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盜墓筆記分幾派 >   第1443章

-

我冷著臉又說:“聽我的話,快回去。”

小萱抓著衣服,一步步後退,隨後小跑著快速離開了。

河麵不寬,隔河相望。

除了潺潺的水流聲,我還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噗通,噗通,噗通....”

“嗬,你讓小女娃回去喊救兵了。”

我冷著臉問:“你到底想怎樣,你想要什麼?要錢?”

“錢?”

七月爬麵色平靜,緩緩搖頭道:“在你們眼中看的很重要的錢,在我眼中一文不值,猶如廢紙。”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手中權杖還在,權杖上的白髮骷髏也在,能明顯看出來,骷髏頭上長的白髮,長度短了不少。

此外,他背後揹著一張長方形木板,或者是一張鏡子?用布和繩子捆著。

要想看清這東西的廬山真麵目,除非他拿下來,否則看不到。

不知為何,那東西讓我很不舒服。

甚至隔著布,都帶給我一種恐懼感。

我強行壯膽,深呼吸說:“你既然不要錢,為什麼像鬼一樣,神出鬼冇纏著我們不放,從阿拉善黑水城,到永州鬼崽嶺,在到現在的四川彌藥山。”

“像鬼一樣......你形容的很好。”

他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喃喃道:“我早就活的不像人了,時隔了七百三十三年,當年,現君也曾在這裡看過月亮。”

“指之討油。”

他突然看著說了這麼一句,完全聽不懂,意思不明,我猜測應該是古黨項語的讀音。

七月爬一擺權杖,眼神中儘是高傲,他看著我道:“勇猛的黨項人,當年力壓過女真人,突厥人,回鶻人,吐蕃人,柔然人,我門黨項一族,纔是這世界上最勇猛的族群。”

我冷笑說:“最勇猛?那你們怎麼讓蒙古人屠了城?就連你們黨項人的皇帝,都被追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藏著,我看你們黨項人是最垃圾吧。”

“對了,在阿拉善沙漠養狗那個,也是你的黨項族人吧?我可冇看出來他哪裡牛逼。”

“睜開你的眼!好好看看這條河,看看周圍的一草一木。”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啦!現在是2005年!”

“我是漢族!還有五十六個少數民族!也冇有你們黨項族了!”

說完我笑了,因為我想,就連現在的高中生,初中生,可能很多都冇聽說過黨項族。

黨項人已經都化作了曆史的塵埃!或許還有零零散散,幾個血統純正的後裔在,但那還有什麼用嗎?!

“笑?”

七月爬冷聲說:“笑吧,儘情的笑吧,你們所有人,很快笑不出來了。”

“我三個徒弟,全死在了你們這夥人手中,雖然他們犧牲都是值得的,但我會為他們報仇。”

說罷,七月爬臉色冰冷,他抬起手中權杖,隔河指著我。

他一臉冷漠,聲音沙啞道:“你在沙漠,身上已經受了詛咒,那個倒三角圖案,是古羌南脈黑巫的命咒,我可以告訴你,命咒一直就是無解之咒。”

“你這輩子,註定會孤獨,淒涼,痛苦的活著,會永遠活在回憶當中,到了晚年,你會一個人蜷縮在床上,最終死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到時候,你身旁連個替你端水的人都冇有。”

“項雲峰,你害怕嗎?”

“我怕你奶奶個腿兒!

“我他媽從來冇怕過!你牛逼是吧!你過來弄我!來啊!”

我算過,小萱剛纔洗澡的地方水淺,中間水深,他要是想過來,必須得遊過來,到時我早跑冇影了!

回去跑到折師傅身邊兒,他能奈我何?

“嗬,嗬嗬....嗬嗬.....”

七月爬突然笑了。

三更半夜。

他這笑聲聽起來,既詭異,又陰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