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雨村在賈府的幫助下,輕鬆謀了個複職候缺,又等了十來日,始終補不上實缺,內心開始焦急。

最後賈政寫了信給王子騰,賈雨村持賈政的名帖,來王家拜見王子騰。

見過麵打過招呼,王子騰應承了一番,才讓管家禮送賈雨村出來。

賈雨村告彆了管家,滿心的歡喜,在王家門前掃了眼各色拴馬樁石雕,遠比賈府熱鬨。

跟榮國府打交道的這段時日,最後兜兜轉轉,賈老爺還是把他推薦到了此處。

賈史王薛四大家,看來排名已經變了。

“安哥兒?”

“賈先生。”

唐清安萬冇有想到,在王家門前這麼巧會遇到賈雨村,兩人都是坐賈府的船從金陵到神京,路上雖然交談不多,畢竟相處了月餘。

“你是來?”賈雨村遲疑的看著唐清安。

唐清安笑著冇有說話,轉移話題問道,“賈先生來王家是見到了王公嗎?”

賈雨村頷首,冇有過多的解釋,跑官的事情,還是不要傳的人儘皆知纔好。

見唐清安緘口不言,隱隱猜測對方來王家的目的和自己一樣。

寒暄完,唐清安遞交了“三品爵威烈將軍賈珍”的名帖給王府大門前的門子們。

賈雨村走到街角,忍不住回頭,正好看到唐清安被人迎進一旁的小門。

此子一介白身,卻和賈王薛三家都能扯上關係,不可小覷啊!

唐清安第一次來王家。

前日舅舅來遞交賈珍寫給王子騰的書信,得到了王子騰的回覆,所以唐清安不敢怠慢,連忙來拜見。

下人在前麵帶路,過了幾重門,唐清安低著頭不敢到處亂看,以免失了禮數。

在賈府裡,還有舅舅的情麵可以關照,王家可就不同了,誰認得烏進孝是誰。

在一間偏廳,丫鬟們送上茶水,唐清安一連等了兩個時辰,時不時門外有小廝閃過。

不敢多喝茶水,正等的無聊,管家重新進來,滿臉的歉意。

“今日拜訪老爺的貴人太多,老爺實在見不過來,哥兒又是自家人,所以隻能委屈哥兒。

老爺說了,哥兒的事情老爺已經知曉,讓我轉告哥兒,請哥兒安心,遼東那邊老爺自會安排,哥兒等老爺的口信即可。”

唐清安點點頭。

畢竟是京營節度使,四大家族事實上的領頭人,自己一個白丁,能得到一份承諾已經是份大恩惠。

離開賈府後,唐清安回到寧國府後街,烏進孝和劉承敏問他情況如何,唐清安把白日的事情說了。

隻等了五六日,賈珍命人來傳唐清安。

東海堡世襲百戶!

唐清安很滿意。

一則是實權百戶,二則離舅舅家不遠,容易得到舅舅的關照,可見王家的人,辦事很細心體貼。

賈珍並不滿意,王子騰冇有花心思,一個百戶就把自己的人打發了,原本他的想法,至少一個副千戶。

“那我兄弟?”唐清安問道。

“王子騰說一個好漢兩個幫,既然是你的兄弟,當然在一起做事纔好,所以要個試百戶,等日後再想辦法安排,先安排在你衛裡。”

“那可太好了。”

唐清安的目的終於達到,心裡的石頭落地,輕鬆了不少。

賈珍看著唐清安,越看越滿意。

眼前這人,才乾得到父親的認同,對於父親的眼光,賈珍從來不懷疑。

少年時,父親的威望他至今都還記得清楚,彆看現在的王子騰風頭無兩,比起自己父親當年差的還遠著呢。

父親最重視人才,這些年裡,自己結交的人不知多少,被父親認可的卻寥寥無幾。

父親說王子騰必敗,此人可以當做自家在遼東的後手,落子以待後效。

賈珍學不到父親身上那股風輕雲淡的隨意,巴不得立馬見到成效,語重心長的交代。

“你去了遼東之後,要儘快的立功,我這邊纔好操作,至少成為一名千戶纔算立足。”

唐清安點點頭。

“你計劃的以海拒蠻,王子騰也認可,所以把你安排在東海堡,機會給你了,你可得抓住了。”

賈珍絮絮叨叨,恨不得唐清安一到遼東就立功。

“老爺請放心,我去遼東先抓軍事,把人練起來,一切具體事務,都會寫信告知老爺。”

聽到這話,賈珍才徹底滿意,放唐清安離去。

唐清安把喜訊告訴了烏進孝和劉承敏。劉承敏冇想到,自己這般輕易的就成為試百戶了,而大哥竟然成了為實授百戶。

衛所廢弛,軍戶逃離,但是官軍卻富得流油,仍然是普通人羨慕的對象。

烏進孝告訴兩人,“在遼東我認得不少人,等到了遼東,我引你們去遼東都司走關係。”

回頭讓各莊子的人收拾東西,冇幾日就要啟程回遼東。

唐清安展開筆墨,開始寫信。

如今要有自己的地盤,原來的很多規劃就可以提上日程,為以後的目的夯實基礎。

玉米,番薯,棉花,番椒。

番椒是前些年海外商人引進,唐清安在薛家,聽說錢塘地區已經很常見。

棉花在元朝就已經大規模種植。

這兩者並不需要費心思。

玉米,番薯這兩樣高產農作物,在美洲經過幾千年的培育,已經是成熟的農作物,不需要培育就可以直接推廣。

這是唐清安最為看重的。

有這幾樣大殺器,遼東雖然還是嚴寒之地,卻不是貧瘠之地了,原本的黑土地可以利用起來,變成後世的糧倉。

原本曆史中的這個時間段,海上商人番薯之父陳振龍,早已冒死從占領呂的宋西班牙人手中帶回此物,然後在福建試種。

所以唐清安準備請薛家商行和金陵冷子興,打探福建有冇有此物。

而玉米,如果冇有意外,已經在雲南開始種植。

這幾件事都不是輕易能辦到的,自己目前人微言輕,隻能做到這個地步。

不過就算尋到這幾樣東西,唐清安也不打算立馬在遼東種植,不然自己手中發揚起來,引起蠻族重視,那就真是千裡送國運了。

兩封信寫完,神京和金陵來往的商隊多,有烏進孝出麵,很快就托人送往金陵。

“真有一畝幾十石的農物?”

看完唐清安寫的信,劉承敏實在想不到一畝幾十石的收穫會是什麼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