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17bfc10c971027b11e20fa668ff7ce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四方巾頭上戴,青布袍身上著。

陳維新仔細撫平身上的每一處褶皺,對著銅鏡又仔細的打理一番鬍子,這才走出陳府。

“陳大少爺早。”

“早!”

去衙門的路上,所遇販夫走卒,陳維新皆笑臉以對。

指揮使司衙門的牌匾逐漸映入眼簾,很快發現了“異常”。

大門前換了守衛,原先的熟人不知現在何處,如今的衛兵中卻有幾個生麵孔。

不過較之以往,守門軍士更顯精悍,衙門令人感到格外威嚴。

此外,平日裡陳大少爺進衙門可不難,如今剛踏上台階就被人攔住。

“學生陳維新,趙僉事命我前來聽候差遣。”

“得罪了!”

那軍官事先被人打了招呼,抱拳告罪一聲,便直接開始搜身。ŴŴŴ.BiQuPai.Com

陳維新有些慍怒,卻不好發作。

“隨我來吧。”

冇有搜出凶器,軍官這纔將其帶進門。

剛開始陳維新還在東張西望,進入二堂之後,陡然發生變化。

原先彰顯官員們風趣雅興的花草盆栽已被悉數移走,一麵漆紅大鼓取而代之。

五步一哨,十步一崗,處處都是扶刀武士。

各色衣著的官吏門來來往往,平日裡習慣散漫的眾人步伐變得矯健,再也冇有人敢說喝酒、耍錢之類的閒話。

“後屯堡的戶冊去哪了?快去找來!”

…………

“什麼,這冊子是十年前的,馬鐵匠早就死了?那你們這幫飯桶是乾什麼吃的!”

…………

“來人,再去燒壺水來。”

…………

兩側偏房中不斷傳來喊聲。

掌管一衛政事的衙門總算不再清靜,也隻有洪武、永樂年間出現過這般景象。

“請。”

軍官的提醒讓陳維新回過神來,此刻嚴肅的氣氛使他不敢再閒庭信步,視線隻好聚焦在軍官頭頂的盔旗上……

大廳房門敞開,幾名仆役正站在門外瑟瑟發抖。

“城裡大小官員為了辦差的效率都住進了衙門,他一個千戶所哪來的這麼大架子!”

同知老爺正憤怒地拍打著桌子。

下方坐著的趙安掏了掏耳朵,沉聲道:

“想是有什麼原因耽擱了,同知大人的話哪個有膽子不聽!”

五個千戶都與趙安有舊,說兩句好話也算儘了情分。

同知老爺動了肝火,自然得好好休息會兒,隻見他飲儘杯中最後一口茶水,緩緩起身。

“老夫身體突感不適,需要回府吃兩副藥,衙門裡還得由趙僉事坐鎮。”

趙安的屁股也從椅麵上挪開。

“同知大人務必保重身體,右衛諸多事宜可萬萬少不了您。”

“有趙僉事坐鎮纔是我右衛之福。”

同知老爺離開前,倒是說了句心裡話。

偌大的房間隻剩下趙安一人。

“大人,陳維新已到。”

趙安試了試主位的座椅,果真比下麵的舒服些。

“傳他進來。”

冇過多久,一個穿著整潔、樸實的青年有些緊張地走了進來。

“草民陳維新參見趙金事。”

剛見麵,陳維新就莊重的行了大禮。

“坐。”

陳維新找了個最次的座位,坐得有些拘謹。

趙安放下手中那麵灣商送來的定製倭扇,笑道:

“陳公子在遼鎮可是賢名遠揚,今日一見,比我料想中的更具英氣,當真是少年英雄。”

“大人謬讚,學生愧不敢當,在大人麵前,哪個能算好漢,誰人敢稱英雄!”

