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c3df339acc7679566dff9b90fe3993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清安聽到劉承敏的疑問,笑了。

一畝幾十石的產量,放在明朝或者這個時空,的確是天方夜譚無人相信。

曆史上陳振龍帶回了番薯,多番求見福建知府,用儘了關係仍然被掃之門外。

番薯耐旱易活,生熟皆可食,六益八利,功同五穀,哪怕到後世現代化之前,一直都是農民的主食。

特彆是在乾旱的年景,更成為農民的救命之物。

這等利器,西班牙人當然不會短視,所以看管的非常嚴格,在呂宋幾十年都冇有流傳出去。

番薯在美洲種植了幾千年,經過無數代的培育,已經非常完美,又被西班牙人在呂宋種植了幾十年,已經非常成熟。

直到大明朝萬曆後期,商人陳振龍冒死,把薯藤絞入船上的吸水繩中,才成功帶回了國內。

番薯最厲害的,是不與主糧爭地。

不過這麼多好處,可惜陳振龍人微言輕,介紹的番薯產量又太過離奇無人相信,隻能在自家院裡種植。

又因為隻帶回幾株薯藤。等種植開來,還冇傳出福建,大明已經亡國,最後便宜了清朝。

至於玉米。

穿越前,玉米之鄉在哪裡?不就是遼東嗎,緯度上正是種植玉米的黃金帶。

這就是時代資訊帶來的優勢,這就是他的勢。

幾封書信。

一封寄給了弟弟們報平安,一封寄給了薛家的公子,一封寄給了薛家的二老爺,一封寄給了冷子興。

薛蟠在金陵呼朋喚友,早就忘記了唐清安,下人告訴他,唐清安托人送了他書信,正和朋友約了出去玩,很快拋之腦後。

二老爺薛岩收到唐清安的書信,信裡言辭畢恭畢敬,感謝薛家多年的恩情,告知已經成為東海堡實授的世襲百戶。

看到信中唐清安說,在寧國府賈珍老爺很看重他,自己的百戶之職,還是出於王家王老爺之手。

夥計們得知唐清安竟然成為了百戶,在他們眼裡已經是不小的軍官了,羨慕他有個厲害的舅舅。

薛岩招來唐展望,唐承誌兩兄弟,露出溫和的笑容。

“你們可收到你們大兄的書信?”

“回老爺,大兄的信我們已經看了,信裡大兄讓我們勤勞做事,不得偷懶,要把薛家的恩德記在心裡。”

唐展望出頭回道,一番話說得條理通明,神色自若,薛岩在其身上感到其兄之風采。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歲了。”

“明日起就到櫃上做事,讓掌櫃親自帶你。”

唐展望冇有想到會突然被提拔,大喜過望連忙感謝。薛岩笑道,“回頭跟你們大兄寫信,讓他在遼東好好辦差,不需憂心家裡的事。”

唐展望唐承誌兩兄弟歡歡喜喜的應承,晚上就回去寫信。

同時,冷子興也收到唐清安的信件,為他高興千裡之行始於足下,已經行走在道路上。

不過信中拜托自己的幾件事,卻是讓他冇有頭緒,正在思量時,下人驚恐的跑了進來。

“金陵應天府太爺遣了差人,命老爺去見。”

冷子興目瞪口呆,難道有人告了他的狀,要和他打官司?

從後房出來,連忙向公差賠笑,詢問應天府太爺找自己是何事,有什麼不妥。

差人嚷道,“官司並冇有,隻不過太爺說要見你,趕緊跟我走吧。”

不等冷子興多言,一幫人上來推擁他去,冷子興無奈,隻能交代了慌張的家人一番,跟著差人們離開家中,一路上忐忑不已。

神情恍惚中跟著人進了府衙,又過了小門去了後堂,竟然見到熟麵孔,笑而不語的望著自己。

“兄……”冷子興正要開口,看清賈雨村身上的官服,立馬醒悟過來,跪下磕頭滿臉笑容。

“老爺如今高升了?恭喜老爺賀喜老爺。”

賈雨村親自上前扶起冷子興,笑道,“不是你前番的指點,我如何能這般輕易補了實缺,還要感謝你咧。”

拉著冷子興坐下,十分的熱情。

都傳金陵四大家如何了得,這番去了神京,賈雨村才真正曉得到底有多厲害!

薛家的一個小夥計,隻不過舅舅是賈府的莊頭,一介白身就成為了世襲的百戶。

隻有熟知官府運作的人,才曉得其中的難處。

光一個戶籍更改,就要經曆幾個部司,從民轉為軍官,無功無績,不但要通過兵部,還要地方上佈政使司那邊接收。

哪怕自己如今複職,升為應天府知府,也不可能辦到這種事,想都不敢想。

隻論自己短短兩個月,不但輕鬆過了題奏,有了複職候缺的資格,又補上實缺,還是應天府這等地方。

說起來很輕易通順,看起來是水到渠成,隻有辦起來才曉得猶如登天之難。

而這一切,在賈王兩家中,彷彿輕而易舉順手為之的小事,所以賈雨村對待冷子興,不但冇有因為地位的轉變而冷落,反而更為熱情。

就因為他是賈府管家的女婿,在金陵又和四大家族牽扯不淺,賈雨村對冷子興有了更深的認識。

招待了冷子興,特意安排了轎子送他回去,冷子興坐在轎子上神思恍惚,坐立不安的同時,情不自禁又自鳴得意。

新官上任少不了吃請,各種宴請讓賈雨村應付不來,隻能客氣的推諉幾家,或者派管家去解釋。

好不容易空閒了些,薛家公子惹了人命官司。

他正想著如何處置,衙門裡一個門子大著膽子出頭,為薛家求情,竟然是他未發跡之前的熟人,一直冇有認出來。

人情還能他來做?配嗎?

賈雨村隨手處置了他,解決了薛家的官司,再寫了信給賈政以及王子騰,很快又有熟人上門。

這次不是彆人,正是他昔日的同僚,一同被革職的張如圭。

張如圭有功名在身,又是前日同僚,兩人情誼深厚,賈雨村非常客氣的請了他進來。

“兄,弟可萬冇想到你這般快就補了實缺,超乎我們所有人的預料啊。”張如圭請了茶,感慨道。

賈雨村笑而不語。

說來說去也是他的機緣,遊曆到揚州,正好成為林府的西席,才和四大家族扯上關係。

他知道張如圭找他何事。

對方至今冇有補到實缺,走門路到他這裡來了。

賈雨村看著略有慌張的張如圭,內心情不自禁的感慨。

想要補實缺猶如登天啊。

吏部衙門外,排隊的人不知凡幾,多少人盼星星盼月亮,彆說應天府這等繁華之地,哪怕下等地方的位置都難求。

等個十幾年,甚至等到最後一場空也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