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20589fe25635e746751a6a5fbf4196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嘭!”

裸露帶電的電線遇水瞬間短路,空氣開關立刻跳閘。

但在短路的一刹那,電流通過水,電到了摔倒在地,並全身濕漉漉的紙人仆從。

220伏的民用電,縱然短暫,也將那紙人仆從電的渾身一個激靈。

它紮實堅硬的身體,開始肉眼可見的褶皺,萎縮。

水與火對它的傷害也立刻顯現。

但是,玩家世界的電,總是比不上遊戲世界帶有超凡能力的雷電光球。

李風心知如此。

此刻,在一地狼藉中,那紙人仆從看到自己的變化後,立刻麵目扭曲猙獰,開始反擊。

隻不過,在空氣開關跳閘斷電的下一瞬,李風的匕首就已從後麵將它劈開。

【你殺死了2251-0453號控紙者的仆從。】

【你完成了全體玩家觸發任務——阻止控紙者的仆從。】

【你獲得獎勵:紙人仆從】

【紙人仆從:屬於你的紙人仆從,你可以使它變成任何樣貌、形態,並操控它做任何事。

注意:遠離雷電。】

隨著係統提示,一個紙剪成的小人放入李風的揹包。

‘很像是傀儡之類的東西。’

李風看了一眼那個紙人,這東西是好,但弱點是怕電,就像眼前的這個。

紙鶴的紙人仆從,現在隻剩一張張碎紙,還有一根根紮紙人用的竹條。

此刻,它們貼在澆滿了水的地上,紙人身上原本的顏料染了水,水又染了地麵。

李風抬頭環顧自家客廳,因為剛纔的打鬥,有幾處木質的傢俱,已經冒起了不大的火苗。

地麵上也滿是水,還有玻璃杯,以及牆上裝飾畫的碎渣子。

總之,他家客廳已經毀了。

看著正在燒的傢俱,李風冇有管它們。

他隻把窗戶打開,讓煙出去,李風是超凡者,隻要火勢不蔓延,他是無所謂的。

從地上水窪裡,提起紙人仆從的碎紙,還有那隻破碎到不成樣子的紙貓。

看著紙貓李風歎了口氣,同時把它扔進燒著的傢俱裡。

因為紙和竹條都沾了水,一時燒不完,李風便坐到一個未沾火星的沙發上,靜靜看著火焰焚屍滅跡。

與此同時,他打開係統的聊天頻道。

從剛被敲門聲吵醒時,李風就注意到,聊天頻道的未讀訊息數,突然猛增,並且還在持續飛漲。

看樣子,應該是出了什麼事。

剛纔一直顧不上,現在閒下來,他也就打開看一看。

可隨意一翻,聊天頻道裡說的事,竟還是關乎自己的。

看樣子,官方應該是通過什麼方法,查到了紙人仆從複活紙鶴的辦法。

‘原來紙人仆從會來找我,是因為複活紙鶴,需要仇人的心臟。’

繼續向下看去。

因為紙人仆從需要仇人心臟的這個訊息,聊天頻道裡的玩家,都在擔心自己被紙人仆從尋仇。

而官方玩家也每隔十分鐘,就釋出一次訊息通知自己躲避危險,聯絡官方。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係統釋出自己殺死紙人仆從,並完成任務的通告。

*:“什麼?紙鶴的仆從已經找上67號大佬了?”

*:“是的,並且被67號殺死了誒!”

*:“太好了,雲城死去的那九個人,大仇得報了!”

*:“我怎麼覺得,是67號大佬追殺的紙人仆從呢?”

*:“Σ(☉▽☉)??”

*:“如果真是這樣,那67號大佬行動力也太強了!”

*:“害,大佬之前也不說一句話,害我們白擔心好幾個小時啊。”

*:“就是啊,誒對了,會不會是受傷了,官方玩家也不聯絡下?”

……

會議室內,黃煙煙此刻正忙著通過霧中的鯨骨彙報工作,同時她也時刻關注聊天頻道。

剛纔係統突然釋出公告,說是紙鶴的仆從已經被殺死,而且還是67號殺死的。

看到這條公告,黃煙煙愣了半晌才意識到。

原來紙人仆從已經找上67號了。

可是奇怪,根據聊天頻道裡的回覆,67號應該是冇有看到她的通知啊。

難道,真如其他官方玩家猜測的那樣,67號在毫無防備下,就遇上了那個樣貌身材都極為誘惑的紙人?

