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10cd312cfafc14e66f16e48e84447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起來吧,事情辦的怎麼樣?”

最後一隻餃子下肚,酒杯同時見底,趙安看向跪在地上的豐生額。

此時後者外表並不光鮮,淩亂的髮辮,汙濁的衣物,滿身散發著黴味。

“回大人,奴纔打扮成這樣在牢裡住了三天,總算從幾個賊人口中套到東西。”

見趙安點頭,豐生額更加興奮,聲情並茂的開始邀功:

“大人真乃神人也,這幾個賊人果然是從北邊來的,奴才還探得他們皆為莽古爾泰那個奸賊的手下,來此就是為了探聽鎮江守軍虛實。”

莽古爾泰?

這位三貝勒可是殺死生母,獻媚老奴的狠角色。

“我大明主力都集中在遼左重鎮,遼陽城堅,又有熊經略坐鎮,建虜剛剛經曆開原、鐵嶺、葉赫三次大戰,在遼左難以有所作為。”

豐生額化身參謀,一通分析,全然忘記自己曾經的身份。

“而右衛轄境內兵力空虛,難保建虜有什麼想法。”

見豐生額說得頭頭是道,趙安心中有些感慨:

果然是讀書使人進步,《三國》冇白看。

不過後者神情很快就變得沉重。

豐生額的擔憂不無道理。

接二連三的大戰使得本地的營兵精銳被調走大半,偌大的地界隻有寬奠、鎮江兩營兵不到五千人。

趙安忽然又想起了什麼。

“那幾人可解決了?”

“照您的吩咐,都已經埋到山後。”

“下去吧。”

趙安擺擺手。

豐生額走後,趙安重新拿起那份從遼陽下達的文書。

熊經略不愧於後世“遼東三傑”的美稱,到遼陽冇幾天就積極投入工作。

未出關前,熊廷弼便與方從哲在遼事上達成一致:

庶可遏其長驅之勢,而邊事猶可為也。

這也決定了明軍目前以守為主的戰略規劃。

方向定了,為了安撫軍民內心“遼必亡”的悲觀情緒,熊經略也是煞費苦心。

才一上任,便斬殺棄城逃跑的遊擊王文鼎、劉遇節等人,設壇躬祭撫、清、開、鐵死難軍民。

親自巡視撫順、虎皮驛前線,召集流民、修繕城池、佈防兵馬、挖掘壕溝,安定人心。

向各衛治下達命令,淘汰、招募軍士,補齊遼東軍額定十三萬四千四人。

同時上書萬曆請求在遼軍原額外再征新兵,各以三萬人馬守靉陽、清河、撫順、柴河四路。鎮江、寬奠一帶東臨朝鮮、北禦建州,駐兩萬兵。遼陽為遼地中心,駐兩萬兵。金、複、海、三岔兒河四地共設兩萬兵。

合計十八萬大軍!

但畢竟隻是計劃,來自後世的趙安知道這並未得到萬曆皇帝的允諾。

因為裝備十八萬大軍所需的甲杖器械、馬匹、糧餉是一個天文數字,即便是靠著礦稅積攢下不小家當的萬曆要負擔高達三百萬兩的钜額開支也非易事。

明眼人都能看出就現在的形勢,解決建州叛亂短時間內已經是不可能,而維持如此龐大規模軍隊所需的銀兩是巨大的。

遼東終歸隻是大明的一部分,如今像是巨大的沼澤,不斷吞噬著帝國的人力、物力。

日益加重的遼餉開支為朝廷帶來了財政危急,百姓負擔更加沉重,間接引起了後來那場席捲大明的猛烈風暴。

作為主管屯兵的軍政僉書,趙安當即有了打算。

提筆蘸墨,一道道命令被下達至右衛境內各堡駐軍。

令人送走書信之後,趙安總算有了短暫的空閒。

歸來數日,因事務繁忙,他還未曾看看城內的新氣象。

走出屋門,趙金正侍立在門外。

“隨我出去走走。”

“諾。”

“去書院看看!”

很快,身穿便服、持刀的一行五人來到街上。

“是趙大人!”

“小的見過趙將軍。”

時隔多日,再一次見到趙安的百姓顯得很激動,還有心安。

“鄉親們好啊。”

趙某人把玩著手裡的核桃,一邊與鄉民打著招呼,一邊朝學堂走去。

未進院,先聞聲。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朗朗書聲入耳,幾人自覺地站在屋外等候。

待整篇《離騷》讀罷,趙安這才緩緩進入房內。

房內的少年學子剛想出聲,卻因夫子淩厲的眼神又將嘴邊的話嚥了回去。

老夫子從座上站起,對趙安恭敬一拜。

後者敬他年老,不敢托大,連忙將其扶起。

“學生見過趙大人。”

師傅禮畢,眾弟子這才一同起身行禮。

趙安抬手示意眾人免禮,目光掠過一張張稚嫩的麵龐。

眼前的學子都是十六歲以下的年輕人,足有五十四人,其中還有三名童生。

除了學習經義、算術外,趙安偶爾還會適當的科普些曆史、地理、物理、化學等方麵知識。

當然,對於太過超前的內容則是閉口不談。

而隔壁還有兩班學生,他們的年齡較大,主要是識字、愛國教育,豐生額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對於這幫世界觀大致已經成熟的人,有些東西太過驚世駭俗,暫時不宜出現。

“喚起《九歌》忠憤,拂拭三閭文字,還與日爭光。”

趙安語氣變得高昂,單手握拳重重地捶在書桌上。

“今胡虜亂我漢家江山,諸君讀三閭大夫之作,亦當習屈子風骨,不惜此軀以赴國難,不顧己身以保民安。”

眾學生聽到趙大人的勉勵,不由得熱血沸騰。新筆趣閣

有一名叫湯化生的童生不由自主地伸手探向桌邊懸掛的佩劍。

說到這劍,屋中每人都有一柄,且是趙大人親手贈予,並刻上了持劍者的姓名。

原因是趙大人對於書生文弱這一現象非常不滿,特地為每名學生配上柄劍,鼓勵其文武並重,還曾從軍中調遣軍士傳授劍術。

誰也冇有想到,若乾年後,從這間書院中走出了好幾位名聲遠揚的劍術大師,本地學生也以劍術顯名於文壇……

————————————————

鳳凰城,校場。

“哨官,可是大人有什麼命令?”

軍官將書信交給發問之人。

“大人令我自本哨選出三十名最孔武、健壯者赴鎮江大營。”

軍官思索片刻,報出一連串姓名,吩咐手下:

“令他們收拾行囊,即刻奔赴鎮江聽候差遣。”

“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九十二章 風雨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