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912ab57623944f2d1b66d6537a0458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正月剛過,陳維新便帶著屬下繼續開展工作。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原本隻有主仆三人的隊伍已經發展至二十餘人。

此時一行人正有說有笑地去往寬奠。

“陳爺,小人聽說韃子一來,這貢道北麵的百姓都要遷到南麵去?”

新入隊的一人瞧見路邊越發荒涼的村落,忍不住問道。

“丁五,你說給他聽。”

緊隨陳維新的丁五揣著手,努努嘴。

“北麵不少人家已經遷到南邊了,哪戶遷到哪裡衙門早就知會過,有幾家還是咱親口說的。”

丁五自詡衙門老人,想要在新人麵前賣弄幾下,因此說話時不忘瞟著眾人神色。

然而,還不待他得意多久,隻見到眾人臉色大變。

等回過頭,不免長大了嘴。BiquPai.CoM

遠處有黑煙沖天而起。

“狼……狼煙。”

鏘。

陳維新佩劍出鞘,沉聲道:

“其他人先走,丁五去我去看看。”

丁五聽到這話,心跳得厲害,又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決定爭一口氣。

“好嘞。”

隨後連同陳家的兩個護院一起提著樸刀護著陳維新奔赴寬奠……

————————————————

“弟兄們,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殺身成仁,報效朝廷的時候到了。”

寬奠城上,一體格壯碩的武將正高聲鼓舞麾下士氣。

隻是他此刻模樣倒顯得有些狼狽,半蹲在牆角,頭頂還有兩名親兵舉著盾。

箭雨隻持續了片刻。

“王參將何在?可否出來一見?”

城樓下傳來喊聲。

參將王寶害怕這是建虜計謀,隻躲在城牆後回道:

“我是官,與你這樣賊寇有什麼好說的!”

“非也,非也。”

城下似是個儒生,很會說話。

“大明是國,我大金也是國,此戰實為國戰。我八旗精兵已將此城團團包圍,將軍已是插翅難飛。”

“明國的皇帝昏庸,而我大金大汗聖明,尤其重視王將軍這樣的人才,若是能入我大金,高官厚祿,無不任取。”

王寶起身破口大罵,顯然已是極為惱怒。

大庭廣眾,無數雙眼睛盯著,說這些話豈不是要自己難堪?

城下那人見狀隻好打馬回營。

王寶背靠城牆,心思飄忽不定。

投降實在是下下下下策。

托陳維新的福,“漢奸”在右衛百姓心裡遠勝豺、狼、虎、豹。

這個稱呼揹負的罪孽和侮辱是極高的,在它麵前“畜生”、“雜種”這些詞都成了誇人的。

自己也曾觀看過陳維新的演說,對於那些泥腿子咬牙切齒的模樣印象深刻。

在他們口中,挖祖墳、紮小人這些手段都是必要程式,萬一中間混著個有本事的,自己不僅保不住命,還受萬人咒罵,魂也不得安定。

“不降……降不得……”

他囁嚅著,眼裡有些害怕。

“將軍?”

好在親兵及時叫醒了他。

“快去請趙千總。”

“諾。”

很快,一身戎裝的趙勇帶著幾名軍官來到王寶麵前,後者仍舊癱坐在地上。

見到趙勇像是見到了希望。

“趙千總,城內還有多少兵馬?”

“隻有一千多人。”

王寶頓時蔫了。

吃空餉!

吃空餉!

平時吃的爽,到了時候得用命還。

“趙千總,快去請你大哥出兵救援,寬奠百姓的生死全在他手!”

王寶作勢欲跪,被趙勇雙手托住。

“將軍放心,末將這就去。”

然而,王寶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叫住了正要離開的趙勇。

“何須將軍親身犯險,隻需趙千總書信一封,我派人送去即可。”

趙勇知道他的心思,也冇有反駁,隻是觀察起城外敵軍。

韃子們似乎正在準備攻城器械,先前的進攻顯然隻是試探。

“趙千總在這裡盯著,我去南關看看。”

王寶囑咐完後就下了城,卻並未往南關方向走,卻來到自己府中。

“將值錢的東西收拾收拾。”

正與第三房小妾交談時,隻聽到外麵喊聲大起。

在王寶疑惑中,一名親兵火急火燎地趕來,驚慌道:

“西城……西城……破了!”

“怎麼可能?”

王參將大驚失色。

“城裡有韃子內應,殺了守門的弟兄,開了西門,已經同趙千總上交手。”

親兵跪地哭喊道。

王寶將其一腳踢翻在地,怒道。

“還不去助趙將軍抗敵!府裡的護衛你全部帶走!”

“是,是,是。”

府裡僅剩的護衛全部離開,王寶鬆了口氣。

招呼小妾換好衣服,又在臉上抹了些灰,二人扮成百姓向南城門跑去。

一路上他們都低著頭,害怕被沿路軍民發現。

然而,變故又至。

一架馬車橫在了城門下。

車上坐著的是城內一位勢力頗大的老爺,此刻他正與守門軍官發生衝突。

“韃子打進城了,你們這幫人不去同他們廝殺,反而阻攔百姓逃命,到底是何居心?”

那軍官不過一個手下隻有二十人的管帖,哪裡敢同這位老爺唱反調,和聲細語地解釋道:

“老爺息怒,上麵擔心城外有韃子埋伏,因此命令小人嚴守城門。”

那老爺依舊猖狂叫囂道:

“韃子已經進了城,還守什麼門,難不成你是漢奸,故意將鄉親們困在城中,供韃子殺?我與你們王參將有舊,莫惹我……”

老爺哼哼兩聲,威脅的意味相當明顯,軍官心中掙紮片刻,咬牙令人開了城門。

老爺登上馬車,絕塵而去。

“南門冇有韃子!”

周邊圍觀的百姓奔走相告。

見有退路,原本拿著鐮刀、鋤頭,準備與韃子殊死一搏的百姓也扔下傢夥,挾妻負子逃命去了。

官軍頓時士氣大跌,西城原本相持的局麵也被打破,寬奠城危在旦夕。

“走!”

得知南門一開,滿身血跡的趙勇便知大勢已去,籠絡剩下官軍及助陣青壯三百餘人徐徐撤退。

城外的韃將見此情景卻十分得意。

“去稟告主子,漢人表麵齊心,實則一盤散沙,不足為懼,隻需一個時辰,我便能拿下這城。若他率領大軍來,那整個遼右也唾手可得。”

“主子英明。”

一旁獻計的儒生表麵恭維,內心實則鄙夷。

“漢人若能同心,你怕是早就身首異處。”

原來圍城韃軍不過千人,且大半都是漢人包衣,雖有內應相助,韃將仍不敢托大,故三麵圍城,留一生路,引得城內軍民不能齊心。

——————————————

鎮江。

狼煙一起,四方雲動。

十多名騎兵湧出鎮江,或往東奔,或往西走。

內部軍事會議已經開始。

“敵情不明,怎麼出兵?”

“韃子最擅長圍城打援,萬一大軍遇伏,後果不堪設想。”

有軍官拍打著桌子。

“此時應當謹慎,不可輕舉妄動。”

“你們不要忘了,二爺還在寬奠城裡。”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變得沉默。

“將軍到~”

門外一身高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九十八章 風起(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