可是,67號卻冇有被紙人變化出的外表迷惑,而是識破了紙人,並殺死了它。

看著會議室螢幕上,依舊定格著的美豔女子,黃煙煙忽然佩服起67號。

“我越來越覺得啊,67號一定是個女人,或者不喜歡女人,嗯,他一定是不喜歡女人。”

齊恒一邊忙著做彙報的工作,一邊感慨道。

他的話,引來了其他同為男性玩家的符合。

黃煙煙聽後“嘁”了一聲,本能反駁眾人:

“我們67號,纔看不上這樣的呢!雕蟲小技而已。”

她說這話時看著身邊,這些明知是紙人,還甘願沉淪其外貌的同事。

頓時覺得他們和67號相比,高下立判。

並且在黃煙煙這麼想著的時候,她心中還莫名生出許多優越感。

被這種感覺驚了一下,黃煙煙又忽然覺得好笑。

因為她對其他同事的優越感,其實不是來自自己,而是來自67號,隻不過自己有幸和他是同期玩家而已。

因為黃煙煙的話,又加之事實擺在那裡,齊恒和其他玩家都自覺理虧閉嘴。

而那位曾猜測,67號是有侍衛保護的老玩家,此刻卻不住的倒吸涼氣。

“真是冇道理啊,讓人想不通。”

因為危機解除,還是與自己同期的67號完成的任務,黃煙煙現在心情大好。

此刻,她看著滿麵不解的老同事,又本能想為67號正名:

“杜隊長,除了我們,民間可冇有玩家組織啊,所以現在總能證明,是67號自己一個人殺死的紙人仆從吧。

而且說不定,紙鶴也是他一個人殺死的呢!”

那總部來的,被稱為杜隊長的老玩家,聽到黃煙煙推翻他的論斷也不生氣,隻是點點頭,又猜測道:

“或許我們一開始都錯了,這位67號,說不已經晉升三階,或者三階以上。”

他這話一出,立刻引來會議室其他人的目光。

他們都是玩家,都知道在超凡之路上的晉升,有多困難。

可是67號成為玩家到現在,不過才六個遊戲週期而已,難道就已經晉升到三階,或更高了嗎?

當眾人即震驚又想不通時,那位杜隊長又猛然想到什麼,他對黃煙煙說:

“對了小黃,你同期有這麼厲害的玩家,你為什麼不招募他到官方來呢?

我們總部還是有不少資源的,完全可以幫他更快晉升。”

隨著杜隊長疑惑的目光,現在會議室眾人,又都看向黃煙煙。

剛纔還為67號反駁所有人的黃煙煙,頓時欲哭無淚。

對於67號,她當然想招募,可無奈那位67號平時太過低調。

並且對待官方,他好像一丁點興趣也冇有的樣子。

而且就連這次,所有人都在為他擔心,他竟然都不回覆一下,哪怕就一句也行啊。

黃煙煙邊這麼想著,邊看向自己的聊天頻道。

紙人仆從的危機已經解除,可67號還是冇有出現。

現在,已經有不少玩家開始擔心,67號是不是受傷昏迷,或者又遇到了什麼新的麻煩。

見此,黃煙煙也忍不住擔心起來。

可正在這時,在一眾匿名發言中,她忽然醒目的看到。

0067:“剛看到資訊,我冇事,都已經解決了。”

……

李風大致瀏覽完聊天頻道裡的資訊,並簡短回覆過後,便關掉了聊天頻道。

現在,他客廳裡不算大的火焰,已經將所有打鬥的痕跡都銷燬了。

見此,李風拿了被水淋濕的厚毯子,將所有火撲滅。

之後又拿起手機,找了家搬家公司,又聯絡一家廢品回收站,開始清理客廳。

他不打算報火警之類的,因為解釋起來太麻煩。

而且既然官方知道遊戲的存在,也知道玩家和超凡的存在,他怕官方的人來,會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到時候,更麻煩。

可讓李風萬萬冇想到的是,當華燈初上,搬家公司將客廳裡最後一件傢俱抬走的時候。

被他懷疑是官方玩家的黃煙煙,竟然來了。

“呃你這個……你家怎麼了?”

黃煙煙站在空曠的客廳裡環顧四周,震驚的問李風。

“今天中午……”

李風瞬間編了個謊:

“中午我開窗通風,不知怎的飛進來一隻蝙蝠,我為了趕它出去就……”

黃煙煙越聽越驚訝,趕一隻蝙蝠,就把整個客廳都毀了?

因為專業本能,黃煙煙觀察四周,她發現牆上有幾處被火焰燻黑的地方,便問道:

“你家客廳著火了?誒!你手腕怎麼了?”

黃煙煙正說著,忽然又看到李風有點紅腫的手腕,急道:

“你被火燒傷了!去醫院了嗎?”

她不說李風都忘了,抬手看看被紙人燒傷的手腕,李風又扯了個謊:

“去了,醫生說冇事,都快好了。”

黃煙煙聞言皺眉,想問他去的哪家醫院,看的哪個醫生,靠不靠譜,要不要再給他找個燒傷科的專家。

然而她猛地想起,明明自己就可以做祝福類的藥膏。

超凡類的法術,比什麼燒傷科的專家都靠譜,也就冇再糾結這個問題。

“所以,伱趕蝙蝠,到底是怎麼把自己燒傷,又把家裡弄失火的?”

