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官軍四處攻打匪寨之際,作為

這一切導火索的鄭雙槍的內心也是十分煎熬。

自從王家寨被破的訊息傳到此處之後,鄭雙槍便被禁足在房中。

屋外急促的腳步聲已經響了整整一天一夜。

“快將這些雷石滾木搬到寨牆上去!”

正在屋內來回踱步的鄭雙槍聽到聲音,急忙將耳朵貼在門上,同時示意屋內的手下噤聲。

“出什麼事了?”

“官軍接連攻破東邊三個寨子,凡有抵抗,舉寨皆屠,如今好幾個寨子都派人到咱們這來求援,如今就在議事廳。”

“趙屠戶不會下一個就來打我們吧?”

“誰知道?”

兩名守衛的話讓鄭雙槍心裡發毛。

他為匪多年,自然知道這些自認的“英雄好漢”都是些什麼貨色。

口口聲聲的江湖道義、豪傑氣概在利益麵前也是一文不值。

雖說宋家寨城堅牆高,還有其餘各寨的支援,若是官府逼迫得緊,宋老大顧及人馬損失,很有可能將他賣了。

想到這裡,鄭雙槍更加擔憂,隨即與手下一番商議,準備在夜裡逃走。

很快夜幕降臨,遠方隆隆的炮聲時不時的敲打著眾匪心中緊繃著的那根弦。

鄭雙槍所在的院子中一片寂靜。

突然啪啦的一聲驚醒了門外兩名正在打盹的守衛。

“怎麼回事?”

“進去瞧瞧。”

兩人剛剛進屋,門就被關上。

微弱的打鬥聲並未引起太多注意,冇過多久兩名“守衛”便走出屋子,朝著寨門走去。

“令牌!”

寨門前的守衛止住二人。

兩塊令牌被拿出……

次日,宋老大像往常一樣來到軟禁鄭雙槍的院子中,準備說服他說出貨物的下落。

推開房門後,隻見到六具屍體,兩句是宋家寨的守衛,還有四具卻是鄭雙槍的手下……

——————————————

“鐘樺兄弟,這可是寨主親自種的菜,多吃些。”

像是為了籠絡眼前好漢,蘇軍師不停地往他碗裡夾菜。

“鐘兄弟午後展露的那手箭術可謂神人,不知師承何人?”ŴŴŴ.BiQuPai.Com

軍師喝了口湯,忽然讚歎起鐘樺的箭術。

同桌的清風寨寨主以及周圍一同吃飯的嘍囉們也齊聲讚揚,同時齊刷刷地看向鐘樺。

鐘樺放下筷子,手背抹了抹嘴角的油漬,仰起頭,似在回憶。

“哪有什麼師傅,從小隨著父親入山采參,山中有豺狼,自然得習些武藝在身。”

“原來如此,鐘兄弟既然投了我清風寨,何不將家中父老接來一同享福,不知兄弟家中姐妹幾個,我也好令人安排床鋪被褥。”

蘇軍師貌似十分關心鐘樺的家庭情況。

提到這話,鐘樺的臉色變得難看。

“父親他……”

據他所說,父母家人都在倭亂中慘遭殺害,如今隻剩他一人活在這世上。

當然這是胡說,包括之前什麼父親傳他箭術等等也都是亂語。

實際上他是吃百家飯長大的,自記事起見過自己的父母。

冇錯,他是個孤兒。

“朝廷無能,連治下子民都保護不了。”

一句話像是逢場作戲,又像是真實想法。

無論如何,這句話算是暫時打消了軍師的懷疑。

後者拍了拍他的肩膀。

“以後清風寨就是你的家。”

“好了,軍師,鐘樺兄弟初來乍到,你去帶他四處看看。”

寨主發話,代表著試探的結束。

“冇問題。”

軍師笑道。

“鐘兄弟,需不需在上些酒菜。”

“不需,不需。”

“那便隨我到處走走。”

“麻煩軍師了。”

兩人一起出了屋子,開始到處閒逛。

“那是廚房。”

“那是糧倉。”

軍師將寨內建築一一介紹給鐘樺。

後者忽然想起飯桌上的那句話。

“方纔軍師說我們吃的菜都是寨主親自種的?”

軍師摸著下巴。

“不錯,咱們寨中既養了牲口,也有菜園,我帶你去後山看看。”

跟隨軍師來到後山,映入眼簾的是大片良田。

“不瞞你說,咱們寨子裡六百口人都靠這些養活。”

“哦?”

鐘樺十分驚訝。

“難道弟兄們就以務農為生,不下山借糧?”

軍師歎了口氣。

這也是他認為最不妥的地方。

明明是賊窩,怎麼就成了農莊?

他也曾試探過大家的口風,眾人渴望的明顯是男耕女織的安穩生活。

可祖祖輩輩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強人,滔天的血債如何償還得清,從良實乃無望。

“我們清風寨最近一次下山劫富濟貧還是在兩年前……”

看著遠處茂盛嬌豔的野花叢,軍師惆悵許久。

“走吧,領你去羊圈瞧瞧。”

二人如此逛到傍晚,寨主使人喚軍師議事。

“寨主傳喚,我先失陪了。”

隻餘鐘樺一人登上寨牆,望著漸落的夕陽,高聲唱起山歌,這是一首思親的歌謠,曲調有些悲愴。

“鐘兄弟,莫要難過,我們幾個都是你的兄弟家人。”

幾個大人拍著胸脯,安慰起鐘樺。

“家人們……”

鐘樺看著幾人,很是感動,繼續唱起山歌。

寨外的林中,一人聽到城上傳來的歌聲,悄悄地朝後跑去……

——————————————

“領隊,鐘樺傳訊息了,寨子裡的青壯隻有兩百多人。”

“好,回去給他記功。”

曾慶一拍大腿。

原來,鐘樺所唱的歌謠實際上是眾人事先商定的暗號。

五首山歌,對應不同的山匪人數。

“快將此事告知潘哨官。”

“是。”

那人匆匆離去。

約到拂曉,哨官潘思盛、嶽思平帶著幾名明軍家丁以及兩哨朝鮮兵成功與曾慶回合。

仔細的商議攻寨計劃。

“一個不留?”

“不留活口!”

潘思盛的語氣不容置疑,曾慶與兩名朝鮮哨官無膽反駁。

而寨內的鐘樺也是徹夜未眠,拿著匕首的右手已經滿是汗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八十八章 平安道大剿匪(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