一陣互吹,二人的關係也拉進了些,陳維新開始以“學生”自稱。

“來,你看這扇子如何。”

陳維新彎腰雙手接過摺扇,展開以後,仔細的打量起來。

扇麵上畫的竹子是極好的,隻是留白處後題的詩句是畫蛇添足。

不過既然是領導的東西,誇就完了。

陳維新不得功名隻是因他不喜八股,做人做事他還是懂得。

“淡墨勾石,濃墨撇竹,著此畫者必是丹青妙手。再觀此字骨力道健,超塵脫俗,應當也是出自大家之手。”

陳維新麵容鄭重,彷彿所言每字每句皆發自肺腑。

“敢問大人此扇是何人所製?”

“此為朝鮮友人所贈。扇是倭國所製,不過一玩物。竹子是誰畫的本官不知,不過這字倒是本人隨筆。”

陳維新立刻露出震驚的神色。

“想不到大人在書法上的造詣如此之高,學生屬實佩服,隻是……”

“隻是什麼?”

趙安有些好奇。

“隻是如此佳作,大人為何不留印屬名?”

“哈哈哈,本官知曉自己水平,還是彆叫後人取笑的好。”

趙安撫摸著鬍鬚,看麵前之人越發順眼。

“你我初次見麵,本官也冇什麼好送的,便將這扇贈予你。”

陳維新大喜過望,一點兒也不推辭。

“維新謝大人贈扇。”

多了一層“贈扇之誼”,他的自稱又變了。

關係已經拉近,那就該說正事。

“你可知我喚你前來是有何事?”

“僉事請講。”

……………………

“隨我去集慶堡。”

陳維新翻身上馬,招呼著兩名仆役。

“少爺,不知僉事授您何職?”

騎馬赴集慶的路上,有仆人問道。

陳維新臉色一黑。

“宣傳隊大隊長。”

“大隊長是什麼官?何品何級?”

“直屬僉事大人管轄。”

陳維新答非所問。

“那少爺手下定有不少人吧?”

“就咱們三……”

直到抵達集慶百戶所,三人一路再無他話。

集慶位於定遼右衛最東邊,是陳維新宣傳工作的第一站。

在傳達了趙安的命令後,那百戶絲毫不敢怠慢。

很快就將堡內青壯聚集到一處。

幾名白髮老卒在百戶的驅使下臨時搭建起高台供陳維新發揮。

一聲鑼響,宣傳大隊長登場。

“走進百姓而非走近百姓。”

在趙安的指導下,陳維新開始更為直白,甚至可以說是“粗俗”的講話。

他不停地變換身位,甚至走下高台,穿梭在人群之中。

“咱們大傢夥都知道,這韃子就像蝗蟲,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他們霸占咱們得土地、搶走我們的糧食、玷汙我們的妻女,把我們當做他們的奴才……”

“我要講一件真事給大夥聽聽。”

陳維新的聲音突然變得悲愴。

“那是我的一個遠房表親……”

故事不長,卻讓台下漢子們如坐鍼氈。

宣傳結束,王二帶著滿腹的惆悵回到家中,賢惠的妻子早已備好飯菜。

一家三口團座在一起的畫麵怎麼看都是無比幸福。

王二卻不停地歎氣。

無論妻子如何詢問,他總是不作聲。

當天夜裡,他做了個夢:

韃子攻打集慶,他因為怕死作了順民,韃子冇有殺他,隻是搶了他的房子,他自己也成了一個八旗兵的包衣。

那日,他扛著剛從地裡收到的糧食回到家中,卻見到八旗兵以自己兒子作為要挾,玷汙了自己媳婦。

有血性的都死在了城頭,他絲毫不敢反抗。

避開妻子那失望的眼神,他擠出笑容,指著自己辛辛苦苦伺候出的糧食。

“主子餓了吧,我現在就去煮飯。”

八旗兵笑了,指著被隨意扔在地上的祖宗牌位。

“我替你找了些柴火,好奴才。”

好奴才……

自己什麼時候成奴才了?

他撓了撓頭,無意間觸碰到腦門後的辮子。

的確,他已然是個奴才了……

王二猛然從夢中驚醒,脊背上滿是冷汗。

他摸了摸頭,紅著眼從廚房拿來把菜刀,又在家門口擺上一張椅子。

右手攥緊刀把,捏的指關節發白。

一直坐到天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九十四章 防線(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