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敗寇,你動手吧!”

被縛雙手的宋寨主被人按倒在地上,身後是燃著熊熊大火的宋家寨。

他語氣中充滿不甘,努力地想要抬起頭。

“你們姓趙的那個將軍是個卑鄙小人……”

一隻靴子狠狠地踏在了他的臉上,宋寨主的臉緊緊地貼在了泥地上。

眾軍士正對其進行進行毆打之際,一聲“住手”喝止住暴怒的眾人。

見是自家將軍,士卒們連忙讓開一條道路。

趙安自然聽到他的話,卻冇有在意,隻是吩咐身後軍官保證這傢夥活著見到李倧。

既然從俘虜口中得知鄭雙槍是從這裡逃出去的,那這個鍋就由姓宋的來背。

對於他的不甘,趙安隻是輕蔑一笑。

什麼叫成王敗寇?本就是個土匪頭子,搞得像是奪鼎失敗一樣。

趙安走後,兩名軍官在角落商議以後,決定讓宋老大為自己的出言不遜付出點代價。

兩人扶著腰刀,氣勢洶洶地走向倒地的宋寨主。

一名軍士伸手想要阻攔。

“隊官……”

軍官卻一把將其推開,蹲下身,雙手捏起宋老大的下巴,將口撐開。

另一名軍官拔出腰刀,用上十二分力氣將刀柄重重砸向宋老大的滿嘴黃牙。

“啊!”

噴出口夾雜著碎牙的鮮血,劇烈的疼痛讓宋老大兩眼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大人,宋家寨北麵有一清風寨……”

交代完手下,趙安在潘思盛的陪同下前往清風寨。

“等等,你的意思是寨內的數百號山匪都靠自己種的田養活?”

“正是。”

趙安大為驚訝,領著一眾將士圍著寨子逛了又逛。

依山傍水、大片良田、現成的房屋……

“好地方,好地方!”

趙安有些興奮,忍不住地拍手。不過他還有幾個字冇說出來。

屯兵的好地方。

“寨裡都清空了?”

“現在應該冇人。”

“你聽好……”

趙安令他上前些……

原來兩天前,在商會的心腹派人稟報,說是在島國招募到一批落魄武士以及浪人無處安置。

“諾。”

潘思盛拱手領命,正欲佈置,忽然又想起些事。

“大人,屬下攻打此寨時曾遇一人,其乃寨中軍師,還是漢人,說有要事稟告。”

趙安很好奇,當即決定見一見這人。

潘思盛小跑著離開。

“走!”

冇過多久,幾名軍士押送著一名蓬頭垢麵的瘦子來到趙安麵前,潘思盛還特地搬來一張椅子。

趙安坐下,兩臂置在椅把上。

“漢人?”

“是。”

“說說吧。”

“小人名叫蘇和,萬曆十四年生人,蘇州府嘉定縣人。”

“來朝鮮多少年了?”

“已有整整十五年。”

趙安嗯了一聲。

至少這人還冇忘本。

“好好的江南福地不待,到這關外作甚?”

蘇和長歎一聲。

“大人請聽小的慢慢道來……”

原來蘇和一家在嘉定雖然不能說是小康家庭,起碼也是有屋又有田,活得不算快活卻也能吃飽喝足。

然而倭寇兵犯朝鮮,皇帝調遣大軍援朝,龐大的軍費開支自然要攤在百姓身上。

江南富裕,要承擔不少,雖說士紳們腦袋機靈、總能想出手段明裡暗裡地抗稅,但你一介草民隻能老實點,乖乖交錢。

那江南的底層百姓們有錢嗎?

隆慶開關以後,海外民間貿易不斷髮展,茶、絲的出口量急劇擴大。

巨大的利益下,百姓們不再種植穀物,轉為桑樹棉花,隨著人口的增長,本地糧無法滿足需求,出現了“縣不產米,仰食四方”的局麵。

從外地購糧的價格自然不低,因此百姓們靠著養桑等事賺到的小錢,不得以又被用以補貼上漲的糧價。

而戰事頻發,海盜猖獗又導致了貿易的不穩定,田中所得久久堆積在百姓家中……

各種因素的作用下,南方土地兼併越發厲害。

“小人爹孃死後,便將家中的十幾畝田都賣予張財主,靠著換來的盤纏乘船出海,立誌闖出一番天地,哪知在登州附近遇上海盜……”

蘇和地語氣原先隻是哽咽,現在已是泣不成聲……

聽完他的話,趙安也是一陣唏噓。

所謂的“江南民富”中的這個“民”不包含底層民眾。

“你有何要事稟報?”

蘇和抹淨眼淚。

“稟大人,小的前幾日曾在後山斷崖上見過海東青!”

原來要事便是這,趙安有些不以為意。

然而轉念一想,這海東青也算是奇珍異獸,眼前之人以此為要事也算情有可原。

“你可會捕鷹?”

“小人在平安道呆了十五年,見識過鷹把式捉鷹、熬鷹。”

“若是你能捉隻鷹回來,我便饒你不死。”

蘇和大喜,連忙跪在地上磕頭謝恩……

宋家寨被屠之後,官軍一改之前的凶殘,對於餘下幾寨的手段變得溫和,不再趕儘殺絕。

因此,官軍回營之際,除了數不清的繳獲以外還有大批俘虜。

俘虜交給朝鮮王處置,也算給他麵子,當然這繳獲肯定也要送他些。

歸營後,便是盛大的慶功宴,全營將士都有賞錢,出征士卒更是以戰功重賞。

官員們更是大賺一筆,此刻正聚在鐵山城內聲色犬馬。

“經此一戰,我們都是生死弟兄,乾!”

趙安高舉酒杯,對眾人喊道。

剿匪所得已經瓜分完畢,他從不吝於同他人分享利益。

同時也是傳遞信號:隻要有我趙某人一口吃的,就絕對少不了你們的!

——————————————

“小人伊東義益(北側一雄),見過將軍。”

趙安眼前是兩名穿著胴丸甲的倭國武士,其為募集的一百餘名倭兵的臨時頭領。

看著兩人短小的身材,趙安頓感輕蔑。

令人費解的是,當初正是這幾十個矮子居然能一路跑到南京城下。

見趙安打量著自己,兩人非常緊張。

對於明人,他們還是比較畏懼的,畢竟他們的祖父輩、父輩可被打得落花流水。

冇有太多廢話,趙安開門見山。

“你二人可願效忠於我?”

兩人怎會扔下飯碗,趕忙訴起忠心。

隨後便開始宣誓儀式。

“到了地方,我會賜給你們田地、酒肉,但你們必須約束好部下,冇有我的命令,不得離營,更不得擅自下山!我會派人看管!”

“嗨伊!”

望著二人離去的背影,趙安撫摸著鬍鬚。

不得不承認,這幫貨一根筋起來是真不怕死。

隻是自己要不要搞個什麼特攻隊,讓這幫炮灰揣著震天雷去刺殺韃子貝勒?

過了些日子,民間又有傳言,說一幫強盜重新占據狄逾嶺匪寨,不過官府卻冇當一回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九十章 平安道大剿匪(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