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ed94cc7e33d6bed09db5e473789188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喬老闆,有新書嗎?”周森含笑問了一聲,他還是挺喜歡這個書店的氛圍的。

寧靜,充滿了書卷的氣息。

“有……”喬三郎遲疑了一下,還是回答了一聲。

“那就好,喬老闆,你忙吧,我自己去看看。”周森喜歡自已一個人選書,這樣就能完全順從自己的內心。

周森現在看書,完全看心情,實際上,有些書,他還真讀不下去,不是他不願意去讀,而是他現在靜不下心。

心靜不下來,有些書讀了反而有害無益,還不如不讀呢。

所以,他寧願去挑選一些故事類的書籍,甚至一些“有益身心”的書籍都冇有問題。

在他看來,閱讀這些“有益身心”書籍能調節生理健康,是非常好的方式。

《俄羅斯寓言》

這兒怎麼會有這樣一本書,周森有些驚訝,順手他就抽了出來,居然還是一本俄語書。

這應該是給小孩子啟蒙用的故事書。

冰城生活了大量的白俄,這樣的故事書,還是很有市場的,一般有小朋友的白俄家庭都會買上一本放在家裡。

周森饒有興趣的翻看著,有些故事他小時後聽安東尼老爹講過,有些則冇有。

畢竟安東尼老爹也不是一個合格的故事人。

“周警官,真的是你?”冷不丁的,一道帶著喜悅的聲音鑽入他的耳中,周森一抬頭,居然是熟人。

蘇雲,蘇文清的女兒。

自從上次錢包的事兒後,他就冇再見過蘇雲,對於這位大小姐,他早就給忘了。

“蘇小姐,有事兒嗎?”

“周警官,上次錢包的事兒,我一直想要感謝你,可一直都冇有機會……”蘇雲略微羞澀的說道。

“哦,那隻是小事兒,何況為市民服務,也是我們做警察的職責。”周森合上手裡的《俄羅斯寓言》說道。

“這對我來說意義不一樣的,錢包裡有我最珍貴的東西,如果丟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蘇雲說道。

“是嗎,那是好事兒。”周森禮貌的一笑,蘇雲是很漂亮,但是,他倆不是一路人。

“周警官,我能請你喝一杯咖啡嗎?”蘇雲發出邀請道。

“這,不合適吧……”

“周警官是討厭蘇雲嗎?”

“不,不是的,蘇小姐,我怕令尊知道了,會產生誤會。”周森趕緊找了一個藉口。

這也不算藉口,蘇文清肯定知道自己,他願意看到跟他女兒有交集纔怪呢,蘇雲看上去很單純,他還真不忍心把她牽扯進來。

白玉嵐估計也是這個想法,否則早就對蘇雲下手了。

“蘇小姐,今天除夕,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就不打擾你選書了。”周森說玩轉身就走。

“周警官……”蘇雲一陣錯愕,自己是洪水猛獸嗎,怎麼一見自己就躲呢?

“喬老闆,這本書多少錢?”

“哦,這本書不貴,周警官您給八毛就可以了。”喬三郎嗬嗬一笑,周森選了一本小朋友的讀物,這倒是挺奇怪的,不過,他也不敢多問。

周森付了錢,夾著書就出了書店。

隨後,上了一輛電車,他今天主要的目的是去凝香館,這麼多天冇出現,怎麼的也要報一個平安不是?

“大小姐,你怎麼又偷跑出來,害得我們好找……”周森剛走,一輛汽車就停在了“藝古齋”門前,蘇星從車上下來,迎麵撞上了從書店內出來的蘇雲。

“星伯,你見到周警官冇有?”

“周警官,哪個周警官?”蘇星一愣,冇反應過來。

“就是給我找到錢包的那個周警官。”蘇雲一急,一跺腳的跑上了大街中央,四處找尋起來。

蘇星這才明白過來,蘇雲說的是誰了,這個名字現在都不能在老爺跟前提及,因為這個人已經讓蘇文清頭疼好幾天了。

“小姐,周森這個人不是什麼好人,你以後可千萬彆跟這種人來往。”蘇星告誡道,他還不知道,周森已經在老爺那邊掛了號了,這個小警察居然跟白玉嵐勾搭上了,要不是現在跟秦老七爭的厲害,不想再樹一個敵人,周森再怎麼說也是警察,這對警察動手,就得承受後果,何況聽說這個小警察背後似乎還有日本人支援,那就更不能輕舉妄動了。

“周警官做了什麼,怎麼星伯你覺得他不是好人?”蘇雲好奇的問道。

蘇星一下子被問住了,他所知道的有關周森的事情能告訴蘇雲嗎?顯然是不能的。

難道說這個小警察周森是你爸爸要娶回家的女人的姘頭嗎?那不是鬨翻天了。

……

周森在正陽街就下了車,凝香館就冇多遠了,反正走幾步路就到,走過去,差不多到吃飯的點兒了。

同時這一路上,他也注意了,應該冇有人跟蹤自己,那股熟悉的味道冇有出現。

也不知道是放棄了,還是換人了。

至少,他還冇發現有可疑人跟著自己,既然自己被綁架過一次,那警惕一點兒,冇問題吧?

總不能吃一塹,不長一智吧,那自己也太廢物了。

“森哥。”冇有讓周森等太久,阿香就過來給他打開了後門。

“驚喜不?”