黃煙煙轉而疑惑問道。

李風當下隻能尷尬的笑笑,到底是學刑偵的,不周全的謊話都騙不了她。

“因為…我在趕蝙蝠的時候,不小心把酒精燈打碎了。”

“什麼?!”

聽到李風說酒精燈,黃煙煙驚的差點跳起來:

“你在家裡放這麼危險的東西做什麼?”

李風早料到她的反應,立刻解釋說:

“我天天寫書,坐的太久了,最近腰有點疼,酒精燈是用來拔火罐的。”

“拔火罐?腰疼?寫書?誒,你書都斷更一個多月了好吧!”

聽了李風的解釋,黃煙煙再次發現破綻。

確實,自從成為玩家後,每天麵對生死危機,即便是文抄公,李風也再冇心思寫書了。

‘怎麼忘了,這丫頭也是我的讀者。’

意識到這個坑,李風扶額無奈坐到地上。

有個做刑偵的朋友確實太難了,尤其是對自己這樣的不法之徒。

“那什麼,斷更就是因為腰疼,冇辦法,最近疼的有點厲害。”

“啊,很嚴重嗎?以前都冇聽你說過誒。”

黃煙煙也坐到地上,關心的問起李風並不存在的腰疼。

“還行吧,害,腰疼這事也冇什麼好說的不是。”

見話題被成功轉移,而且黃煙煙要信了,李風笑著回道。

“那有什麼不好說的,你要是早說你腰疼,我就給你拿藥來了。”

黃煙煙說著忽而瞭然的笑了:

“我又不會誤會你什麼,畢竟局裡經常抓嫖娼,我也冇見過你呀。”

“呃——”

李風無語的看向天花板,話題好像朝著尷尬的方向發展了,但總歸,同為玩家的黃煙煙信了。

……

月落日升,在玩家世界的第六遊戲週期,又過了許多天。

自從紙鶴,以及要複活紙鶴的紙人仆從被解決後,玩家世界就再冇危機發生。

李風和其他玩家們,安全的度過了幾天平靜的日子。

8月15日晚上,窗外霓虹閃爍。

李風將手機上垂著的繩結吊墜解下,這是在他殺死紙人仆從的第二天,黃煙煙送他的。

黃煙煙說李風最近太倒黴了,大白天家裡都能進蝙蝠。

並且趕蝙蝠竟把自己的客廳毀了,還燒傷了手腕,要是新聞導報出去,傳奇程度都能上熱搜。

被說運氣差,李風當時就笑著反駁,說自己前幾天明明還抽中了大額優惠券。

雖然優惠券是假的,但黃煙煙說的蝙蝠的事,其實也是假的。

但黃煙煙聽後,完全不以為然,她埋汰李風說,一張優惠券和一個客廳還有燒傷相比,哪個更重要?

為了給李風轉轉運氣,黃煙煙送了他一個平安繩結吊墜,並煞有介事的說這繩結能給他帶來好運。

在拿到這個繩結吊墜後,李風曾偷偷用窺探之眼看過,繩結上有著二階祈光人的祝福。

‘這丫頭竟是二階祈光人。’

自己遇事,黃煙煙能想著幫自己解決,李風挺感動,但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互相揶揄慣了。

李風當即看著繩結說:冇想到你手變巧了,有進步啊,我記得小時候,你的手工作業都是我幫你做的。

黃煙煙“嘁”了一聲說:你還冇見過我做屍檢呢,比編繩結巧多了。

聽了這話,拿著繩結的李風,當時就表示不想要了。

但最後在黃煙煙的威逼利誘下,那繩結被掛到了他手機上。

除了繩結以外,黃煙煙還給李風送來了治腰疼的膏藥,以及燒傷藥膏。

並反覆叮囑他,一定要塗,省的留疤。

說到留疤,李風又想到希婭,好像女孩子對傷口留疤這件事,都挺在意的。

但怎麼說呢,祈光人祝福過的凡士林確實好用。

其實他的燒傷很輕,但早上塗了藥,晚上就痊癒了。

午夜11點半,窗外的城市漸漸安靜,夜已經深了。

還有半個小時,就又要穿越到遊戲世界,李風走到臥室,坐在床邊。

他把黃煙煙送的祝福繩結,放進係統揹包,畢竟是二階祈光人祝福過的,帶在身上還是有用處的。

之後,李風考慮迴歸前,他正在悲傷劇院明亮的舞台上。

便起身將臥室的頂燈打開,室內瞬間明亮。

“呼——”

做了個深呼吸,李風在床上躺下。

馬上又要扮演那個自我閹割,然後剜出心臟的騎士,李風現在心裡十分不是滋味。

不過同樣的,他也馬上就能驗證自己的猜測。

要麼被悲傷劇院的力量控製著自殺,那麼乾脆奪取悲傷劇院的力量。

總之,危險與機遇並存。

但這機遇,就要看希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