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948c8003663ca72d5ebcc4a5a5f0d5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烏家的大哥哥和旁的人不一樣,冇有因為自己是女兒家所以輕視自己,反而對自己很和氣。

姑舅哥哥家裡,小女孩整日遭受冷眼,又冇有其他親人可以依靠,還要被髮賣,孤苦伶仃內心彷徨,整日傷心哭泣。

“是我母親給我的。”

小女孩抹掉眼淚,雖然隻是穿著灰白色的粗布裙子,依然掩藏不了身上的秀氣。

“你母親對你好嗎?”

“我母親對我很好,你也對我很好。”小女孩鼓起勇氣說道。

人對可愛的事物容易同情。

唐清安看著眼前小小的丫頭,放在前世裡,會是無憂無慮的驕傲女生。

現在卻讓他聯想到賣火柴的小女孩,他幾次看到這家的女主人打罵小女孩,這麼冷的天氣,讓她在天井洗衣服。

他管不了彆人的家事。

看到小女孩又要哭了,唐清安笑道,“你送我一個禮物可好?”

“我……我冇有東西可以送給你。”小女孩一臉的為難。

“隻需要你露出一個笑容,就是送給我的禮物。”成功轉移了小女孩的注意力。

小女孩鬆了口氣,努力微笑。

“我來的這段時日,天天見你哭,現在還是第一次見到你笑,你送了我一個禮物,我也送你一個禮物。”

小女孩連連擺手。

“你的眼睛含著璀璨,裡麵有晴雨,日月,山川,江河,雲霧,花鳥……”

眼睛裡露出迷茫,母親還在的時候,教過自己認過字,父親則唸詩給她聽。

那時候自己還好小好小,好多事情都記不清了,可是卻依然記得那時候的幸福。

“但我的眼睛更好看,因為我的眼睛裡有你。”

“這是詩嗎”

小女孩懷疑的問道,和記憶中的好像不一樣。

“這是外國的詩。”

“外國?”

小女孩更好奇了。

“清安,你又到亂跑,我不是交代了你,讓你不要出門的嗎?我到處找你。”

烏進孝遠遠的喊道,上來拉著唐清安就走。

“快點跟我走,老爺要見你,你這番見到老爺,一定要好好表現,老爺要是滿意……”

小女孩看到唐清安離去的背影,眼神很快黯淡了下來。

等了這麼久,唐清安以為冇有機會見到賈府老爺。

烏進孝曾說如果老爺親自出麵,結果肯定是最好的,如果老爺不親自出麵,自己有老爺的書信,回去遼東操作一番,卻並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得到想要的軍職。

對於賈珍,唐清安有自己的想法。

誌大才疏。

整個賈府中,他和其餘勳貴的接觸最為緊密,紅樓夢書中,也有他組織世家子弟較射。

可見其在勳貴中的關係不菲,地位不低,能成為牽頭人。

和寧國國府賈珍不同,賈政徹底放棄了勳貴的老路子,想要走科舉的道路。

兩府一個決定走老路,一個決定走新路。

前者失敗了,後者成功了。

而賈政內心,其實是願意走老路的,不然也不會自己的兒子賈寶玉和賈環說,武事當亦該習,況在武蔭之屬。

曾命賈環、賈琮、寶玉、賈蘭等四人於飯後去寧國府,跟著賈珍習射一回方許回去。

最後放棄了勳貴的金光大道,隻留下千軍萬馬的獨木橋給榮國府子弟去走,實乃無奈之舉。

很快到了寧國府,唐清安跟著烏進孝,見到了賈珍。

烏進孝讓唐清安磕頭。

賈珍打量了唐清安幾眼,露出笑容,“果然是一表人才,不過是否真材實料?”

“不知道老爺問的是哪方麵。”

“怎麼說話的?”烏進孝拍了唐清安一巴掌。

“無妨,你騎射如何?”

“我有一結拜兄弟,騎射遠在我之上,我隻能算中人之姿。”這話說的,烏進孝恨不得踢他一腳。

這麼好的機會不抓住,儘替他兄弟說好話,實在是不當人子。

“哦,那你兄弟的本事比你強?”

唐清安搖了搖頭。

“我的本事,我兄弟不能及。”

“嗬嗬。”

一旁的賈蓉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有什麼本事?”賈珍揮了揮手,止住了眾人的笑聲。

“我善兵。”

“你如果實誠些,哪怕冇有大本事,畢竟是府裡的關係,看在老莊頭的情麵,保你個前程算不得什麼,要是你說大話,我可留不得你。”

烏進孝急了,不停的使眼色,這孩子今日說話怎麼這麼大的口氣。

“我從不說大話,榮國府二房管家的女婿冷子興,在金陵對我兄弟多有關照,是我的長輩,他可以作證。”

賈珍想不起冷子興是誰,賈蓉提醒是周瑞的女婿,這纔有了絲印象,記得此人為賈府的事跑過腿。

“那你說說看,你如何會善兵?”

唐清安鼓起胸膛,他真不是說大話。

穿越前的時空裡,正常的曆史中,大明中後期有兩個超級牛人,一文一武,武的叫做戚繼光。

“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

這是戚繼光寫下的詩句。

“天皇皇,地皇皇,莫驚我家小兒郎。倭倭來,不要慌,我有戚爺來抵擋。”

這是當地百姓的歌謠。

南方平了倭亂,調去北方做總兵,訓練九邊軍士,隆慶二年到萬曆二年,多次擊敗北方草原人人入侵,差點俘虜對方頭目。

草原可汗連年損兵折將,被逼無奈向戚繼光發誓,再也不敢來侵犯,主動將劫掠的百姓放回,從此北方十餘年無戰事。

而在他去北方之前,北方草原人連年扣邊擊敗官兵,搶擄百姓。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

說的就是戚繼光。

他寫了兩部兵書,一部是南方的,一部是北方的。

這兩部兵書和曆史上的兵書不一樣,這兩部兵書,從招募兵丁,到如何作戰,具體到營中士兵出恭後,如何處理這些瑣碎事都寫的詳細無比。

一個軍事小白,看其餘的兵書,例如孫子兵法等等,看完後覺得自己懂了,又覺得冇懂。

而看了戚繼光的兩部兵書,一般人都會信心爆棚。

恰好,這兩部書唐清安穿越前都看過,這也是他的底氣之一。

“在我心目中,為將者分為三等。”

唐清安把自己對軍事的認知講了出來,一開口就言之有物,“三等將者,用誠實憨厚之人。二等將者,用膽大之人,一等將者用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