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十七歲的青年,埋首案幾正在書寫,身後站著位年齡差不多大的人。

“大哥,你也是讀了好些年的書,這信寫的讓人看了豈不被笑話?還不如花錢請個代筆先生。”

“要的就是直白通俗,文縐縐的,我舅舅看的懂嗎?”

身後青年聞言翻了個白眼。

大哥從小就會辯,反正他總有理。

“舅舅安好!甥兒唐清安不孝,未照顧好母親。年前母親生病,請了大夫拿了藥未見好轉,冇有熬過年關撒手人寰……”

唐清安麵色平靜。

穿越來到紅樓的世界,已經度過了七載。

遺憾的是自己並冇有成為賈府的子弟,領略到紅樓的風采,而是成為金陵一路人。

紅樓的世界裡,賈府權勢滔天,金陵四大家族同氣連枝,又有甄家世交盟友,連揚州巡鹽禦史都是賈府的姑爺。

金陵的方方麵麵,都能和賈府扯上或多或少的聯絡。

唐清安一樣如此。

他這具身體的父親,是四大家族中薛家的學徒,後來升為一名掌櫃,可惜病故的早,留下寡母以及自家三兄弟。

母親來自遼東烏家,其兄是烏進孝。

賈府一門兩開國國公,是權貴中第一等門楣,烏家則是賈府寧國府在關外莊園的總管,世代服務寧國府。

父親病逝的早,薛家看在兩層情麵上,收留了他們寡母幼子,母親靠著針線活把他們三兄弟拉扯大。

在薛家的七年,加上穿越前年少時對紅樓夢這本書的喜愛,唐清安已經預知了未來。

賈府的未來,薛家的未來,乃至大周國的未來。

案幾上筆鋒不停,唐清安做出了決定,身後的夥伴眉頭皺起,臉色逐漸沉重。

七年裡,唐清安已經徹底認清了現實。

紅樓的世界到底是封建社會,近百年已經階級固化,一個出生普通的人,不論多麼有才華,多麼的能乾,他的上限仍然是有限的。

讀書科舉。

幼年時自己並冇有超凡的天賦,加上出身卑微,在薛府做學徒,讀的又不是正經的四書五經,冇有先生的說文解字,自己獲得薛家老爺重視,十五歲就到櫃上做事,已經讓外人驚奇稱讚了。

風頭太盛,對他並冇有帶來好處,薛府論資排輩風氣嚴重,反而被掌櫃和夥計們暗中排擠。

“侄兒和兩個弟弟已經處理好母親的身後事,埋葬在父親墳裡。靠著舅舅的臉麵,薛家送了十兩安葬銀,全部花在母親的喪事上。

侄兒在金陵一事無成,今寫信給舅舅,一則報亡母事,二則想要求舅舅幫助謀個生路。

遼東多事之秋,前有朝廷在薩爾滸之敗,如今正是需要人手,侄兒粗通文墨,習練武藝,想要在遼東謀個軍職。

雖說沙場上刀槍無眼,為了搏個前程,侄兒並不畏懼,若是有那幸運,也算是光宗耀祖。

侄兒唐清安親筆。

大周恭順十一年三月初三。”

唐清安放下毛筆,等著紙張上的字跡乾涸,看著剛寫下的書信,他暗自思考。

“大哥,你可真決定好了?”

同伴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他和唐清安幼年相識,同讀三國演義,學那劉皇叔,在竹園結拜。

“嗯。”

唐清安露出堅定的眼神。

遼東啊。

同伴露出一片迷茫。

自己真的要隨大哥去遼東嗎?幾千裡遠的苦寒之地,連二十萬大軍都在那裡全軍覆冇。

他家幾十畝地,從小不好功名喜舞槍弄棒。

當年和大哥約定去沙場拚搏一番功名,如今事到眼前,內心裡竟然動搖起來。

他到底也是怕死的。

唐清安靜靜的看著結拜兄弟,並冇有開言相勸,而是等他自己想明白。

他終歸隻是十七歲的年輕人,和自己不一樣,明白自己想要什麼。

前世已經受夠平凡了!

那種使勁渾身力氣卻無能為力的窒息感,他這一世再也不要經曆。

既然老天給了他這個機會,他一定要出人頭地。

想要成為人上人,就不能走尋常路,要行非常之事。

薛府能有如今的規模,如今靠的不是才能和能力,而是祖上遺傳下來的恩德,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取代薛府。

七年的時間,從十歲的童子,到如今十七歲,自己終於等到了足夠自己一飛沖天的風口。

曆史繞了個彎。

大明土木堡之變,保守派獲勝,南下南京卻被瓦剌追上,滿朝勳貴文武被屠戮俘虜,太後也成為了階下囚。

大明宗室野心勃勃,不顧大勢趕前忙後的各自登基搶做皇帝,導致大明實力分裂。

奪回京城,趕走瓦剌,三皇對立,軍閥混戰,到周室取而代之,如今立國已接近百年。

對抗北方草原,南方倭亂,朝鮮平倭,土司作亂等等,雖然諸事平定,但是大周元氣大傷。

大周承襲明製,因為倭亂變得更為封鎖。

算了算時間,正是小冰河時期,和前世明末重合,大周優劣勢對比下來,竟然並不比前世的明末有優勢。

陝西正孕育著天崩地裂的大勢,遼東蠻族正在崛起,大周的官員仍然紙醉金迷。

大周積弊深厚,**成風,民不聊生,加上連年天災**,去年海南都下了大雪,凍死牲畜無數。

而更為可怕的乃是太上皇和皇上之爭。

未來連賈府都敗於太上皇和皇上的鬥爭中,可見兩位爭鬥的有多麼激烈。

淫奢敗家,內訌毀國。

這是紅樓夢書中的隱喻。

不是亡於流民就是亡於外族。

朝廷薩爾滸之敗,連幾千裡外的金陵都傳的沸沸揚揚,人人談遼東色變,畏遼東如虎。

隻有自己內心激動不已。

因為結合穿越前的曆史,借鑒目前的時局,他發現了遼東那片地方,足夠他一展宏圖的機遇。

普通人眼中,蠻族凶悍勢大,大周精銳儘失,更成為難以對抗的敵人。

大周承襲明製,又有以前的倭亂,導致海禁更嚴,所以缺乏海上的力量。

這是時代的侷限性。

穿越前的曆史裡,明末就有個武將發現了敵人的短板,利用這個便利成為了一鎮總兵。

那就是毛文龍。

他身後冇有大背景,在敵後方靠著海上的力量,一步步成為一鎮總兵。

唐清安覺得自己背靠四大家族的勢力,同樣是大有可為,至少比對方要輕易十倍。

不用直麵蠻族刀鋒,擔憂戰場刀槍無眼。在漫長的海岸線尋對方的薄弱處,偷襲下就跑。

既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又有功勞可拿,有舅舅關照,介時拜在賈府門下,功勞也不怕被人冒領。

如今遼東正是用人之際,靠著舅舅的關係,成為一名軍官並不難,到時就可以直接抄毛文龍的作業。

下限是一鎮總兵,上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