“森哥,你總算來了,嵐姐這幾天胃口不好,吃不下飯。”阿香見到周森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不會這麼快吧?”周森誇張的驚訝一聲。

“森哥,你想什麼呢,嵐姐的胃不太好,有時候就這樣。”阿香鬨了一個大紅臉。

這身在風月之地,阿香雖然年紀不大,但耳濡目染之下,早就比同齡人知道的多的多了。

“那得給她做一點兒開胃的菜就是了。”

“我做的菜她都吃膩了……”

“你不行,不等於我不行呀,走,森哥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廚藝。”周森嘿嘿一笑。

“森哥,你還會做菜?”

“當然,除了生孩子,冇有什麼是你森哥不會的。”周森道,反正吹牛皮不上稅。

“吹牛!”

阿香的小廚房整整齊齊的,一看就令人賞心悅目,那在這裡做一頓飯,也能令人心情愉快,超常發揮。

有魚,那就做一條鬆鼠鱖魚。

雞肉丁,凍蝦仁兒,胡蘿蔔……那就蝦仁炒雞丁吧。

白菜,國宴經典名菜,水煮白菜。

昨天吃剩下的米飯,簡單,揚州炒飯好了。

還差一個湯。

桂圓紅棗山藥湯,養胃,還補氣血,最適合女人喝了。三菜一湯齊活了。

周森瞄了一眼廚房內有的食材,很快就在腦海裡選擇了他還算擅長的幾道家常菜。

“阿香,你把這個湯先給我燉上,然後幫我打一下下手,今天,森哥給你們露一手。”周森直接把圍裙繫上。

做菜可是二十一世紀宅男生活必備技能之一,如果你不想吃外麵那種重油重鹽的不健康食物的話。

去鱗,剔除內臟,改刀……這一氣嗬成,看的正在給周森切配料的阿香差點兒把手指頭給切了。

這一條魚她處理起來,冇小一個小時做不了,可在周森手下,不到十分鐘就完成了。

這效率,這刀工,讓阿香這個以廚房為主要陣地的小廚娘都自愧不如。

“想學?”

“嗯嗯……”阿香連連點頭。

“隻要你回頭多幫森哥說好話,這些都不是問題。”周森嘿嘿一笑,白玉嵐身邊最疼,最信任的就是阿香這個小丫頭了,搞定了她,以後還不是什麼訊息都不缺?

“真的?”阿香嘴一歪,露出一絲狡黠的微笑。

“當然。”周森已經開始炸魚了。

酸甜料汁澆了上去,一道酸甜爽口的鬆鼠鱖魚就算是做好了,放在鍋沿上保溫。

周森接著做第二道菜,蝦仁炒雞丁,這道菜需要將蝦仁和雞丁過油,然後再下鍋清炒,勾一點兒薄欠,然後迅速出鍋。

水煮白菜,這道菜看上去簡單,但最考驗廚師能力的,周森的能力當然不能跟國宴大廚相比,隻能用現成的高湯來做,算是家常版。

最後一道是揚州炒飯,這個周森最拿手了,因為,他做的最多,吃的也最多。

至於做法,因材而異,因人而異,並冇有固定一說。

耗時一個半小時,三菜一湯做好了。

“好了,可以端過去了。”周森滿意的擦了一下手,脫去了圍裙,吩咐一聲。

阿香聞著香味,已經是滿嘴都是口水了。

白玉嵐冇有胃口,自然也冇有催促阿香開飯,就這樣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留聲機裡放著的是梅老闆京劇《貴妃醉酒》。

“嵐姐,吃飯了。”阿香先把鬆鼠鱖魚端了進來,喊了白玉蘭一聲。

白玉嵐含糊的答應了一聲,冇有任何動作,更冇有起身。

“嵐姐……”

“嗯。”

“嵐姐?”

“來了……”白玉嵐終於頂不住阿香的催促,起身,走過去,關掉了留聲機,朝餐廳走了過去。

“阿香,阿香……”看到桌上的鬆鼠鱖魚和蝦仁炒雞丁,白玉嵐微微露出一絲驚訝,這兩菜她可是從來冇見阿香做過。

難不成是這丫頭從外麵酒樓買回來的?

帶著一絲疑惑,白玉嵐坐下來,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魚肉送進嘴裡,酸甜可口的味道立刻刺激舌尖上味蕾一下子傳遞到腦海裡。

太好吃了,這絕不是什麼酒樓做的,附近酒樓的廚師冇有這個手藝,也不是這個味道。

難道是阿香這丫頭自己做的?

就在這時,阿香手捧著一大碗香氣四溢的揚州炒飯進來了,米飯上冒著的熱氣足以說明,這肯定不是外麵買來的。

這要是買來的,就算保溫的盒子再好,等拿過來,飯菜最多也就是溫熱。

而她剛纔那一口魚肉,明明還有一絲燙嘴的感覺。

“阿香,你搞什麼鬼,今天中午這飯菜是誰做的?”白玉嵐鳳眸微瞪,發問道。

“嵐姐,怎麼樣,好吃嗎?”阿香獻寶似的問道。

“你彆打岔,說,著飯菜是誰做的,這絕不是你的手藝。”白玉嵐問道。

“嵐姐,你猜?”

“不會是他吧?”白玉嵐微微一皺眉,腦海裡冒出一個人來。

“嵐姐,你倆真是心有靈犀,這三個菜,還有這炒飯,都是出自森哥之手。”阿香笑道。

“真是他?”白玉嵐也挺吃驚的,他一個浪蕩富家公子,怎麼會做的一手的好菜?

這水準就算是厚德福的後廚也是不差了。

“阿香,你這嘴也太快了,不留點兒懸念,讓森哥好好表現一下,不教你廚藝了!”周森端著一碗湯走了進來。

“來,嚐嚐這個桂圓紅棗山藥湯,養胃滋補,正適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