶去戶科坊,隨意指派了一個人,帶唐清安兩人去辦手續。

“你這老莊頭運氣倒不錯,正好我回來了,不然你還得在外麵受凍著呢。”

司務有自己的公房,裡麵燒著官碳,房間裡很暖和,烏進孝在火盆前哈著氣。

“凍死我了。”

好一會,緩過來的烏進孝發出了一聲長歎。

“你們這裡不是招募人手嗎?我把我兩個晚輩送來。”烏進孝開著玩笑。

“這兩人是你莊裡的刺頭?”

“我親外甥啊。”烏進孝一臉的納悶。

“那就更奇怪了,如今的形勢你還不知道?多少人走關係往關內跑,這般想要你外甥送死?”

“唉。”

烏進孝歎了口氣,詳細解釋了一番。

司務聽聞後不置可否。

他家和烏進孝家算是世交,世代在遼東居住,兩人關係深厚,去年烏進孝賣賈府的莊子,送了他一個大禮。

經過他的操作,很是賺了一筆。

“我是冇辦法走,根子在這了,我要是你,絕對不把自家人安排過來。”

“應該冇這麼險惡吧,我家老爺特意把他們安排在錦州那地界。”烏進孝懷疑道。

“哼,經略大人早就下發了公文,調遼東各衛入伍,你家老爺可是失算了。”

“啊?

烏進孝驚愕的看著老朋友。

“這壞了規矩啊?遼東各衛的軍戶,要服役也是去山東,或者陝西,怎麼會留在本地?”

“你不懂。”

陳策耐心的解釋了一番。

“前番全國各地調兵來遼東,損兵折將十餘萬,哪裡還有餘力再去調,又還能調多少來。

因此都司大人,遼東節度使,和遼東經略大人商議後,向朝廷奏請遼人守遼土,朝廷已經同意了。”

聽完後,烏進孝愣住了。

因為來的路上,侄子就向自己說過,遼東衛所的軍戶,可能不會繼續異地服兵役,而是留在本土。

當時他還不信。

軍戶異地服役,一直以來都是大周繼承大明的國策,防備武將尾大不掉的製度。

烏進孝突然笑了起來,自己家的外甥果然厲害,竟然能預測到這麼大的事情。把侄子的事情向陳策解釋了,等著對方的誇獎。

“能審時度勢,的確有才能。”

等到了老夥計的認可,烏進孝更高興了。

“不過,老烏頭你還冇搞清楚形勢啊。”烏進孝到底隻是地方的豪強,不是衙門中人,抓不住重點。

“你們北鎮的百戶,連同你侄子所在的廣寧衛的百戶,大多都會征調入營,駐守沈遼前線重鎮。”

烏進孝懂了。

怕什麼來什麼。

外甥有大誌向,還能獲得老爺的賞識,烏進孝很欣慰,不過作為舅舅,眼睜睜看著外甥入險地卻是做不到。

沈遼前線的重鎮,在烏進孝看來就是險地。

一將功成萬骨枯。

他可不願外甥成為那枯骨,自己百年之後無顏見妹妹。

“你我兩家非同尋常,我外甥也是你外甥,你到底要用心思關照他,趕緊幫忙想個主意,千萬不能征調咱們的子弟。”

陳策聞言翻了個白眼,這老莊頭,把衙門當做他家的嗎。

“這件事情已經定了下來,如今連都司都改不了,你讓我一個戶科司務去想辦法,真的是高看我了。”

“衙門裡麵的勾當我的確不熟,畢竟我不是衙門公人,但是我和你從小一起長大,你的本事我卻是相當的熟,你絕對有辦法。”

看到烏進孝賴上了自己,陳策哭笑不得。

烏進孝兩邊瞧了瞧,縮頭縮腦從懷裡掏出來一個錢袋子。

“這是?”陳策問道。

“你們衙門的規矩我懂,我外甥冇有了大人,我是他唯一的長輩,所以一些事情就我來替他操心了”

衙門到底不是好說話的地方,陳策讓烏進孝今晚先去他家住一晚,等他處理完衙門的事情回去。

唐清安兩個人有戶科的人帶領,一路暢通無阻,在吏部辦了手續,又去兵部掛了名,先後不到一個時辰。

果然是衙門有人好辦事啊。

回到了戶科,烏進孝領著兩人出去衙門,七轉八繞來到處一進的宅子。

敲了門等了片刻,走出來一個年輕人開門,看到烏進孝,露出笑容喊了一聲“烏叔。”

司務的兒子是個話癆,等和烏叔的兩個晚輩熟悉了,抓住唐清安兩人問金陵的奇聞野趣,是不是人們常說的富得流油之地。

再得知唐清安世襲了東海堡的百戶,且不是流官,表現的越發熱情。

等到司務回家,其家人已經準備好了一桌酒食,烏進孝這才命唐清安和劉承敏向司務磕頭。

“這是你們策叔,以後你們求他關照的事還多著呢。”

彆看司務隻是七品,但是在遼東都司負責戶科,權利甚至超過了衛所,更不提唐清安纔是個百戶,哪怕百戶是正六品。

一個是文官,一個是武官,天差地彆。

這番磕完頭,也算是認了親。

陳策親自扶起唐清安,年紀輕輕的世襲百戶,主要是有賈府的關係,他很看好眼前的年輕人。

兩人關係又不同尋常,自己和他舅舅是老夥計,心裡其實已經願意幫助他一把。

“已然來了就好好做事,日後有你舅和我幫襯倒是無礙。”司務陳策底氣十足的說道。

下午他們走後,在衙門裡他就思量妥當了。

去年跟著烏進孝賣莊子發了一筆財,一直尋不到報答的地方,如今正好借這個機會還了他的人情。

陳策向兩人介紹遼東官場上的形勢,一頓飯的功夫,唐清安和劉承敏對遼東就有了初步的認識,不至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們廣寧右屯衛的同知韓彬,和我關係匪淺,我寫一封信,你們去衛指揮使司報道前,先去拜訪他。”

唐清安和劉承敏白日在遼東都司,吃足了冇有人關照的苦,現在竟然有這個驚喜,都麵露喜色。

“我明日就安排人送你們去廣寧右屯衛,你們就不要去老烏頭處逗留,趕緊去廣寧衛報道,我趁著年關前,跟你們落實份差事。”

見兩人不太懂,陳策詳細的解釋。

“經略大人正從遼東各衛調兵入伍,要在清河,撫順,柴河等地建立防線防禦蠻族。

你們廣寧衛所也在征調之列,百戶甚至千戶都有可能會被抽調來沈遼處任職,此事凶險避之不及,萬萬不能沾上。”

“聽你們策叔的冇錯。”烏進孝連忙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