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a99631232bf4a209e8d8daf4b1e8c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人都齊了?”

趙安張開雙臂,在家丁的協助下穿戴盔甲,一旁站著徐文龍、趙先二人。

“騎兵兩百、弓弩手一百、火銃手一百、長矛兵兩百、刀盾手一百皆已整裝待發。”

徐文龍答道,身為文職人員的他此刻也穿上了一套紅銅鏡馬甲。

“去校場。”

趙安一手托著黑纓缽胄,一手扶刀,身穿長身黑絨方葉甲,昂首挺胸地走出房門。

數名家丁緊隨其後,穿過房區,直達校場。

眾人登上高台,望向台下隊形嚴整的士卒們。

最前是左手持盾,臂橫於胸前的百名刀牌手。

其後依次是弓手、火槍手、右手拄矛的長矛手。

最後是牽著馬的騎兵,其中包含了相當一部分歸化的蒙古人。

步兵穿齊腰甲加紅纓飛碟盔,騎兵及什長皆配長身甲及紅纓缽胄,隊官胄上無纓有盔旗,上書所屬何哨何隊。

六百人都是各部隊挑選出的最英武者,其中更有一百四十餘名多領一錢餉銀的評定勇士,再加上整齊的衣甲、兵刃,使得台下行伍尤外威風。

“眾軍聽我號令,馬隊在前,火器居中,步軍在後。”

隨著令旗揮下,六百精兵調轉方向,排好隊形,走出了飄揚著飛虎門旗的城樓。

很快,由兩麵清道旗開路的整支隊伍出現在官道上。

行路的百姓紛紛向兩邊避讓,對眼前軍隊整肅的軍容嘖嘖稱奇。

路旁的茶棚中,幾個下完地的漢子正團坐在地上,端著茶碗津津有味地探討著這一切。

“這是哪裡的兵?”

一人剛出聲便引來同伴責罵。

“你小子糊塗了,除了鎮江趙大人手下的那一營官軍,遼鎮哪裡找得出這樣兵!”

“還牽著炮呐!”

又是一人指著隊伍中幾門被騾馬牽引著的火炮,口中不停地發出感歎聲。

其身旁一白髮老翁迫不及待地開始賣弄學問,胡亂比劃一通。

“聽李家當兵的娃娃說,這炮子足有兩個西瓜大,好傢夥,一炮下去,韃子直接就成灰了!”

話罷,他猛地張開手,引得周圍看熱鬨的漢子們更加激動。

大夥興奮之時,官軍已經行至眾人身前。

“瞧見冇,那是騎白馬的那個是我小舅子!”

有一中年漢子非常驕傲。

老翁瞥了他一眼,攀比似的說了句。

“騎馬怎麼了,咱外孫還是趙大人跟前聽用的家丁,逢年過節趙大人還時常賞賜家裡些東西。”

周圍人聽了這話十分詫異,有人投來豔羨的目光。

“能選上家丁,倒是叫人眼紅的緊。”

“哈哈哈……”

老翁摸著鬍子,笑的爽朗。

“不過官軍裡確實有不少熟麵孔。”

“皆是我右衛子弟!”

老頭子神色傲然。

這邊說得熱鬨,另一邊桌上卻顯得有些冷清。

“客官的茶水來了,請慢用。”

小二熱情地端上茶壺。

三人麵容有些不自然,與茶棚內熱烈的氛圍顯得格格不入,喝完一壺茶便匆匆離去。

三人尋一僻靜處,為首書生模樣人低聲道:

“你回去通稟佟將軍:鎮江多精兵,非建州主力難以取勝。”

書生乃是降將佟養真的遠方表侄,一直在鐵嶺為他收集情報。

隻因其有功名在身,又有豐富的情報工作經驗,佟養正索性叫自己這個表侄帶著手下的一批漢軍來鎮江打探訊息。

“右衛軍民一心,對大汗不敬,對大金不敬,若要攻取此處,當以萬鈞之勢徹底剷除。”

回想起近幾日在所見所聞,真叫人膽戰心驚。

“我再去鳳凰城看一看。”

書生說完便帶著剩下的一名隨從準備前往鳳凰城。

————————————

鳳凰城。

剛剛入城的六百鎮江兵宛如一顆定心丸,原本蕭瑟的街道上逐漸恢複生氣。

男女老少走上街頭各自忙碌。ŴŴŴ.BiQuPai.Com

書生此時來到了城門前。

“他孃的,李永芳這個冇卵子的畜生,竟然認韃子做爹!”

靠著近幾天琢磨出來的經驗,他成功取得了守門士卒的信任。

他的話也引發了其他入門百姓的共鳴,咒罵聲不絕於耳。

書生心裡發怵,害怕下一個捱罵的就是自家,慌忙逃離城門。

環顧街道,周圍的牆壁都貼上了大字標語。

驅除韃虜!

一個漢子將年幼的兒子帶到標語下,一字一頓的念著。

“驅。”

“除。”

“韃。”

“虜。”

牙牙學語的幼兒似懂非懂。

“你爹我除了自己的名,也就認得這四個字了。”

不遠處,佝僂老婦從懷中掏出一枚雞蛋,塞到了站崗軍士手中。

頓時在書生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軍民和睦至此?

在聽到哪句“我兒當竭力報效國家”後,才鬆了口氣。

整個鳳凰城,每隔一段路程就有官兵值守,自己身邊還常有穿著百姓服飾,手持長棍短棒的青壯巡邏。

在書生看來,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對大金的威脅。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快要走出鳳凰城。

“利於國者愛之,害與國者惡之。建虜犯我大明邊境,人人皆有衛國保家之責……”

來到城門處,隻聽一人高聲喧嘩,身旁叫好聲不斷。

書生拉住路人,詢問道:

“那裡講話的是什麼人?”

路人打量一番,見其雖是生麵孔,但是相公打扮,便解釋道。

“那是陳府的大公子,說得真是好。可惜已經十八歲,卻一直都未考取功名。”

書生聽到這話,心中冷笑不止。

聖賢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這麼多年冇弄到功名在身,丟人現眼的東西也配在此誇誇其談……

書生出城後一個時辰,陳家大公子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臉上依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剛回家便痛飲整整一壺茶水,迫不及待地來到陳老爺書房外,隻聽得房內傳來對話聲。

“營內的既是同鄉子弟,你明日去城外莊子裡挑兩口肥豬送到兵營,犒賞我右衛後生!”

“是,老爺。”

管家走後,大公子呈上一封蓋著官印的書信。

“父親請看,這是趙僉事親筆,令我明日去衙門尋他。”

“好,好啊!我兒一身本事終於得以施展!”

陳老爺大笑不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九十三章 人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